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柳诗鉴赏试题(五则)

新题设计


柳诗鉴赏试题(五则)


湖南/吴同和


 


柳宗元,唐宋八大家之一,散文诗歌均成就斐然。读其诗不仅为高考应试,也是我们培育自己人格硬度的需要,是扩充写作库藏的需要。


 


1阅读下面的唐诗,按照要求,完成赏析。


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


柳宗元


十年憔悴到秦京,谁料翻为岭外行。


伏波故道风烟在,翁仲遗墟草树平。


直以慵疏招物议,休将文字占时名。


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注:柳宗元于元和十年(815)又被贬至柳州,是年三月,与好友刘禹锡在衡阳分路。


全诗情幽景苦,贮泪其中,试以尾联为例,联系诗人际遭,分析这种复杂情感。


参考答案】尾联表两个断肠人相别,国事、家事、身世、友情融为一体,将全诗的感情推向高潮。即将分路,天各一方,这流不尽的泪水竟足以濯缨洗冠。 “垂泪千行”,看似乖谬,实则在理。这艺术上的夸张给读者以丰富的想象和深沉的思考。彼时彼地的两位诗人,命运坎坷,前途渺茫,可垂泪;生离死别,无缘再见,可垂泪;英雄失路,报国无门,可垂泪;新贵弄权,国之日衰,亦可垂泪……即使“垂泪千行”,也不足以表达其悲痛、愤懑、伤感、失落、依恋、忧郁互为交织的复杂感情啊!


 


2阅读下面的唐诗,按照要求,完成赏析。


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


柳宗元


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


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


 


注:曹侍御是柳宗元的好友,时为朝廷命官,奉皇命巡视监察各州郡地方政务。柳宗元乃贬官逐臣,时任柳州刺史。


全诗的情感基调含蓄委婉、矛盾复杂,试逐句赏析。


参考答案首句扬中有抑。“破额山前碧玉流”,破空而至,令人神情为之一爽。而眼前这纯净明澈的碧流,却把二人切分于两端,留下咫尺天涯之憾。


“骚人遥驻木兰舟”, “遥驻”一词,语意双关,既“驻”且“注”。表明曹公此举实有难言之隐:作为阔别多年的好友,他恨不得立刻与柳公会面长谈;但作为监察御史,碍于若干清规戒律,见面却多有不便,只能“遥驻”而遥“注”,聊解思念之苦。象县距柳州并不遥远,因而这“遥”字显然不是地理位置上的距离,而是政治上的间隔,是人为的鸿沟。                            


“春风无限潇湘意”,在情感表达上为一跌。当年屈原“行吟泽畔”的地方正在潇湘,柳公的命运与屈子何其相似。“潇湘意”,吊古伤怀,含蓄曲折地表达了诗人在政治上受迫害之意,又蕴含怀念故友之情。


古人相别,常以物相赠表示仰慕。曹侍御过象县,按理柳公也该有所赠予,何况蘋花满池,采撷不难,但诗人“欲采蘋花不自由”,只好以文言志,作诗述怀,情含景中,意在言外。这就给曹公、也给读者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和理性思考。


 


3、 阅读下面的唐诗,按照要求,完成赏析。


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


柳宗元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这首七律意境高卓幽远,空旷孤寂,与诗人心境极为吻合。试赏析颔联、颈联以印证。


参考答案】颔联两句,是景语,是诗人“接大荒”时的目力所及,为近景。 “惊风”“密雨”有所指,暗指 “八司马”与妥协派冰炭不容,侫臣贼子们无所不用其极。“芙蓉”“薜荔”亦有所喻,看“芙蓉”“薜荔”,想四友自身,则有了一份清醒,多了一份愤懑。因而景与情、物与意已互为表里,相得益彰,谐和一致地表现了诗人的处境、遭遇和节操。


颈联两句仍描目“接大荒”之景,为远景。同样空旷渺远。欲仰视,奈何重山密林,遮断千里之目;想俯察,惜乎江流曲折,不见漳汀封连。从而抒发了诗人思念关切好友的真情。眼见得远处“岭树”“江流”,心想到漳汀封连老友,但只可神遇,不能目接。剩下的只有孤寂、怅惘和“抽刀断水”般的愁苦。这实而虚,虚而又实,令人愁肠百结的心绪实在是难以言传啊!


 


4、 阅读下面的唐诗,按照要求,完成赏析。


别舍弟宗一


柳宗元


零落残魂倍黯然,双垂别泪越江边。


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


桂岭瘴来云似墨,洞庭春尽水如天。


欲知此后相思梦,长在荆门郢树烟。


【背景材料】柳宗元自永贞元年(805)谪贬永州以来,亲人中,老母卢氏、爱妻杨氏、娇女和娘、从弟宗直等都相继弃世;现在从弟宗一又要北适,诗人更觉形单影只,愁苦无依。


分析尾联怎样集中体现诗人愁苦悲凄的感情。


参考答案】正因为山高水远,相见不易,兄弟只能在梦中聚首,聊解心中思念之苦。尾联两句,“烟”字用得极为传神,它把宗一和读者带进一个神妙莫测的幻境之中。惝恍迷离,虚无缥缈,非真实幻,稍纵即逝,但又无比美好。古往今来,这“郢树烟”似的幻象使迁客骚人趋之若鹜,常愿眠而不醒;但又让所有的失意者无一例外地大失所望。梦醒之后,又要跌进眼前残酷的现实中来,只能留下更多的痛苦和失落。


值得玩味的是,既是相思,兄弟间应互相往来,希望“长在桂岭柳树烟”聚首亦无不可;但从柳子的感情世界和主观愿望来看,却万万不可。因为“投荒十二年”的遭际已让诗人够痛苦的了,避之犹恐不及,何用趋之?所以,即使做梦相会,宁可诗人乘梦越北,也不愿宗一卧榻返南啊!因而此联又一次熔“别离”与“迁谪”于一炉,格外愁苦悲凄。


 


5、阅读下面的唐诗,按照要求,完成赏析。


法华寺西亭夜饮


柳宗元


祇树夕阳亭,共倾三昧酒。


雾暗水连阶,月明花覆牖。


莫厌樽前醉,相看未白首。


【背景材料】柳宗元于永贞元年(805)谪贬永州,元和四年(809)某日,诗人与好友元克已等七位“天涯沦落人”在法华寺西亭夜饮,酒酣耳热之际,克己“咸命为诗”,好友们口吐珠玑,落墨成韵,柳宗元乃赋此诗。


注:“祇树”即祇林,为寺院之代称。“三昧”,乃佛教语,有使心神平静,杂念止息的意思,是佛教的重要修行方法。


试分析本诗以亮色表禅悦之意,蕴郁闷悲戚之情。


参考答案】“祇树夕阳亭,共倾三昧酒。”虽光明煦暖。但毕竟是夕阳,毕竟是寺院,自然索寞冷寂,有似诗人心境。好友们“共倾三昧酒”,无缘参透人生,消除杂念,只能“抽刀断水”而已。“雾暗”两句,又见亮色,奈何夜色朦胧,雾暗月沉。尽管“月明花覆牖”,尽管亭幽水净,但同样清冷索寞,这景色,这氛围,好像有助酒兴,又好像有伤酒兴。“八仙”会饮,诚为快事,“言说”暂离,“自足”吾心,故尔很快便“既醉”了。所见者,“雾暗水连阶,月明华覆牖”;所闻者,不知何物;所感者,却是“莫厌樽前醉,相看未白首”了。自然蕴有怨愁和感伤,也抱着希冀和幻想,表现了诗人的种种无奈和些许悟觉。


 


(本文刊于《读写月报》2008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