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

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



□湖南 吴同和


 


2011年新课标卷作文试题是最受人关注而又最遭人非议的,尽管不少专家学者为之说好话,认为是“一个亮点”,“一个创新”,甚至认为在语文学习人文化、文学化过甚而工具性弱化的今天,有“矫枉过正”之功。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走进寻常百姓家,问问师生感受,听听社会各界反应,那命题先生恐怕就不那么好受了。


可以这样说,新课标卷作文试题是2011年高考作文试题最次的,其社会效应基本是负面的;虽然它的面世经过若干专家教授辛勤劳动和反复论证,专家们会有自己的说辞。   


众所周知,高考是指挥棒,其挥舞将直接左右此后的教学、教研、教改及备考方略。近年来,实施“新课标”,一切都是新的:理念新,教材新,教法新,命题新……毫无疑问,谈“中国崛起的特点”,自然也新,并且,应该有导向作用。但是,这样的大题——这是1977年冬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甚至是建国以来,与政治时事密切相关的最“大”的作文命题,比苏大学士当年《刑赏忠厚之至论》、《教战守策》大得多——只适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中央级大报写社论,适合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讲话,适合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评论员们解读、宣讲,政策水平稍次的省报可能都未必有胆量开讲;中学生怎么敢写?就是命题者本人,难道敢贸然动笔?


当然,走进考场,再不敢写也得写。但仅凭着“中国作为经济和政治大国崛起的新闻名列首位”的信息,以及“经济发展、国际影响、民生改善、科技水平、城市新进程和开放程度”排在前六名等材料,谈“所思、所想”,无论怎么说总不免有些悬虚。因为考生对我国“经济发展、国际影响、民生改善、科技水平、城市新进程和开放程度”的了解,十分抽象,缺乏具体材料,因而写出来的“所思、所想”,就只能是假大空的套话,是言之无物的空谈:真是为难河南等七省考生了!


当然,再成功的命题,也有若干考生写不好;最糟糕的命题,也有锦绣文章令人叫绝。所以,在河南等七省考生答卷中,同样会有不少满分卷;但这并不能说明新课标命题成功。


1977年冬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有一个有不成文的规定:高考作文命题从来不跟社会热点,不能像政治考卷非选择题、探究题那样命题。但政治也并非高考作文的“雷区”,触摸不得。20085月,汶川大地震,当年的全国卷Ⅰ、陕西卷和北京卷小作,都以此命题,没人认为越规逾矩,相反,社会各界都叫好;考生虽感意外,却十分乐意在高考试卷上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这一年,天津卷《人之常情》、安徽卷《带着感动出发》,也可挂靠汶川大地震的人与事、情与境进行写作。但是,新课标卷此题,则不可与之相提并论。它实际上是一道政治探究题,当学生将自己的见解以及“所思、所想”诉诸文字时,会左右为难:面面俱到吧,只能是蜻蜓点水,不深不透;而欲就某一方面深入阐析吧,又苦于没有实际材料、数据,也没有政策水平,无法提升理论高度。所以,其文章必然十分空泛,语言也会苍白无力。令人担忧的是,阅卷过程中,阅卷老师的独立思考与鉴别能力,直接关系到对考生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判断标尺的客观掌控,从而会给正确量分带来许多困难。从这个层面考量,此命题不但为难了考生,甚至连阅卷老师也十分为难。


从文体方面考虑,谈“中国崛起的特点”,只能写成议论文。记得1977年以来,高考作文基本上是“议论文一统天下”,师生们(包括业内人士、出版商)都热衷于论点论据论证的搜集汇总工作;学生们已习惯于“三段论”的写作模式,高考作文几陷入程式化,甚至多少带点“八股”的沼泽。经过多年的跋涉、探索,1988年以后,全国和各省市试卷终于陆续提出“除诗歌外,文体不限”的要求。实践证明,这个要求是合理的,师生们愿意接受。但是,近年来,有专家又一次提出“高考作文不适宜采用文体不限的样式,不如就专门考查议论文”的主张,并认定:“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有利于“在同一层面上竞争的公平性”,能求得评判时一致性”,“更具备适应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前瞻性 ……殊不知,“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对于高校选拔人才,对于中学生“八仙过海”,绝对是一大障碍。但是,2011年新课标卷却向全国师生发出一个信号,似提醒全国师生:请注意,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这是造就“新八股”的信号,这是倒退,这是对青年学生张扬个性、彰显才智的压抑!而由于指挥棒的这一挥舞,下年度的应考师生、包括高一高二师生,也只能在如何密切关注政治时事,如何写议论文、如何掌握“三段论”的写作要领等方面下苦功夫……


谁能想到,“地球是一个圆,旋转360°以后又回到原处”竟能用在这儿? 


 


2011-06-12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