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书励志 承古传今

读书励志 承古传今


——《成语里的好读精神》赏读


吴同和


 


王立群(1945—),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与阎崇年、易中天同为央视《百家讲坛》三大台柱,观众誉之为“百家讲坛最佳学术主讲人”。


教授讲座,熔知识、哲理、情趣于一炉,观点鲜明,道理深刻,纵横上下,精彩纷呈,可予不同文化层次观众以相同的审美愉悦。


《成语里的好读精神》就是如此。赏读这样的精美小品,眼前或凸现一满腹经纶精神矍铄老教授,援古喻今,娓娓而谈;恍惚间,似觉其后光闪耀,启人心智。耳畔或传来“大弦嘈嘈”、“小弦切切”、“间关莺语”、“幽咽泉流”之声,如古琵琶弹唱,若小夜曲奏鸣,皆遇境随情,各得其宜;一曲终了,犹绕梁不绝。凝神思之,方知此文妙处:文章里有故事,故事中有情结,情结内含哲理,哲理外求参详。因而“终篇之际……执卷留连,若难遽别”(李渔·《闲情偶记》),进而浮想联翩,愉悦非常。


有两个故事很让人难堪。


景泰蓝是中国著名工艺品,堪称国粹,春秋时已有此物,到明代景泰年间,制作最为精美。但不知为什么,其秘技却被日本人弄到手;结果,日本景泰蓝制作技艺竟然略胜我国工艺巨匠一筹!


樱桃鸭,是英国林肯郡樱桃谷公司经多年培育的优良品种,享誉全球。殊不知,它的老祖宗却是北京鸭。有资料称,若干年前,英国人将北京鸭带回去,改良优化,三代四代而后,成了世界名牌。特别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国人以高价从英国引进樱桃鸭来本土繁衍!


“读书”一事莫非也是如此?“中国人真的不读书吗?”教授如数家珍,以成语小故事,激励国人:东汉孙敬“悬梁”,战国苏秦“刺股”;东晋车胤“囊萤”,西晋孙康“映雪”。三国吕蒙令友朋“刮目相待”,西汉匡衡读圣贤“凿壁偷光”。东汉董遇坚持“三余读书”,终成大器;汉代倪宽不忘“带经而锄”,位至三公。汉朝朱买臣“负薪”苦读,隋代李密“挂角”骑行……这足以说明,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勤奋好读的优良传统,也懂得读书可励志,承古须传今”的朴素道理。


其实,即使在民间,古往今来,读书人也极受人尊敬。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在湘南农村教书,每年都要到生产队和贫下中农一道插秧,双枪,小秋收。有一件事情印象特别深刻:


阳春三月某日,老师和公社社员们一同在大田里插秧,青年男女像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忽而,一古稀老人用当地官话极流畅地背诵《孔雀东南飞》,年轻人立刻停止了调笑,专心听老人抑扬顿挫……有生以来,有幸听到乡土版《孔雀东南飞》,我特别震撼;五十年过去了,那老人声情并茂的吟诵之声还不时在耳畔回响,我对老人的崇敬之情也一直在心里珍藏。


……


但是,时至今日,“有人统计,中国人的年均读书量与韩国人、日本人、俄罗斯人的年均读书量相比,是比较少的。”这不得不发人深思:难道我们还须引进外国人读书精神?


反复咀嚼教授《成语里的好读精神》,似获其为文之旨:当代青年,应追根溯源,反躬自问:


我今天读书没有?


我能传承古人“读书励志”的精神并发扬光大吗?


                      


                     ——小文刊《语文报·初一版》2015年第176


 


附原文


   


成语里的好读精神


王立群


 


先前有人统计,中国人的年均读书量与韩国人、日本人、俄罗斯人的年均读书量相比,是比较少的。中国人真的不读书吗?


其实,中华民族历来推崇读书,姑且不提上流社会中的士大夫阶层,就算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农民也追求耕读传家。由此看来,中国人是有阅读习惯的,关于这一点,从一些成语典故中就能略知一二。


第一个成语:悬梁刺股。《三字经》中有“头悬梁,锥刺股”的句子,所以,古今对这个成语的意义都很熟悉,即使有人将“股”理解成“屁股”,在具体使用时一般也不会出错。


这个成语是由两部分构成的——悬梁、刺股,涉及两个人,而且是不同时代的。先说“刺股”。“刺股”的主人公叫苏秦,是战国时期的洛阳人,据说,他曾向鬼谷子学习,学成之后,出游于各国。另外,“前倨后恭”这个成语也和苏秦有关。“悬梁”的主人公叫孙敬,是东汉时期的人。这个人勤奋好学,废寝忘食。


古代中国人很重视读书,于是就有了孙敬的头悬梁、苏秦的锥刺股。苏秦和孙敬这两个不同时代的人,为了警醒自己发愤读书,都采取了类似“自残”的方式,这种做法当然不值得提倡;再者,一味地在疲劳状态下读书一定会影响效率。不过,古人重视的是这种精神。


第二个成语:凿壁偷光。这个典故的主人公叫匡衡,是西汉末期人。


第三个成语:囊萤映雪。这是一个关于穷人读书的故事。《三字经》中也有记载:“如囊萤,如映雪,家虽贫,学不辍。”


第四个成语:刮目相待,也作“刮目相看”。“刮目”的意思是“擦亮眼睛”,这个成语的意思是用新的眼光来看待人或物。这个典故来源于三国时期的吕蒙。


关于古代中国人读书的成语还可以举出很多。这就说明,古代中国人是很崇尚读书的。


但还有一种人读书是为了炫耀,为了卖弄。如“三纸无驴”的故事。从前有一个自以为博学的人出去买驴。按照当时的习惯,买家要给卖家写一份契约。他铺开白纸卖弄起来,下笔千言,足足写了三大张,还在继续写。卖驴人等得不耐烦,就催他快点,他却说:“不急,快写到‘驴’字了。”后来就用“三纸无驴”这个成语形容写文章或说话废话连篇、离题万里。除他之外,还有一个爱显摆的书虫——“袒腹晒书”。讲的是东晋时期的郝隆,无书不读,有博学之名。在当时,每年的七月七日这一天有晒衣的风俗,富贵人家纷纷将绫罗绸缎高高挂起。家贫的郝隆无衣可晒,于是袒胸露腹,仰面朝天躺在太阳下。有人问他这是在干什么,他傲然而答:“我晒书。”


古人毕竟有可以炫耀的知识,而当下有人认为读书无用。我们用三个成语来反驳这种论调。


第一个成语:三余读书。东汉末年,有个叫董遇的人,为人敦厚,酷爱读书。他与兄长依靠采集、贩卖野生稻谷为生,他每天都带着书,一有空闲就把书拿出来读。哥哥笑话他,但他照读不误,并终成大器。


第二个成语:带经而锄。汉代的倪宽,受业于孔子的十一世孙孔安国,家贫无资,给人打工,锄地的时候都带着经书,一到休息时就诵读,后位至三公。


第三个成语:负薪挂角。汉朝时的朱买臣,家里很穷。为了维持生活,他每天都得上山砍柴,但是他好学不倦,常常背着柴一边走一边看书。他的妻子觉得这样很丢脸,还因此与他离了婚。后来,朱买臣功成名就,中国很多文艺作品中都有他的形象,如“马前泼水”等。这是“负薪”的故事。“挂角”的典故,出自隋代的李密。他骑牛外出,怕在路上浪费时间,于是把书放在牛角上,边走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