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曲辞含蓄 意象深微

曲辞含蓄 意象深微


——《九疑山》赏读



 


九疑山


明·郭崇嗣


踏断松根上九疑,半空云气冷侵肌。


群峰滴翠藏仙洞,万木迎风锁舜碑。


湘女尚传斑竹泪,瑶娃多唱大堤词。


六龙一去箫韶寂,落日苍梧叫子规。



郭崇嗣,生卒年月不详。明代安徽合肥人,工诗词。


九疑山,又名苍梧山,位于湖南宁远县城南30公里处。《水经注·湘水》云:“蟠基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举,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疑山。”此处风光殊异,山色空濛;传说神话,凄美动人。荟山光水色人文景观之萃,集文人雅士诗文曲赋之精。古往今来,咏赞九疑之诗词歌赋,不乏累累。《楚辞》曰:“九疑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高士大儒因接踵而至;东汉文学家蔡邕《九疑山铭》云:“岩岩九疑,峻极于天……时风嘉雨,漫润下民……登此崔嵬,托灵神仙。”迁客骚人遂慕名而来。李太白、刘禹锡、苏东坡等大家均有吟咏佳作,1961年,毛泽东主席《答友人》“九疑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更是使九疑山走向世界!


    明代郭崇嗣也不简单。这首七律,用典精当,情景偕同,曲辞含蓄,意象深微:九疑山九峰耸立,舜源峰出类拔萃;三峰石三石突兀,大舜碑鹤立鸡群!娥皇女英恸哭虞舜帝,瑶族姑娘高歌大堤词。日神乘车,驾以六龙,箫韶遂传之华夏;子规啼血,通宵达旦,游子亦辗转共鸣。


曰藏仙洞,曰锁舜碑,俱空灵神妙;曰斑竹泪,曰大堤词,则蕴情其中。描摹已示伤悼,抒怀更藏玄机。而以“六龙一去箫韶寂,落日苍梧叫子规”作结,不但有曲终奏雅之效,而且予读者以想象驰骋的空间:夫帝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山未归娥皇女英寻觅至此,继泪以血,悲痛欲绝夕阳西下之际,但闻啼血杜鹃凄美之声,抚今追昔,“黍离之悲”不期而至矣!

【原创】明代诗词(永州篇)选读(十)

九疑山


郭崇嗣


 


踏断松根上九疑, 半空云气冷侵肌。


群峰滴翠藏仙洞[1],万木迎风锁舜碑[2]


湘女尚传斑竹泪[3],瑶娃多唱大堤词[4]


六龙一去箫韶寂[5],落日苍梧叫子规[6]


 


[注释]


[1]群峰:九疑山九峰耸立,舜源峰居其中,娥皇、女英、石城、石楼、桂林、杷林、朱明、箫韵八峰,如众星拱月,争相簇拥,护卫着舜源峰。仙洞:指舜源峰下的无为洞、碧虚洞等诸洞。


[2]舜碑:九疑山区主峰曰三峰石,其中一巨石巍然直插天际,高数十米,且裂分为三,故称。其腰部又有一天然竖石,高十余米,如巨碑。史家考证,此乃舜碑。


[3]斑竹:相传娥皇,女英恸哭帝舜,泪水洒在竹子上,竟使青竹上有天然的紫褐色斑点,故称斑竹,其竹又名湘妃竹。


[4]瑶娃:宁远九疑山瑶族姑娘。 大堤词:又叫“大堤曲”,古乐府名。


[5]六龙:指太阳,传说日神乘车,驾以六龙,故称。箫韶:相传为舜之乐名,也作“韶箾(xiāo肖)”。


[6]子规:即杜鹃,亦称杜宇、布谷。此鸟初夏之际常昼夜啼叫不停,叫声凄厉,能动游子思归之情,所以又称催归思归。传说它啼叫时嘴里会流出血来,所以古代诗人常用“啼血”形容它啼声的悲切。


 


 


[解读]


郭崇嗣,生卒年月不详。明代安徽合肥人,工诗词。


九疑山,又名苍梧山,位于湖南宁远县城南30公里处。《水经注·湘水》云:“蟠基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举,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疑山。”此处风光殊异,山色空濛传说神话,凄美动人。荟山光水色与人文景观之萃,令古今文人雅士趋之若鹜,赞美有加。《楚辞》就有“九疑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之描述,东汉文学家蔡邕曾为之作《九疑山铭》以抒怀,李太白、刘禹锡、苏东坡等大家均有吟咏佳作;1961年,毛泽东主席一首《答友人》(“九疑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传诵大江南北,九疑山因之蜚声中外。


郭崇嗣这首《九疑山》亦有特色:用典精当,情景兼顾,语词雅致,意象深微:曰藏仙洞,曰锁舜碑,俱空灵神妙;曰斑竹泪,曰大堤词,则蕴情其中。描摹中已示伤悼,叙述中更现奇观。而以“六龙一去箫韶寂,落日苍梧叫子规”作结,不但有曲终奏雅之效,而且给读者以想象驰骋的空间:帝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山未归,娥皇女英寻觅至此,继泪以血,悲痛欲绝;夕阳西下之际,但闻杜鹃啼血之声,何其凄美,何其悱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