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柳宗元诗文教学观摩课点评

柳宗元诗文教学观摩课点评


 


“首届柳宗元诗文教学观摩活动”在各级领导的亲切关怀下,完成了她的使命,基本达到预期效果,凝神回眸,喜忧兼之。


举办这次活动的初衷,是为将弘扬柳子文化与贯彻中小学课改精神结合起来,利用地域人文优势,营造学习柳子诗文的良好氛围,从而使柳学研究在普及层面上加油提速。既可使柳宗元诗文教学和永州山水有机融合,也能为贯彻中小学语文课改理念找一个新的入口。这个创意得到了中国柳宗元学会会长孙昌武先生、《中学生阅读》主编陈锋先生、《现代语文》主编桑哲先生及永州市作家协会的充分肯定和鼓励。作为活动主体部分的四节观摩课的演示,巧汇诗文意,新翻杨柳技,颇有特色,给与会代表较大的启发和借鉴。


值得肯定的是,“诗文互补”的教学模式可以说是语文课堂教学的一次有益探索,对师生无疑是互利双赢的。以诗配文,以文佐诗,需要教师有“十桶水”之储,因而老师们在备课时千方百计搜集、整理大量资料,这无形中也提高了他们自身的业务水平;学生们接受这样的教学模式,则不但扩大了知识视野,而且其阅读期待的心理和阅读兴趣被大大激活。实践证明,《零陵早春》配以《江雪》,小学生都能理解,冬春之景无论多美,却只可令柳公伤心。《始得西山宴游记》辅以《溪居》,初中学生可以比较深刻地体味到柳宗元谪贬永州后的孤寂苦涩之“怪特”心绪,情以驭景,文而若人,故其景、情、意、文皆“怪特”可人。《早梅》比照《小石潭记》,揣摩后得知,早梅傲雪斗霜,绝世而独立的形象与潭水清洌明净、纯然而远尘的美景相映成趣,而诗人形象呼之欲出矣!《愚溪诗序》倘佐以《南中荣橘柚》,可予高中学生以审美愉悦与理性思考。溪与橘,一景一物,俱晶莹,皆高洁。两相比较,“受命不迁”的南国橘柚风骨传世,可钦可佩;“无以利世”的愚溪却有令人“乐而不能去”的特质,愚而不愚;而忍辱负重的柳公能“以愚辞歌愚溪”,“超鸿蒙,混希夷”,“不滞凝于物而能与世推移”,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观摩课结束后,从反馈的意见得知,无论是小学生还是中学生,在这样的情境中学习,都感到自己的形象感知力和抽象思维力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和提高。


八仙飘海,各显其能。参加演示的四位老师潜心钻研,扬长避短,表现了各自不同的风格,给老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唐文胜老师善于激发学生学习兴趣,课堂气氛特别活跃;李满英老师长于开启学生思维想象之门,娓娓道来,颇引人入胜;曾艳老师能把握文章的难易度,适合一般程度的学生接受;成少华老师激情澎湃,知识面比较宽广,说古道今,声情并茂……他们的演示是成功的。


金无足赤。反刍之余,却以为四节课仍有细疵微瑕。以下意见,仅供参考。


其一,“双向互动”没有真正形成。有的老师基本上是一讲到底,学生成了被动接受的听众;有的老师还停留在“对不对”、“是不是”的判断上提问,学生可以不假思索地作答。换句话说,学生自主探究的学习氛围没有形成。如果执教者能指导学生认真咀嚼“怪特”一词的丰富内涵,仔细品味“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的复杂情感,将阅读《愚溪诗序》提升至审美悟理的层面与学生共同探讨,则教学效果将大不相同。但是,老师们没能在这方面多作考虑。


其二,“读”得不够。除《江雪》外,其余三节课很少听到学生们诵读之声。须知:无论是朗读、背读、速读、跳读、品读、研读,都离不开“读”,而对于初高中学生,更应抓紧反复朗读这一环节,以使之能顺利地明旨悟理,披文入情。


其三,作为一节完整的课,应该布置适当的思考题或写作训练,并应考虑其坡度、效度、信度等诸多因素。这个环节也被有些老师忽视了。


其四,有些老师,迁移拓展部分的选诗欠斟酌。


柳宗元诗文教学观摩活动已划上句号,其影响是深远的。老师们都期盼着来年能再举办一次“群贤毕至,异彩纷呈”的观摩活动,等待着一个巨大感叹号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