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状物·抒情·明理

状物·抒情·明理


——评《残荷之美》


湖南 吴同和


 


法国伟大的雕塑艺术家罗丹有一句名言:“生活中不是没有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能发现生活之美的“眼睛”,因为稀少,所以令人钦佩。毕丽娜同学的眼睛正在努力“发现美”,看到“残荷之美”。


古往今来,赞颂荷莲花事的诗文,不乏累累;可是,残荷是一幅怎样的图画呢?苏东坡七绝《冬景》,曾以“荷尽已无擎雨盖”状残荷之象:放眼池塘,绝无华盖覆水,更不见红荷卓立;弥望的是枯茎垂首,败叶杂陈。这“荷尽菊残”之景,多少有些让人惋叹唏嘘。若没有后面两句:“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相信读者会产生审美疲劳,甚至产生审美困惑。


看来,要说出残荷之美,可得要费一番心思。


毕丽娜同学是有心人。她以独特的审美视角,对残荷进行全方位观察、感知,不但发见了视觉上的美,而且体悟到内蕴的美。


文章开篇,广引古今诗文名句,形神兼备,将荷莲的超然飘逸、幽雅高卓及色香味形……渲染得淋漓尽致,读之如临其境,悦目赏心。第二段,笔锋一转,描深秋时节之残荷“春夏时娇嫩美好的容颜,全不见了踪影”,惟见“横七八竖的残叶苦茎……像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反差如此之大,令人不忍卒睹。可是,作者眼力不凡,她看到的残叶苦茎竟然是刚结束一场战斗倒下的英勇战士它们用自己的枯茎同风霜雪雨顽强地抗争着即使被拦腰折断,剩下的半截,仍昂然挺立”向人们宣示了残荷的悲壮之美,崇高之美。面对这群“英勇战士”,你能不肃然起敬吗?


为了进一步阐析这一独特的美,作者联系元代作家刘秉忠《南吕·干荷叶》,将眼前荷叶的衰微与大作家的感叹结合起来,极力赞颂其“静静等待轮回”,“迎接新生”的淡定与坦然:“它们抛却美丽无怨无悔地脱下彩衣……尽管如此,它们还在护卫着自己下那另一部分生命,坦然迎接新生!”


至此,文章完全可以结束。可是,作者意犹未尽,补上一段,成功地将形象感知上升至抽象感悟层面。由荷莲平凡一生,提出“生命不需要什么注脚”的观点,进而归纳“草活一生,等待花开;人经一世,等待成就”的朴素道理,最后点明:残荷就能“为了这份等待,即使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一段话,集状物、抒情、明理于一体,使主题得以升华;文章用反问句结尾,更是发人深思。


从写作角度检视:无论是叙事、写景还是状物,客观描摹而外,若能寓理、明理,增加理趣,效果可能更好。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但景美,情美,文美,理也美。苏东坡“春江水暖鸭先知”,叶绍翁“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刘禹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等,将景情理融为一体,蕴朴素哲理于情景表述之中,不但有景趣、情趣,还有理趣,令人叹为观止!


毕丽娜《残荷之美》当然不可以与大家巨擘作品相提并论,但初二学生,能尝试着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技法,将景情理融为一体和读者分享她“发现美”的愉悦,的确难能可贵。


 


 


【佳作展示】


 


残荷之美


安徽六安市九中初二 毕丽娜  


 


在我的印象中,莲荷那亭亭玉立的绿茎,阔如华盖的荷叶,临风摇曵的红荷,组合在一起,宛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它守一份纯洁,追求一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而不妖”的超然。既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色也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风情,还有高雅别致的的意趣。你瞧:“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恍惚间,似进入“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的南国水乡,愉悦非常!


可是秋天的荷塘,横七八竖的残叶苦茎,像是刚结束一场战斗倒下的英勇战士。秋风拂过,荷塘淤泥上的残荷,像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瘦削得经脉只剩下枯黄干燥的皮。春夏时娇嫩美好的容颜,全不见了踪影深秋以后,变得刚强坚毅起来,用自己的枯茎同风霜雪雨顽强地抗争着即使被拦腰折断,剩下的半截,仍昂然挺立
    忽而联想到元代作家刘秉忠《南吕·干荷叶》的句:“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了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天一场雪。寂寞在秋江上。”这首小令,是一幅深秋败荷图,抒发了诗人感叹世道的沧桑和老境的凄楚。不知道深秋这些“英勇的战士”还能站立多久,但我相信,秋风萧瑟过后,它们抛却美丽无怨无悔地脱下彩衣,任自己曾经美丽的身体消殒在淤泥之中,静静等待轮回;尽管如此,它们还在护卫着自己下那另一部分生命,坦然迎接新生


采莲人翻开淤泥挖出大段大段藕结,残荷便完全没在泥土里。此刻,人们也许早已不记得它们曾经的容颜也无介意城市一隅的池塘里还有一片残荷与霜雪抗争但是,我想生命不需要什么注脚草活一生,等待花开;人经一世,等待成就。为了这份等待,即使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荷就是这样。


你不觉得它美吗?


 


                                           指导教师/侯守斌


(评论和佳作发表在语文报·初二版》201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