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语文教师“定力”何在

语文教师“定力”何在


——读《我在台湾学教语文》有感


湖南 吴同和


 


通州小丁《我在台湾学教语文》是一篇很好的文章。


台湾同仁演示的两节课,予内地语老师以深沉的思考,让我们够惭愧的:施燕萍老师执教的《夏夜》,课堂活跃、愉快、甚至“有些乱”,但效果多么好!张辉诚老师讲“孟子思想核心”,竟然是“一讲到底了”,效果又是多么好!
   
我于是痛感我们语文教学的 “矫枉过正”和“一风吹”了,怎么理解“学生主体”“教师主导”的实质,怎么“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海峡对岸的同仁给我们上了一课!


愚以为,内地语文界很有必要开展一场“我们应该怎样教语文”的大讨论。


曾经说过,在中学诸多学科之中,教法变化频率最高,改革最大,争论最多的莫过于语文课堂教学。一节课结束,批评家蜂起,成败得失,众说纷纭;执教者常常会目瞪口呆,不知所以。


怎么评估语文课?教师特别能讲,学生聚精会神,沉浸其中,甚而三月不知肉味;课堂气氛特别活跃,学生处在极度亢奋之中;教学手段特别现代化,令学生大开眼界,印象深刻……都是好课,都值得推崇。但是,玩惯了刀的,不一定非得学耍棍。事实证明:有时候,一讲到底说不定比“群言堂”更有实效,更受学生欢迎;有时候,一张嘴、一块黑板、一支粉笔,幻灯、电影、多媒体也相形见绌;新教法固然活力四射,传统教法亦有它生存的理由……


其实,师生互动,多媒体教学等技法,也应视情况而定。偶尔为之,未尝不可;勉强效法,恐有学步邯郸之虞。这就需要语老师有足够的定力,“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相信一条:只要能捉老鼠,就是好猫。


但是,我们却少了定力。当“学生是主体”之说被强调又强调时,上行下效,课堂的假热闹便特别受追捧,老师多讲几句,立刻会招致讥讽;当多媒体作为一种现代化教学手段走进课堂时,几乎所有的公开课、竞赛课、示范课,哪怕是校级、区级,都一例用上,否则,不是好课;当“导读”“悟读”“速读”“跳读”等五花八门的读法竞相登场时,老师们乱了方寸,“迷不知其所如”……


由此看来,即使得了灵吉菩萨的定风丸,也抵不住罗刹女的芭蕉扇啊!


尽管如此,我还是顽固地坚持:高中以上的语文课,教师应该多讲,应该像台湾张辉诚老师讲“孟子思想核心”那样“一讲到底” 。须知:作为“主体”的学生,同时也是“受体”,他们将在教师的讲解演绎中获得“明智”、“聪慧”、“精密”、“深刻”、“高尚”等多重养分,然后咀嚼、消化,从而化“受体”而为“主体”。如要互动,每期可适当安排几次专题讨论课,开几场辩论会;而那“你问我答”式的假热闹绝对是不足取的。


拙文《也谈语文教学的“误区”》有一段话:


……(有人以为)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即使再艰深,也不用诠释分析,应该让读者们去啃,去嚼,去消化。大学教师就更不应该“喋喋不休”地“越俎代庖”,一切都由学生们自己来融会贯通,否则便大有“忘记了自己是‘二传手’”,而企图当“主攻”之嫌……但事实并不如此,对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诠释讲解数量之多,已大大超过原著若干若干倍,读者们视之为登山拐杖。大学教师们仍然“喋喋不休”地讲解,甚至一首五言绝句,也要花费2节课时间,但早该与作品“神交”的大学生们却偏偏爱听,甚至上瘾……


再回顾丁卫军老师所亲历的台湾同仁的两节课:


课堂有些乱,孩子们或坐,或站,或在黑板前的台阶上,或就地而坐,或在自己的位置上……渐渐的,孩子们不再嬉笑,不再嬉闹;渐渐的,孩子们沉入诗里去了;渐渐的,本来有些杂乱的课堂荡漾起浓浓的诗意。


——施燕萍老师《夏夜》


 


这批高二的学生已经修完了“孔子”,这一学期修“孟子”,是“孟子”的起始课。老师从家父和恩师毓先生对他的影响开始了他的教学……把孩子们带入到面对国学应有的庄重之氛围。然后张老师就一讲到底了。讲孔子的仁过渡到孟子思想的核心,旁征博引,层层推进,丝丝入扣,圆润融通。这些内容对于高二的孩子来说该是比较难的,也许因为有了孔子的基础,在老师引导下,或微笑,或颔首,或默叹。


——张辉诚老师“孟子思想核心”


看来,台湾同仁们能循法以动,遇境而化;能正确理解学生主体”“教师主导的实质,给我们上了一课!


他们有定力,值得我们学习。


 


2011-09-25草成


 


相关链接:“通州小丁”博文:


http://tzdingwj.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923174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