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大智若愚 大美难言


大智若愚 大美难言


——吴同和及其《愚悟集》印象记


 


王涘海


  要:《愚悟集》一书可谓是大美难言,处处闪烁着智慧之光。其中的文章主要分为三类:教学研究类、诗文赏析类、文艺创作类。凡百余篇,数量虽多,但没有滥竽充数,几乎篇篇精品。同时,《愚悟集》文体繁富,题材多样,内容广博,显示了作者丰厚之学识、敏锐之思维。


关键词:吴同和;愚悟集;大智若愚;大美难言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219200801-0245-01


 



 


屈指数来,我跟吴老认识已有七个年头。那时他刚从永州七中退休来中文系兼课,师生中反响甚好。我慕名去观摩,一堂课下来我便被他的学识折服。这以后我经常向他请教,“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一来二往,我们竟混得相当熟,他也常顽童似的同我嬉笑怒骂,就这样我们成了忘年之交。虽是忘年交,但在我心目中一直把他当作我的良师,是值得我仔细研读的一本大书。因为无论做人还是治学,我与之都相去甚远,我只能想象他的高度。每次跟他交流,我都有醍醐灌顶之感,收益多多。现在,他把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结集成《愚悟集》,交付作家出版社出版了,我当然不会放过好好学习的机会,更要好好拜读了。[1]         


在笔者看来,《愚悟集》(作家出版社,20065月第1版)一书可谓是大美难言。我的这篇小小评论文章是难言其美的,我只是谈谈自己的肤浅感受,只能传达一下自己的阅读心得。《愚悟集》的文章主要分为三类:教学研究类、诗词赏析类、文艺创作类。凡百余篇,数量虽多,但没有滥竽充数,几乎篇篇精品,值得仔细研读。同时,《愚悟集》文体繁富,题材多样,内容广博,亦显示了他丰厚之学识、敏锐之思维,行文中处处闪烁着智慧之光。


教学乃教师的第一要务,对中学老师更是如此。吴老从教四十余年,一直处在教学一线。数十年教学经验的积累,数十年如一日地对教学的痴迷投入,换来了一篇篇高水平的教学研究文章,也使他跻身于永州市为数极少的语文特级教师行列。他的教学研究类文章可以说与他特级教师的身份相符,见解独特,屡有创新,指导性强,几乎篇篇充溢着真知灼见。谈高考命题,他分析透彻、通俗易懂、点评到位,善于举一反三,让人读后如得仙桃,茅塞顿开。谈教学、教材改革,切中肯綮,言之凿凿,启发性强。谈教学管理,不夸夸其谈,操作性强,很有理论与实践价值。这些文章,很多在当年发表时就曾引起过很大的反响,他也因频繁地被请上为年轻语老师传经送宝的讲堂。从教以来,他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教学研究论文80余篇,参编各类教材、教辅读物30余种,曾多次在《中学生阅读》、《读写月报》等刊物开辟高考命题专栏。因此,在永州市的语文界,很少有不知道他的大名的。也因为此,很多年轻老师拜在他的门下,在他的无私指导下,如今大多数成为了各学校的教学骨干。他的事迹相继被《湖南日报》、《零陵学院学报》、《衡阳师院报》、《永州日报》、《永州通讯》、《语文周报》等十余家报刊杂志介绍,并被载入《中等名师大典》、《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大型辞书之中,永州电视台也曾对他多次作过专题报道,在社会各界产生了较大反响。


对于永州地方文化研究,他可以说是后来居上。以前专注于教学,无暇系统地对地方文化进行研究。退休之后,他的研究一发而不可收,经常在报刊杂志上看到他的高见。短短几年时间,他写了四五十篇研究文章。他的地方文化研究以柳宗元研究为主,辅之以其他与永州相关的历史名人的研究。他研究地方文化往往从柳宗元等历史名人的诗文入手,通过对他们诗文的重新解读来达到弘扬永州地方文化的目的。《愚悟集》收录的赏析类文章除了地方文化研究之外,还有一部分是对古代文学史上一些著名诗人诗作的赏析。《愚悟集》一书中,我最欣赏的是他的赏析文章。他写得很灵动,既准确把握了作者思想之精髓,对作者进行了公允的评价,又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古代诗文的意蕴之美。他的再创造,往往把我们引向了美妙之所在,有很多诗文,虽然其他的学者也分析过,但读他的赏析,感觉别致,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他的赏析文章思路开阔、很善于结合诗人的经历和古今时势加以发挥,读完他的赏析觉得世界豁然开朗。《含蓄委婉  百读不厌——<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赏读》一文,由柳宗元的被贬想到屈原,又联想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的那场政治浩劫所造成的人心隔离,最后发出感慨,希望咫尺天涯的政治悲剧在我们这个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里再也不要重演,使诗文的主题得到了升华。《茅屋破漏堪忧虑百姓饥寒更牵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赏析》一文,作者结合了诗人杜甫的经历来解读,同时穿插了现当代的某位名家对杜甫诗的看法。特别是在分析“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这一主旨句时,在前文透彻分析的基础上,吴老又引经据典对该名家的批判进行了尖锐的反驳,捍卫了原作的精神。吴老的行文很美,文章精巧而意蕴丰厚、语言婀娜多姿富有美感,富有色彩与音律感的语句被作者玩转得挥洒自如,甚至有些文章的标题都能给人以美的震撼,如《羞被夭桃笑,看春独不言》。读他的赏析往往陶醉其中,被其美感化,“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读者已经分不清是诗歌本身之美还是他的解读之美了,他的解读已成了诗歌之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把他的作品比作一名女子的话,那么他的赏析之美简直可以用“秀若桃花、艳比西子”来形容了。吴老的赏析文章是本书最大的亮点,也是永州地方文化研究一个不小的贡献。吴老目前是永州地方文化研究领域颇为活跃的一个学者,虽出生江苏泰州,但在弘扬永州地方文化上仍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毅然义务承担了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会刊《柳宗元研究》杂志的大部分编辑工作,编发了大量的优秀文章。去年我主编《柳宗元研究:1980-2005》一书,请其校对,字词标点,他都改得相当细致,治学之严谨、敬业之精神,不得不令我叹服。


