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秀静险怪 省净了然

秀静险怪 省净了然


——《潇水源·袁家渴一带》赏读



 


潇水源·袁家渴一带


明·王岱


雨后遥峰夹岸青,云苍雾碧半江停。


轻桡取次怜幽险,直入潇湘堕杳冥。



王岱,生卒年月不详。湘潭人,崇祯举人,有《了庵文集》、《了庵诗集》等传世。


袁家渴,水名,位于今湖南永州市零陵区东南郊南津渡潇水关刀洲旁。关刀洲长约100米,宽20余米,洲旁有石岛,水石相搏,形成水流折回的弯面,是为渴也。柳宗元《袁家渴记》称“由朝阳岩东南水行,到芜江,可取者三,莫若袁家渴,皆水中幽丽奇处也。”


王岱当年游观永州诸景,为“潇水源·袁家渴一带”之秀静险怪所陶醉,乃挥毫抒怀。这首七绝,省净了然,回味无穷。首句描其秀,为青绿高远之景:雨后初晴,渴面新绿,夹岸青山,分外妖娆。第二句绘其静,是渐趋低近之境:仰则淡云薄雾,俯则碧水轻舟。第三句叙其险:逆流摇橹,不进则退;顺水推舟,渴回船移。第四句诧其怪,发杳而不知之嗟:渴如明镜,汪汪一碧;晨昏朝暮,变化无常……


全诗上下高低,远近错杂,言简而意赅,情深而韵俱,有引发读者欲一睹其美景之奇效。 

【原创】明代诗词(永州篇)选读(十二)

潇水源·袁家渴一带


 


 


雨后遥峰夹岸青, 云苍雾碧半江停。


  轻桡取次怜幽险[1],直入潇湘堕杳冥[2]


 


[注释]


[1]“轻桡”句:因喜爱袁家渴一带幽险的风景,且把小船停在此处,以饱览一番。轻桡(ráo饶):犹轻舟。次:停留的处所。怜:爱。


[2]杳冥:高远而不能见到的地方。


 


[解读]


王岱,生卒年月不详。字山长,湘潭人,崇祯举人,著有《了庵文集》、《了庵诗集》等。


袁家渴,水名,位于今湖南永州市零陵区东南郊南津渡潇水关刀洲旁。柳宗元《袁家渴记》称“由朝阳岩东南水行,到芜江,可取者三,莫若袁家渴,皆水中幽丽奇处也。”关刀洲长约100,宽20余米,洲旁有石岛,水石相搏,形成水流折回的弯面。“渴”,指水之反流。


王岱这首七绝状写当年袁家渴一带风光,可谓秀幽险怪,悦目赏心。首句描其秀,乃青绿高远之景;第二句显其静,为渐趋低近之境;第三句谓其险,蕴惊喜怜爱之情;第四句曰其归,表杳而不可知之憾。全诗上下高低,远近错杂,言简而意赅,情深而韵俱,袁家渴一带的风光如在眼前,有引发读者欲一睹其美景之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