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抒情古朴 摹状传神

抒情古朴 摹状传神


——《潇湘》赏读


 


潇湘


明·曹学佺


看山兴尽马蹄忙,胜有烟霞满客装。


潇水入湘终古碧,零陵生草至今香。


月明不度孤峰雁,菊信迟开十月霜。


叹息愚丘人已逝,空余欸乃歌沧浪。


 


曹学佺(15741647),字能始,侯官(今福建福州)人,明万历进士,官至按察使。因著《野史纪略》被劾削职,唐王称帝闽中,授礼部尚书,清兵入闽,自缢而亡。通经学,著述颇多,其诗朴茂深远,为明末闽中大家。有《石仓诗文集》、《蜀中广记》,辑上古至明代诗歌为《石仓十二代诗选》等传世。


潇水入湘,交汇于风景卓异的蘋岛,浩浩荡荡北去;迁客探胜,观瞻乎山光水色之美景,令人很有些乐不思蜀:终古澄碧的江水,四季常青的香草,月夜中稍事停歇的鸿雁,十月里花信方至的秋菊,组成一幅和谐恬美的水墨丹青。只可惜,愚丘尚存,柳公已殁,于是平添了些许惆怅,叠加了几多感伤。夜幕降临,思绪万端。白天渔夫们“欸乃”之吼声仍在耳畔回荡,屈原《渔父》“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古曲隐隐可闻。梦乎,幻耶?吾等凡夫俗子,可效先贤“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而入化境乎?


短短56字,内蕴甚丰:有山水之描摹,有远近之配搭,有声色之渲染,有动静之结合,有虚实之互补,有古今之伤情。喜怒哀乐,集于一诗;抒情古朴,摹状传神。令人玩赏不已。

【原创】明代诗词(永州篇)选读(七)

 


 


曹学佺


 


看山兴尽马蹄忙,胜有烟霞满客装[1]


潇水入湘终古碧,零陵生草至今香。


月明不度孤峰雁,菊信[2]迟开十月霜。


叹息愚丘人已逝,空余欸乃歌沧浪[3]


 


[注释]


[1]客装:外地人,指迁客骚人。


[2]菊信:菊花之花期。


[3]沧浪:屈原《渔父》:“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寓“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之意。此处有赞颂、悼念柳子之意。


 


[解读]


曹学佺(15741647),字能始,侯官(今福建福州)人,明万历进士,官至按察使。因著《野史纪略》被劾削职,唐王称帝闽中,授礼部尚书,清兵入闽,自缢于山中。通经学,著述颇多,其诗朴茂深远,为明末闽中大家。有《石仓诗文集》、《蜀中广记》,又选辑上古至明代诗歌为《石仓十二代诗选》。


潇水入湘,汇于风景卓异的蘋岛,浩浩荡荡而北去;迁客探胜,止乎山光水色之美景,令人很有些乐不思蜀:终古碧绿的江水,四季常青的香草,月夜中稍作停歇的鸿雁,十月里花期延误的秋菊,组成一幅和谐恬美的水墨丹青。只可惜,愚丘尚存,柳公已殁,于是多了一份感伤。白天听到的渔夫们“欸乃”之声犹在耳畔回荡,梦乎?幻耶?


短短56字,内蕴甚丰:有山水之描摹,有远近之配搭,有声色之渲染,有动静之结合,有虚实之互补,有古今之伤悼,喜怒哀乐,竟集于一诗。写景则古朴雅致,抒情则点到即止,令人玩赏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