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会穿越吗?


你会穿越吗?


——《穿越,在你的万水千山


◎湖南 吴同和



刘佳音同学《穿越,在你的万水千山》是一篇有思想力度,有文化内涵,有审美情趣的好文章。


青年学生,能在唐诗宋词的丛林中穿行,已很不简单。因为“穿行”会遇到许多困难:“藤蔓”挡道,“荆棘”扎人,无“出路”,有“陷阱”……易进难出。至于“穿越”,更是险象环生:一不小心,或跌进洪荒溟濛而不可自拔,或误入未来世界而莫辨东西。那时节,非但“沉醉不知归路”,甚至连“我是谁”也弄不清楚了。


值得赞许的是,刘佳音同学,小小年纪,已基本学会辨路;不但能穿行,甚至尝试着穿越。一路上,能“坚其本心”,始终没忘记“我是谁”。


未进“辛林”,先识稼轩。解其名,叙其事,仰其操守,则“穿行”之路障一一被移除!然后走进去,读《鹧鸪天》“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感其忧乐之情;吟《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敬其豪壮之气;唱《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晓其悲愤之怀;诵《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悟其家国之心。最后同词人一道走进江西造口壁,赏其景,通其意,则辛弃疾之面目、神采、风骨,可闻可睹矣!


穿越至此,小佳音“开始读懂辛弃疾了”。


辛稼轩可敬,苏东坡可亲:辛弃疾一生,为官为帅,竭忠尽智,仰之肃然起敬;苏东坡一生,南贬北谪,命乖运蹇,近之如睹其人。惟其如此,作者以为:“辛弃疾是一位可望不可即的英雄”,而“苏轼无疑是一个可与之喝酒谈心的朋友”。因而,“走进苏大学士的情感世界,“我立刻被黏住了。”值得玩索的是,苏大学士乃豪放派之领军人物,然而作者所列举的“苏词”并不“豪放”,更多的却是“婉约”、“缠绵”、“清新”,这是大学士另一个情感世界,在此小憩,对这位通才会有更多的认识和思考。


范仲淹也是宋代诗词大家,情感世界与辛弃疾、苏东坡稍有不同。怎么走进这位“少有大志,每以天下为己任”的参知政事的情感世界呢?作者选取了文正公一段脍炙人口的警世名言,反复咀嚼,仔细参详,终于有了独特感悟:


范仲淹为官多年,,雄图大志一直未能实现极其孤独愁闷,宋仁宗庆历三年(1043),提出“十事疏”,却因保守派反对而不能实现,终被贬。次年作《岳阳楼记》,为警世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上天赐予范文正公一种崇高而又艰难的情怀……我仿佛看到洞庭湖铜镜一般的湖面,看到雄踞洞庭湖畔的岳阳楼,看到集天下之大爱,苍生之广忧为一体的范仲淹。他是孤独的,当时无人理解;可这“忧乐悲喜”的博大胸怀,却永远的定格在中华文明的史册之中!


穿行常被缠绕,穿越多为黏住,怎么办?就此止步吗?


不会。文章结尾非常精彩:


于是迷惑:


先秦两汉呢,唐元明清呢?


浩若烟海的华章佳作呢,赏心悦目的万水千山呢?


还穿越吗?


答案是:继续穿越!


好厉害!小佳音可真有能耐!


这篇文章,纲举目张,布局谋篇颇有特色:小佳音构制了三幅风格、手法各异的屏风,予读者以特殊的审美愉悦。它们是各自相对独立的,却又以三位大家复杂难状的情感维系,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仔细玩赏,还可发现,每幅屏风都模山范水,意象精微;每幅屏风都有作者客观点评,也有独特感悟。


行文方面,也较见功力:简洁、流畅,修辞也很不错。


遗憾的是,“穿越”的时空失之窄小,所列举的作家作品仅止于宋代;尽管结尾有一段说明性文字,但总给人以挂一漏万,缺乏代表性之憾。


虽然如此,《穿越,在你的万水千山还是值得一读。



                                    2012-08-04草成)



