【转帖】文如其人

文如其人


——吴同和《愚悟集》阅读感记


李鼎荣


 


吴同和先生是我景仰的文化人。他是杰出的语文教师,也是有造诣的人文学者,还是有奉献精神的文化活动家。 


我之景仰吴同和先生,是景仰他的为人。吴同和平易、和气、谦逊、敬业。他身上有儒家文化的气息,有儒家文化的风骨。细读《论语》,能读到他的影子。和吴先生在一起,我有时心中暗生浮想:假如时光倒退三千年,吴先生当是孔门圈子里的人。我这样说吴同和先生,并不是有意抬高他,而是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吴先生不是鸿儒大师,也没有著作等身。他是一个有热血、有热情的文化人。他朴实地、诚恳地、老黄牛一般地生活着、工作着、学习着。所谓“儒”,就是“人”之所“需”的人。先生是我们的时代、社会、国家所需要的人,是许多朋友、同事所需要的人,是他的家庭所需要的人。吴先生是一位儒者,一位可敬可爱的儒者。 


我之说吴同和先生是一位杰出的语文教师,是因为他为语文教育事业、语文教学工作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成就卓著。先生不是平庸的教书匠,他是有思想、有使命、有追求的语文教学专家。语文,以前又叫国文,它像国旗、国歌一样代表一个国家的尊严。语文这个概念,像天文、水文、人文一样壮丽。中国语文与母语、汉语、中文等义,它是民族心理、民族情感、民族思维、民族品格、民族特质、民族智慧的奠基者、培土者。语文教育的重要性,无论如何强调都不过分。“既然选择了语文,我就要风雨兼程。” 吴先生当了一辈子语文老师,这句话发自肺腑,是他崇高的职业心声。在《愚悟集》中,他对语文教学的思考充满真知灼见。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应试教育时代的批判精神,他是一名讲真话、实事求是的语文教师。如火如荼的应试教育,让教师大受其苦,让学生大受其害。有人说中国的教育被教育部害了,被教育体制害了。教育已成为大众和舆论攻讦、奚落的热点话题之一。教语文、学语文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应试教育、题海战术却让语文成为折磨学生、折腾老师的苦差事。先生看到了应试教育背景下语文教学的病灶,他果敢地为这些病灶刮骨疗毒。他的清醒与魄力令人钦佩。 


我之说吴同和先生是有造诣的人文学者,是因为他对学术研究孜孜以求,收获颇丰。先生是一位多面手,涉猎广泛,这也是一名优秀语文教师的内在要求。在《愚悟集》中,我们看到,他对教育学、文学、地域文化等用力甚深,所见不凡。华罗庚说,语文天生重要。我想说,语文老师天生要读书,要写文章。遗憾的是,现在有相当多的语文老师不读书、不写作。没有读书的积累,没有写作的体验,只依凭几套教辅资料和标准答案对付学生,又怎么能教好学生呢?吴同和老师教学相长,沾溉人文,教书育人,以文化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倡导要做学者型、人文型语文教师,语文教师不仅可以、而且应该写文章、做学问。 


我之说吴同和先生是有奉献精神的文化活动家,是因为他策划、组织、参与了诸多文化、教育、教学活动。《愚悟集》对部分活动有所记载,而先生对自己为这些活动付出的辛劳所言甚少。也许,我们对“文化活动家”这样的称呼还比较陌生,其实,有文化就有文化活动,有文化活动就有相应的策划者、组织者。文化活动对促进文化人之间的交流、切磋十分有益。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呼唤更多的文化活动家,也需要更多的文化活动家。这又回到了前文所言,吴同和先生是是我们所需要的人。 


我于公元二〇〇九年四月六日上午读毕吴同和先生的《愚悟集》,其时春满枝头,春色明媚,阳光灿烂,心情舒畅。其时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动做好全民阅读活动的通知》。我以阅读吴同和先生《愚悟集》的实际行动响应中宣部的号召,甚感欣慰、充实。


 


(本文刊于《永州日报》2009595版,作者系永州市人民政府社会发展室主任,永州市文学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诗人、文学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