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南蛮的“下午茶”

南蛮的“下午茶”


游宇明


 


许多年前看过一句话,大意是:诗歌是一种适合年轻人的文体,因为它需要激情与想象;人到中年则适合写散文、小说,散文、小说依赖生活经验与思想。对这个观点以前我是基本认可的,但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原因是我读到南蛮的诗集《水》(漓江出版社20145月版)。


南蛮(李鼎荣)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那时的他在我的眼中是一个热情爽朗、忠厚诚实的人。在宿舍里,他起床最早,孜孜不倦地从事着寝室公益事业(早晨打开水),无论你说什么,脸上永远挂着憨厚的笑容。南蛮很有才气,我记得那时他常写一些小块的评论文章向报刊投稿,并屡有斩获。收了稿费,则请周围的同学喝酒、吃瓜子,一派大款风范。


大学毕业后,南蛮去老家的城市教书,后来又调至湖南永州市政府做公务员,在市政府办公室联系文教卫这一线。这样的生活一方面使南蛮的思想保持着一种高度,另一方面也使他的作品充满着人间的烟火味。南蛮的诗几乎无所不写:发呆、登高、做客、赏画、读书、观景、喝酒、看石……所写人物也是古今皆备,古代的有舜、孔子、柳宗元、周敦颐、怀素等等,当代的有前文联主席李长廷、画家吴建陵、诗人田人,蛇王谭群英、煤老板王立东、收藏家旷柏林、同学王一丁……,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诗人像南蛮一样在诗里大写特写周围的人,将别人认为不太好诗化的东西写得那么诗意盎然。


南蛮喜欢读书,在古典文学上的研读方面尤有造诣,这些古典文学修养不留痕迹地流淌在他的文字里。南蛮的诗歌观是让诗歌大白于天下,其实他的诗只是不故作高深,不晦涩难懂,并非浅薄、直白,相反,他相当多的诗倒是含蕴的、富有韵味、也充满情致,这种含蕴、韵味与情致,构成了南蛮诗歌独有的诗意。比如他写屈原牺牲的价值,这样落笔:你不是跳水运动员/你纵身一跳/历史却给你打了满分/你获得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块跳水金牌(《致屈原》)。满分金牌是冠军得的,历史给了屈原满分金牌,也就等于说屈原的奉献有了超越时空的意义。诗人如此赞美父亲的劳动:我的父亲老了/他年轻时为庄稼与禾苗/浇了几万桶水/那些水并没有消失/它们变成了地下水/变成了山之泉/江之源/河之波/云中雨/海之浪//我的父亲老了/他年轻时浇的水/依然鲜活(《水》)。南蛮以浇水来概括父亲的劳动,以山之泉江之源等一系列的意象来表达的不灭,最后水到渠成地引出一个非常精彩的诗句他年轻时浇的水/依然鲜活。境界开阔,诗句极富张力。


人到中年,最怕思维出现定式。南蛮不是这样,他的诗歌意象非常奇丽。诗人这样写柳宗元与刘禹锡:唐朝的表格没有登记柳宗元和刘禹锡的身高/朝廷的最大败笔之一/是把柳宗元和刘禹锡的身高丢了/我蓦然回首/山外青山原来就是他们的身高(《唐朝的两个男人》)以身高来形容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已出人意料,后面再来一句山外青山原来就是他们的身高更是奇异得让人措手不及。洛阳牡丹很美,谁都知道,但这样的句子却只有南蛮敢用:洛阳牡丹/肯定吃了武则天的乳汁/否则/它不会那么娇艳(《洛阳牡丹》)。武则天贵为皇帝,其乳汁肯定是珍贵的,因为珍贵,浇灌出的东西也就非同寻常,当然这是种艺术逻辑。中国人最忌讳的骂人的话,莫过于被人叫做畜生,南蛮居然这样写:在水草丰美的草甸/如果你骂我是畜生/我一点也不生气/在这里做牛做马做畜生/是一件多么美好而惬意的事情/那些牛羊们悠闲地啃着草/它们的眼神像湖水一样清澈 /神态像天使一样安详/在这里/畜生找到了它们的天堂(《我的远方叫新疆》)。在南蛮笔下,新疆的畜生是幸福的,它们可以生活在一片水草丰美的草甸,拥有自己快乐的生活。


冰心说过这样一句话: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生活中的南蛮就是一个有趣味的人,讲话常常引人哈哈大笑。他的诗亦如其人,幽默风趣。《文紫湘》一诗这样写:如果我能一脚将文紫湘踹回公元前/文紫湘一定会生活得更加美好/文紫湘的性格/本来就属于春秋战国。”“一脚踹回富有动感,又充满诙谐。在《北京感想》中,南蛮如此展开:无论我怎样穿着打扮/我看起来总象边远地区的土特产/风与车票像拎一袋土特产一样将我拎到北京/到北京一看/其实很多北京人像我一样土/只不过我土得心虚/他们土得像北京的地皮一样/底气十足/理直气壮。将自己比作土特产,还说风与车票像拎土特产一样把自己拎到北京,这实际上是种自嘲,这样的自嘲充满着人生的机智。


南蛮的诗是入世的,他将生活看作诗歌,将诗歌融进生活。对于他,诗歌不是爱好、不是风雅,而是生活的一部分,一如下午的茶点,晚上的漫步。


 


游宇明,男,1963年生,《读者》、《格言》等签约作家。湖南省娄底市作协副主席、娄底市民盟文艺委副主任。在《散文》等省以上报刊发作品4000多篇,被知名文摘报刊大量转载,入选多种大中学文学教材,2000年起每年进入全国性权威文学年选。入选《名家名篇精短散文》、《中国当代杂文二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