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思前想后 五味杂陈

思前想后 五味杂陈


——评《想念一棵树》


◎湖南 吴同和


 


下面几个问题,谁都能不假思索地回答


广袤自然界,人与树的历史,谁更长?


    世界上如果没有了树,那该是什么模样?


我们生活的环境,如果除了庭院盆景、公园草坪花树之外,全是“不毛之地”,你习惯吗?


一棵古老苍劲的大树,与人们朝夕相伴;顷刻之间,不是自然原因,而是人为地被放倒,甚而至于被连根拔起,你感觉如何?


然而,现实却常常同我们过不去。时代发展了,许多地方,大自然的恩赐被现代文明无情摧毁;全球气温逐年变暖,各类污染越来越多;有些城市,蓝天绿水、鸟语花香日渐稀少,甚至没了踪影……久而久之,人们开始焦虑:再往前走若干年,我们的生活环境将是什么样子?人与自然还能和谐相处吗?可是,社会发展难道有错?现代文明难道有错?莫非刀耕火种反而更适合人类生存?


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中学生当然无法回答;他们只能就身边发生的小事进行思考,发表议论。江苏淮北中学吴铭同学《想念一棵树》,通过一棵槐树被砍伐之后的前思后想,提出一个让人难以直面且无法作答的问题:城市现代化与原生态保护“撞车”了,我们该怎么办?


小作者无意说大道理,更无意否定现代文明。可是,当读者和“我”一同走进大槐树,享受它给小伙伴们带来的欢乐和温馨时,当“我”直面奶奶的疑惑和感慨,蓦然回首,发觉“再也找不到一棵像村前的槐树那样丑陋的树”时,却都会陷入二难:诚然,现代文明给人们带来太多太多的进步和美好,可眼前的一幕,怎么能接受呢?


瞧,和小伙伴们用竹竿槐花择葱剥蒜包饺子童趣,一去不复返了!


听,老奶奶不适应了,竟然将石碑看成是石头:


……村头那棵槐树怎么没了?怎么变成石头了?孙女,快去看看,那是什么石头


“怪不得现在这么不安宁……我们这些老太太老头子可过不安宁喽到处都是灰尘,你爷爷哮喘又重了呢……”


这都是因为老槐树被砍掉了。


谁都知道,槐树的寿命极长,若不伤害它,活几百年没问题。可是现在,祖孙两辈人都遇到了难题,都很纠结,但谁都解不开这个“结”。


于是,“我”有了假想:


我们的后代……可以餐餐吃上美味的鸡鸭,却享受不到被大白鹅撵得满院跑的恐惧;他们可以赤脚在铺了木地板的房间走动,却享受不到光着脚丫奔跑在雨后软软泥地上的欢愉。在他们拥有现代文明的同时,却丧失了拥抱自然,倾听自然,与自然心灵相通的能力和机会了。


潜意识里也有了愿景:如果有一幅画图:“恐惧”和“欢愉”同在,“原生态”与“现代化”共存,那该有多好!然而,谁又有本事绘制它呢?


所以,思来想去,五味杂陈,最后只能留下期待:


或许,在我们期待历史篇章不断更新的同时,也应该看到背面,看到过往的古代文明的淳朴与纯洁。


这是小作者的呼吁,也是当代人的心声。


读《想念一棵树》,不由得想起香港著名作家黄河浪《故乡的榕树》。同样是关于树的话题,黄河浪通过回忆故乡榕树下的童年生活而抒发思乡之情;吴铭则通过一棵槐树的命运,融入祖孙的情感,小中见大,蕴含了保护生态之理。《故乡的榕树》尾段一句“故乡的榕树呀……”既呼应了文题,又寓含了无尽情思,令人动容;《想念一棵树》结尾“真的很想念村前的那棵弯曲的老槐树……”照应开头,贯通一气,令人感佩!所不同者,黄河浪是大作家,写此文时,“已离乡千里万里外了”,而且时间过了“三十年”,故乡、故物、故人、故事,均化为深切思念,捧读此文,都会思绪万端;吴铭是中学生,写此文时,还是个孩子,一切都发生在眼前,稚气而外却有几分成熟,因而见得亲切、直朴,很能引发同龄人共鸣。