他的文艺创作类文章同样给人印象深刻。风格多样,有诗歌、对联,有随笔小品,有文艺杂评。他的诗歌对联,平仄工整、用词精妙、意境高远;他的随笔小品,写得闲适旷达、亲切自然、富有生活气息。如《露天小电影  稀世奇乐章》,看露天电影是很大一部分人(特别是农村出身的)生命中都曾经历过的难以忘怀的乐事。作者对露天电影的记忆也牵动了大家的思绪,透过作者的描写,时光倒流、光阴逆转,大家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又重新感受了现在社会难得的“温情快意”与“笑语欢颜”,即使没有经历过的,看了他的这篇文章也仿佛感同身受,被作品中的温情与纯朴深深感染,期待视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的文艺杂评,批评鞭辟入里,行文调皮流畅,读后既让人忍俊不禁,又发人深省。如《“通俗唱法”指南》一文,说是“指南”,实际上是“指瑕”。他娴熟地运用反讽的手法分析了当时通俗唱法丑态种种,既幽默地、惟妙惟肖地再现了所谓的歌星的“光辉”形象,又一针见血地批评了当时娱乐界的粗俗浅薄之。他的文艺创作类作品大都如行云流水,流畅精炼而深刻,显示了他高超的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看他教学研究类、诗文赏析类文章以为他是个不通人情世故、“躲进小楼成一统”的老学究,而文艺创作类作品为《愚悟集》一书,增色不少,让我们看到了另类的老师。


吴老总是特别谦虚,常自诩为愚。从《愚悟集》的书名可窥其做人的低姿态,而其行文中亦屡见“一生平庸”、“智商不高”、“能力不强”、“道行低浅”、“悟性不高”等自谦之词。其实他并不真愚,如果说愚的话,也是大彻大悟之愚,是智者之愚。仔细翻看其专著,发现他特别推崇老庄、柳宗元,他们对吴老的影响颇为深入。老子庄子都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老子主张绝圣弃智、为而治,似乎消极,其实不然。老子的不敢为天下先,乃是宣扬不争之德。老子提出为而不争,是因为不争,故无尤,是因为他深知天下皆知美之为美”、“皆知善之为善、“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不居的道理。庄子发扬了老子的思想,亦主张无用之用。他的无为思想,也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有所不为、有所为,无为乃是为大为。在他看来,“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他因此进入了“逍遥游”的至乐至美的境界。柳宗元也是对“愚”情有独钟,曰凡为愚者莫我若也。柳宗元贬永十年,醉心于山水,懵懵懂懂、不问世事。他曾特意在愚溪边营造了“愚池”、“愚沟”、“愚泉”、“愚亭”等八个以“愚”字命名的景点,还作《八愚诗》以示纪念。对于柳宗元之“愚”,不能妄下断言说他能力低下,反而应看作这是他对自我价值、美好理想的执著追求,是他对正义、对是非、对原则的坚守,是一个知识分子对精神和文化家园的孤独守望。他表面上是出世,其实际是抵达入世。总之,老庄、柳子之,并非真愚,而是大辩若讷、大道若愚,知其智、守其愚,是得道之善人真人至人神人圣人不愿炫耀而彰显的人格魅力,同时也是一种高超的思想境界,一种以退为进的人生智慧,一种成就自我的处世策略。这也是千百年来,大家对他们仍充满敬意的原因。虽如此,但又有多少人乐意去做呢,甚至学到皮毛呢?!如今的人更多的是去孜孜追求表面的虚荣与繁华,更多的是陶醉于别人的谄媚与吹捧,更多的是为了俗世的蝇头小利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以此观之,吴老之愚亦应似愚却非愚,自诩为愚反衬了他的开阔胸襟、高洁情操。也正因为的他的谦虚,他赢得了普遍的赞誉与尊重。我曾与他一起在重庆出差,他的学生听说他到了重庆,丢下手中的工作,立马赶了过来,而且几天都是全程陪同,可见其人的魅力。他经常很谦虚地听别人的意见,很平和很耐心地听别人的述说,但他对待是非问题、原则问题则从不随声附和,坚持一己之见。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甚至常发生争论,每跟他争论一次,我就越发现他的学识之渊博、思想之深邃、思维之敏锐。当然争论也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友谊,君子和而不同也。从这也可见其并不真愚。正因为他大智若愚,默默耕耘,不张扬,不浮夸,所以大作迭出,硕果连连。


健饭休嗟容鬓老,此翁意气还如昨。《愚悟集》只是他学术生命中的一个逗号,他对学术的探究与追求远未停止。他正青春勃发,向下一学术高原发起冲击,相信他很快会结出更诱人的硕果。


  


(本文刊于《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81期,作者系湖南科技学院副教授,学报编辑部文科编辑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