补记】好友孩子刘佳音是高三女生,品学兼优,喜欢文学,爱写文章,也发过几篇散文。看了好友送来孩子的若干篇文章,觉得《穿越,在你的万水千山比较好,于是认真做了修改,发至《语文报·青春阅读版》,蒙编辑老师抬爱,将小佳音的习作及我的点评摘要刊发在《语文报·青春阅读版2012年10月9版。




 


 


附学生习作



穿越,在你的万水千山


湖南永州一中高393班 刘佳音(15岁)



 


穿行在唐诗宋词的丛林中,分享着李杜苏辛的喜怒哀乐,竟然忘了身处何时何地,穿行于是变成了穿越。往古,当今,来世;山水,花鸟,人事,诗文;纵横上下,走马观花,眼花缭乱,神往心驰……时而被黏住,但终于突围前行。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辛弃疾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辛稼轩是爱国词人,抗金名将,这首词,深蕴家国之忧。


忘记了什么时候知道并爱上辛弃疾的,忘记了小学他的第一首词是什么,忘记了他出生的朝代,甚至忘记了他的字号……只记住了这个名字:辛弃疾


我爱这个名字“辛”,辛劳,辛苦,辛勤……为了复国,通宵达旦写奏折,鞠躬尽瘁;为了抗金,身先士卒习武学,积劳成疾。谁说他不是为国而“辛”,为国而“劳”?“弃”,放弃舍弃,丢弃……为了实现心中理想,他放弃了太多太多。“疾”,病也,“弃疾”就是去病;为国而弃疾,为民而去病,是他毕生的理想。老天可真会捉弄人,南宋小朝廷最后“放弃”,词人“坚持”……


当然,我爱他的“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超脱,“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豪情,“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悲愤,“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赤子之情……无不震撼我的心灵。


词人俯视“郁孤台下清江水”,泛舟江心,愁绪难;我仰望夕阳下词人高大身影,思前想后,感慨万千!


忽而发现,我开始读懂辛弃疾了。 



鹧鸪天


苏轼


  林断山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如果说辛弃疾是一位可望不可即的英雄,那么苏轼无疑是一个与之喝酒谈心的朋友。走进苏大学士的情感世界,我立刻被黏住了:“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人生哲理就是如此。“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多维心语,深蕴其中。“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悲凄缠绵,只有东坡居士自知啊……


如果我生活在北宋,一定会不辞辛苦地找到他,与他在月下或舟中喝上两杯,聊上几句。哪怕只是酒,只是闲话,我也愿意。如能在“林断山明竹隐墙……照水红蕖细细香”的情境中,与之饮酒赏景,促膝谈心,更是求之不得啊!




岳阳楼记


范仲淹


嗟乎,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


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在初中学这篇文章时,只是觉得背起来很容易,除此而外,并没有太多的感想;现在再读,却不一样。


范仲淹为官多年,雄图大志一直未能实现极其孤独愁闷,宋仁宗庆历三年(1043),提出“十事疏”,却因保守派反对而不能实现,终被贬。次年作《岳阳楼记》,为警世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上天赐予范文正公一种崇高而又艰难的情怀使他“痛并快乐着,正如艾青的那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读此千古名篇,我仿佛看到洞庭湖铜镜一般的湖面,看到雄踞洞庭湖畔的岳阳楼,看到集天下之大爱,苍生之广忧为一体的范仲淹。他是孤独的,当时无人理解;可这忧乐悲喜的博大胸怀,却永远的定格在中华文明的史册之中!


……


我不知道宋代有多少文人墨客,有多少绝妙好辞。但读辛弃疾,读苏东坡,读范仲淹;看郁孤台山水,看舍外古城夕阳,看岳阳楼……就被牢牢黏住了。


于是迷惑:


先秦两汉呢,唐元明清呢?


浩若烟海的华章佳作呢,赏心悦目的万水千山呢?


还穿越吗?


答案是:继续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