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喟·感动·感恩

感喟·感动·感恩


——2011年的盘点


湖南 吴同和


 


我喜欢苏东坡《和子由渑池怀旧》,无论给师生讲课,还是到外地卖狗皮膏药,总忘不了用这首诗与大家共勉。光阴似箭,惊回首,又将揖别卯兔。我不是“飞鸿”,飞不高,也走不远,燕雀般回旋栖息而已。回视“雪泥”,那深浅不一的“指爪”,模模糊糊,似提醒我回忆那“往日崎岖”;瞻望前途,明知“路长人困”,“蹇驴”却欲嘶鸣!


岁月如歌。“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我们手拉手想说的太多。”


梁启超《少年中国说》有句名言:“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年岁大了,“思既往”就成了习惯,而每思一次,就多一次感喟,多一次感动,感恩之情遂油然而生。


记得去年4月, 1961年高中毕业的老同学们,竟然发了少年狂,青年人似的,一行十几人,相约乘车去农村一对同窗家做客。这些爷爷奶奶们,年龄最大72岁,最小也有68岁;官职最大副军级,新疆某建设兵团高官,最小草民级,我便是。然聚在一起,无长无少,无贵无贱,全都回到了当年,全都欣喜若狂,差点儿得意忘形。乡下这对夫妇已经很老了,儿女四人全是大学毕业生,分别在上海、无锡、长沙等地工作,二老不愿享清福,仍然战天斗地,瓜果遍地,鸡鸭成群,一年四季,除水产鱼虾外,家里什么都有,日子过得很滋润。这次聚会,置身青山绿水,体味厚谊深情,实在感叹不已。


2011年,恰逢我们高中毕业50周年,又遇上1941年出生同学的70华诞。一位老学友突发奇想,倡议搞一场集体祝寿,信息发布,大家赞成。于是,30多位男女同学又得以欢聚一堂。64日上午13位生日有前有后须髯皆白的老寿星喜滋滋的身披彩带,拍照合影,接受祝福,且相互留言。我是寿星之一,和大家一样,午餐虽没喝酒,但不饮自醉:醉于心,醉于情,醉于青春的眷顾,醉于夕阳的观瞻……


我的生日在农历九月。此前,亲友们都主张热闹一番,学生们更是积极,早几个月便策划活动内容,外地、甚至远在纽约的学生也要专程赶回来为我祝寿。如真要操办,可能有好几十桌。我不敢惊动大家,婉言谢绝了,但心中充满了感动,充满了幸福!


当然,感动和幸福不止于此。走进“中华语文网”,已经是第三年了,在这个温馨和美的大家庭里,结识了许多朋友。我是读者,读过师友们太多太多教学教研教改的好文章,得到了太多太多的养分和启迪;有的文章,读好几次,仍未参详好;有的文章,写了读后感,可常常不得要领。今年先后收到张玉新、董一菲、任玲、丁卫军等名师馈赠的新作,收到才华横溢的青年教师王春的墨宝,收到本土教授、作家和青年文学爱好者20几本专著……可一想到没能及时写出阅读感言,心中就十分愧疚。


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也是作者。这一年,扔出20几篇小文。令我感动的是,每发一篇,尽管质量不高,师友们却不嫌其浅陋,拨冗惠顾;非但如此,还留下太多的鼓励和鞭策。古人说得好:“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我虽然也经常恭读师友们的佳作,对新朋友的文章尤为关注;但往往是,读得多,回复少,以至于负“债”累累,雪球似的,越滚越大。有位老师宽慰我:“您是长辈,不要为没写回复而自责。” 我却一直为自己的不恭而耿耿于怀。


记得在虎年盘点秉烛辨路 蹒跚前行中算过几笔“进账”,相形之下,兔年“收入”,似乎还略多一些。承各位编辑老师抬爱,今年发表在各类报刊的陋作计23篇,长文达8000余字,短文也有1000来字。分别见诸《语文教学通讯》、《语文报》、《考试》、《中学生阅读》、《当代教育论坛》、《柳宗元研究》、《中国文学》等报刊,其中语文报社系列11篇。这些文章,大致有三类:高考作文命题研究及新题设计、诗词鉴赏、地方文化研究等。有件事颇有戏剧性:《寻根溯源论虞舜》草成于20115月中旬,是为湖南省舜文化基地首席专家陈仲庚教授力作《寻根文学与舜文化根源性地位》、《舜文化传统与和谐境界》所写的书评。虞舜文化研讨会后,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理,将其电邮给《语文教学通讯·学术刊》,不几日,便得到回复:文章可刊,但需交版面费若干。我回答:交版面费,那就算了。其实,差不多是同时,此文已由省舜文化基地发送至《运城学院学报》(不要版面费),文章很快被编入。没想到,“学术刊”竟然也不要版面费而捷足先登,6期刊出了,并将信息发至“中国知网”。运城那边得知,十分遗憾,只好将已排好版的文章撤下……


检视已发表和未发表的文章,多少有一点自得;但凝神披阅,却羞惭不已。曾在拙著《自序》中说过:“余之为文,常顾此失彼,见兔忘犬,喜骛言语之谐和规整,多失立意之深刻鼎新,切中肯綮者鲜少,隔靴搔痒者甚多。囿于德才识能之有限,切磋磨砺之不足,积重难返,似成痼疾矣。”几乎所有文章,都难以经受时空检验,“痼疾”啊“痼疾”,可真要命!


兔年里,还有几件事情:担任“名师网·首届全国中小学生阅读大赛”专家评委被“博士教育网”推为首页人物,先后为湖南金海中学暑期夏令营师生和永州一中文学社师生讲“柳子文化”,鉴定永州市初中语文青年教师教研成果,收了几位“徒弟”(青年老师客气,自称弟子,其实,好多地方,我大大不如他们),被香港环球出版社《中国文学》杂志社聘为编审……


苏大学士怀想周公瑾(17521033岁“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丰功伟绩,发“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之叹;而今我年逾古稀,“白头倾盖新耶旧,索解经时谢未能”啊!回首往事,惟有感喟、感动、感恩可言。


挥别卯兔,喜迎辰龙,将有一番新景象;而我,则又将有新的感喟、感动和感恩。


 


                                                                                         2011-12-29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