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说“分号”

浅说“分号”


湖南 吴同和


 


20几年前,讲朱自清先生《欧游杂记·威尼斯》,备课时,发现一个很特别的语法现象:分号在先生文章里,身兼数职,自由活泼地穿行于各种类型的复句之间,充分显示出非凡的语法功能。如:


1.大运河穿过威尼斯,像反写的S;这就是大街。(表解说)


2.轮船象公共汽车,在大街上走;“刚朵拉”……哪儿都去。(表并列)


3.这里没有煤烟,天空干干净净;在温和的日光中,一切都像是透明的。(表补充)


4.……直伸向运河去的是公爷府;这个一半属于小方场,另一半便属于运河了。(表总分)


5.公爷府里有好些名人的壁画和屋顶画,丁陶来陀(TinDtoretto,十六世纪)的大画《乐园》最著名;但更重要的是它建筑的价值。(表转折)


学习揣摩之后,兴奋不已;分号竟有如此多的用途,之前我们一再告诉学生,分号只能用在表并列的分句之间。


于是翻阅相关资料,终于得知:作为一个较长停顿的标点符号,早在20世纪30年代(甚至更早),已被用于表示复句任何一种关系的停顿。鲁迅、郭沫若、刘半农、叶圣陶、郁达夫等人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示范!再查阅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新闻出版署修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国家技术监督局19951213发布,199661施行),关于分号使用的相关规定很是具体:
  4.6.2 复句内部并列分句之间的停顿,用分号。


4.6.3 非并列关系(如转折关系、因果关系等)的多重复句,第一层的前后两部分之间,也用分号。  


4.6.4 分行列举的各项之间,也可以用分号。


看完这些资料,没少惊奇。此后写文章,就喜欢用分号;课堂上,不失时机地宣讲分号的“新功能”,把自己学习、使用的体会告诉学生:许多情况下,用逗号或句号断句,并没有错;可是用上分号,似有强调分句之间关系的作用,从而引起读者的重视和思考,进而体味作者造句的意图。师生们受我的影响,也开始注意分号的表意功能了。


最近,写了篇虞舜文化方面的研究文章,3万多字。后来定稿,改来改去;唯有文中几十处分号,却没有改动。现摘抄几句,也不知用得恰当不恰当:


1、舜帝所推行的“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等五常之教,不仅使尚处于蒙昧状态的华夏先民有了各居其位的家庭秩序;也为刚蝉蜕于母系社会的人群营造了井然有序的生存环境,使之跨进文明门槛。(表递进)


2、古人将尧、舜视为圣王,而且往往是尧舜并称;但事实上,在道德与政治的结合中,尧不能为而舜能为之,尧未能成而舜能成之。(表转折)


3、一是司徒官契,舜令其“敬敷五教”,施行五种家庭伦常教育;二是典乐官夔,舜要求他专用歌诗舞蹈形式教育青少年。(表并列)


4、统治者以“圣”作为追求目标和行为规范,但其楷模屈指可数;古往今来,只有极个别的“人上人”如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者,有崇高的德行,能克己复礼,博施济众,安邦兴国。(表解说)


5、但“大同”只是中国古代先哲对理想社会的一种描绘,相当于西方的“乌托邦”;大同思想,也就是中国的乌托邦思想。(表补充)


6、运用图腾解释神话、古典记载及民俗民风,往往可获得举一反三之功;因此,图腾崇拜,与其说是对动植物的崇拜,还不如说是对祖先的崇拜。(表因果)


7、舜在艰难和提心吊胆的日子中逐渐长大,为避后母与父加害而流离至雷泽等地;尽管如此,舜仍不忘孝敬父母、爱护弟象及妹首。(表转折)


……


分号是个小精灵,能替代逗号和句号,可比它们要活跃得多!


 


                                         2012-02-14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