当然,《想念一棵树》不可与《故乡的榕树》相提并论;但吴铭能学习模仿,却值得肯定。


作为一篇习作,《想念一棵树》还有待进一步加工润饰。下面就遣词造句提点一二:


如用“英姿飒爽”形容老槐树,不当。老槐树之树龄、树形、树貌,与“英俊威武、精神焕发”的意思不甚相配;莫若将“英姿飒爽”改为“历尽沧桑”。


又如,“几个小伙伴听罢都像含了话梅般馋得口水直流”句,结构杂糅,且不合理。因为“含了话梅”不会“口水直流”,“看到”话梅才会“口水直流”。这句话应改为:“几个小伙伴听罢馋得口水直流。”或“几个小伙伴听罢都像看到话梅般口水直流。”


虽然如此,《想念一棵树》不失为一篇佳作。


 


  ——小文刊于《语文报·初中版·六年级》201333期“名家评点” 


 


 


【附原作】


 


想念一棵树
江苏省淮北中学(泗洪县)雨凝文学 吴铭


 


很想念村前的那棵老槐树,那棵已被砍掉的老槐树。


还记得童年时,英姿飒爽的它挺立在村头,像村子的卫士凝视前方。它的枝干弯弯的,奇形怪状;那花骨朵儿却白白的,嫩嫩的。每当花开时节,芳香四溢,摘下一朵来,放进嘴里,甜甜的,味道特别好。


“我奶奶可能干了,她把槐花打下来,晒得干干的,然后和粉条、鸡蛋一起搅啊搅,包进大包子里,可香了!”我炫耀着。几个小伙伴听罢都像含了话梅般馋得口水直流。这时,机灵的表哥便咋咋呼呼地喊道:“要不然我们打些槐花回去包饺子吃吧?我妈昨晚包的饺子皮还剩下好多呢!我家菜园子里什么作料都有,你们谁来帮忙我就带谁一起吃!”槐花清香扑鼻而来,几个小伙伴仿佛已经闻到了饺子的香味,异口同声:“我要去,我也要吃槐花馅的饺子!”于是我从家里拖来一张好大好大的塑料布,铺在槐树下,从不远处的竹林里借来五六根竹竿,让竹竿在粉嫩的槐花间跳跃舞动。然后你择葱,我剥蒜,最后包出了一大盆奇形怪状的饺子,虽然有点咸,但那种感觉,真的特别美好。


而如今,徜徉在这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中,再也找不到一棵像村前的槐树那样“丑陋”的树了。“旧城改造、创建新城”的呼声震耳欲聋,历史的新篇章在挖掘机的“突突”声中不停向前翻着,背面记录的那些过往早已无人问,政客、开发商看到的是正面的焕然一新,背面沧桑灰暗的图文尘埃堆积,被人遗忘。


“这路修得可真直啊!村头那棵槐树怎么没了?怎么变成石头了?孙女,快去看看,那是什么石头”我告诉奶奶:“连根被挖走了。不是什么石头,是为感谢捐钱修路的人立的碑。碑石上还刻着××酒厂捐献人民币10万元××米业公司捐献5万元的字呢!”奶奶长叹了一口气:“怪不得现在这么不安宁,整天大卡车大货车在这条路上跑,说是为我们修路,其实都是为他们自己挣钱方便,我们这些老太太老头子可过不安宁喽到处都是灰尘,你爷爷哮喘又重了呢……”


现在,人们对此已都不那么在意了因为忙,忙生存,忙创收,忙“现代化”……这些微不足道的改变早已不知不觉中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可是我们的后代呢?他们又将过着怎样的生活呢?他们可以餐餐吃上美味的鸡鸭,却享受不到被大白鹅撵得满院跑的恐惧;他们可以赤脚在铺了木地板的房间走动,却享受不到光着脚丫奔跑在雨后软软泥地上的欢愉。在他们拥有现代文明的同时,却丧失了拥抱自然,倾听自然,与自然心灵相通的能力和机会了。或许,在我们期待历史篇章不断更新的同时,也应该看到背面,看到过往的古代文明的淳朴与纯洁。


真的很想念村前的那棵弯曲的老槐树,它的叶子是那么青翠,它的花朵是那么洁白。


 


指导教师:张亚之 赵同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