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水》中的女人

《水》中的女人


——读南蛮诗集《水》


亦云


 


于南蛮老师的诗集《水》,我的第一感觉是《水》很沉。第二感觉是《水》很厚。沉,是书的重量。厚,是书的深度。《水》很深,深不可测。它用世界上最轻柔的诗歌意象阐释了世界上最厚重的情怀,将水特有的清澈简单化为南蛮诗特有的大气磅礴。南蛮的《水》如同武侠世界里的绝世奇功,轻柔而极具杀伤力。《水》也如同传说中的一种名叫无相的水,纯净透明,简单清澈,却包含了天下所有最珍贵的营养素,是世间无二的神奇之水。


屈原写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写的是忧怨失意之水。曹操写水,“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写的是豪放之水。马致远写水,“枯藤老树昏鸭,古道西风瘦马”,写的是凄凉之水。白居易写水,“温泉水滑洗凝脂”,写的是柔情似水,写的是红颜祸水。曹雪芹写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写的是女子的柔情似水。李之仪写水,“日日思君不见君,同饮一江水”,写的是深情之水。而南蛮的《水》,写水的纯净和朴实,水的幽深和宁静,水的活泼与灵动,水的深沉与浑雄。《水》中有跳水的屈原、狂笑的李白、痴情的霸王高歌而出的悲壮浪漫,有鬼才怀素、同事柳子、旷达子瞻挥豪而就的纵横才气,有仁孝舜帝、儒贤孔子、道家老子妙创而成的思想鸡汤。水味多样,诗意无限。


《水》中的题材多是随处可见的事物,众人皆知的人物,或大众喜闻的故事,但南蛮从不以大众的角度看这些人、事、物,他总是不动声色地站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未曾想到的角度,出人意料地牵引出自己的奇思妙想,构筑成自己的诗意王国。《水》中的诗句,也许是从流转的万物中抓取的一个细小却闪亮的瞬间,也许是大海里飞涌得最高的一片细浪,也许是时空之中最锋利的一支箭,也许是树上最美丽的一朵桃花。《水》取材普通,句式简单,纯净明了,有着天然纯朴的回甘。《水》取材广泛,扬抑起伏,容纳万物,诗意深远绵长。


《水》轻柔而沉重。有“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的重,也有“泛舟象鼻,品茗月牙,赏雨花桥,赋诗芦笛”的柔。


《水》豪放而婉约。有抱铁板唱大江东去的豪迈,也有执红牙板吟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和婉。


《水》大气而细腻。有心怀天下的爱国仁心,也有踏雪无痕的花月柔情。这种花月柔情是温暖的,在《春天真好》里浩如烟海;这种花月柔情是灿烂的,在《桃花集》里随处可寻;这种花月柔情是明媚的,在《美神》里无处不在。如果说氢原子和氧原子是水的载体,那么《水》中的花月柔情的载体就是女人。《水》就是一个美女百科库。你想知道《水》的容量有多大吗?世界上所有的美女代表都汇聚于此!这里的美女自然不仅限于外表美的女人,我的注解是:美好的女人。


有人说,好的眼睛才能发现美的事物,好的眼睛是缘于一份好用的心。诗人南蛮的心一定是好用的,因为他的诗中全是美的事物。《水》中有数千年不离婚的织女,有显示国家软实力的柳雯,有哭倒长城的孟姜女,有会说唱女书的上甘棠姑娘……


    这些女人,有月宫里的仙子嫦娥,有街边的可爱姑娘;有异地他乡的客家女人,也有总是亏自己照亮别人的母亲,有纺棉花的小脚奶奶。诗中的女人,有的像春天的桃花一样素面朝天却芳唇红颜,有的像秋天的弯月一样放着光彩;有的像河流一样窈窕,有的像青春一样芬芳;有的神采飞扬令人断肠,有的心比天高爱比水长。


《水》中有美好,《水》中有希望。南蛮喜欢春天,所以他在《水》中总是赞美春天,赞美如春天一样生动的女人。《水》中荡漾着绿意的诗句生机盎然,《水》中流淌着春光的诗句美丽灿烂。南蛮在《春天真好》里说:“啊 /春天真好/ 生活真好/ 湖南真好 /湘江真好 /洞庭湖真好/ 故乡真好 /家园真好”,他还说“我的祖母真好/我的妻子真好/我的嫂子真好/我的姐妹真好 /家乡的女人真好/自己的女人真好”。看了这些真好的句子,我也忍不住想说一句:“女人真好!《水》中的女人真好!”


这位生长在潇水之滨的诗人在《水》中极力赞美着博大的爱和宽广的美。诗人在《桃花集》里说:“我是一个多情的人/爱桃花/爱江山/爱美人/我是一个多情的人/爱春天/爱动物/爱苍生。他在《桃花集》赞美像女人一样的桃花和像桃花一样的女人。“我的桃花尊重所有的宗教/我的桃花热爱所有的人民/我的桃花像江姐一样昂首挺胸/我的桃花像江姐一样坚定/我的桃花很有魄力/我的桃花十分果断/我的桃花率领春天/跋山涉水/翻山越岭”。这是诗人眼里的桃花,也是诗人心里的桃花。这是桃花的赞美诗,也是女人的赞美诗。《水》中的诗句像桃花一样灿烂明媚,《水》中的女人像诗句一样灿烂明媚。


我喜欢看《桃花集》里的赞美诗——“把你比作花/有点俗气/把花比作你/花很乐意/杜鹃花很乐意成为你的比喻”。这是对如花女人的极致赞美,这是简约而卓绝的赞美。我也喜欢看《桃花集》里的赞美诗——“叶子是桃花的省略号/桃花被叶子省略后/它的香气依然馥郁/它的韵致依然延续”,这是对花的赞美,也是对现代女性的赞美。两个“依然”,一个赞的是女人的自信美,一个赞的是女人的独立美。


《水》中对女人的赞美贯穿全书,这种赞美如同一根坚韧美丽的彩线将他的浩渺奇思与万千诗意串成一串独一无二的“魔法”手链。这根名为《水》的手链——诗集《水》既包罗万象又淡定沉稳。诗句中满是三湘四水浪潮翻涌的洒脱,却不乏云水潇湘寒江溪畔的静美。这是《水》的内涵,也是《水》中女人的亮点。水是什么?水是一种包罗万象的、至柔至纯的液体。水美丽、纯净、柔软,透彻。水是最适合女人的事物。女人也是最适合水的生物。温柔的女人就是水,柔情的水就是女人。女人是《水》中的元素,是《水》中最闪亮的主角,而《水》是女人最宽广的舞台。


《水》中的女人千千万万,《水》中的女人就在身边。会唱歌的女孩,她的歌声征服了城市的心灵;卖桃的小娟,她的桃给小区的人们增添亮色;追捕逃犯的女警,用它的英勇绽放成一株绝美的红梅。《水》中的女人,有的是风华绝代的高贵女神,有的是贞淑宜室的良母贤妻,她们活色生香,她们回味悠长。《水》中有另一个时空里的绝世传奇,也有寻常巷陌的万紫千红。女人如水,似水女人给《水》红袖添香,也在《水》的诗意里余音绕梁。


南蛮的《水》中,衣裳是女人的语言,她们的秀发闪动出银光,她们的红腮如两个日出。《水》中女人的衣袖可以做书签,发簪可以做皇冠。“如果你走过泥泞/小草会情不自禁 装点你的脚印”。《水》中的女人步履悠悠,袅袅而来。


南蛮在《水》中说:“我爱我的祖国/我祖国的女人像桃花一样美丽/我爱我的祖国/我祖国的桃花像女人一样妩媚”。《水》中的女人像桃花一样热爱春天,像热爱春天一样热爱土地,像热爱土地一样热爱生活。


他还说:“屈原每年都在端午节复活/我看见他的灵魂/常来我居住的潇湘之滨/寻找香草美人”。潇湘诗人南蛮希望屈原到潇湘之滨寻找香草美人。香草是永州香零山的特产。美人是《水》的特产。盛产香草之地的南蛮爱美,也爱美人。书中有美玉,诗中有美人。我在诗人南蛮的《水》中看到了无数的美人。她们是《水》中的美人,是诗人心中的美人,也是时代的美人。


水无色、无臭、无味,是世间最简单的事物。水至柔、至清、至净,却也是世间最强之物。以水入诗,多了清幽;以水为诗名,多了高远;以女人入《水》诗,《水》多了心忧天下的大爱胸怀和德仁谦和的清明厚重。


崇尚诗性的永州诗人南蛮站在潇湘之滨,微笑着说:“德性与诗性是中华民族精神与灵魂的双翼。”《水》中有诗性,《水》中有诗意。我想说,《水》中的女人是《水》中最闪亮的一道符号,也是《水》中最明亮的诗性和最唯美的诗意。


所以,不要犹豫,来读一读南蛮的《水》,读一读《水》中的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