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瞻前顾后 说短道长

瞻前顾后 说短道长


——2009年高考作文试题浅谈


湖南/吴同和


 


现在科学发达,信息交流快捷,语文高考刚结束,全国20套(实际为18套,陕西卷与全国Ⅰ卷相同,宁夏卷与海南卷相同)作文试题便陆续出现在各大网站的网页上;尽管信息未必准确详尽,网民们却并不计较。紧接着,品头评足的文章连篇累牍,令人目不暇给。品评者有资深专家、高校教授、特级教师,也有学生家长、业外人士、无名小卒,有仁者、智者,也有陋者、愚者……众说纷纭,有贬有褒。按人们固有的思维模式,通常是褒大于贬。这一评述流程,师生们司空见惯,耳熟能详:先是肯定,赞扬,推崇,仿佛好得不能再好,从而很策略地否定或部分否定前一年的试题;渐渐地便可以看到听到一些批评、指责、建议;7月过后,师生们重新研究18套试题,开始了漫长的分析、综合、模拟之旅,直到第二年高考前夕。这周而复始的“三部曲”已成套路,很有点像每年都得办的“春晚”。所不同者,晚会好不好,无碍国计民生,观众说几句淡话之后,便忘得干干净净。高考却是“指挥棒”——无论师生家长,无论城乡官民,甚至与高考毫不相干的人群,都一律聚焦定格于斯——它上下左右、亦虚亦实的挥舞,维系着全国数以千万计师生的“命运”,尽管有时也可能失控,但师生们却必须老老实实地“一切行动听指挥”,它指向哪里,便奔向哪里。结合语文教学现状,研读今年作文试题,浏览若干品评文字,瞻望历届命题得失,不禁陷入沉思:对于万众瞩目的2009年作文试题,究竟应该怎样评价呢?


今年全国Ⅰ卷,要求考生根据所给材料,“选准角度,明确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材料是一则寓言,寓意明朗而不晦涩,角度多向而易切入,加之有“自选文体”一项,考生更可以在文体的选择和语言体式的选用等方面扬长避短。公允地说,这是一道好题。但是,纵观近几年来的全国卷,我们发现,命制者似乎特别钟情于寓言童话,尤其是动物寓言,却不免有些迷惘。早在1995年,就有“根据寓言诗《鸟的评说》,任选诗中两种鸟,1、以《XXXX的对话》为题写一个对话片断;2.根据《鸟的评说》,自拟题目,写一篇议论文”的命题;2006年,命题老师选用了一则乌鸦学老鹰抓羊的童话故事,要求考生全面理解材料,立足材料的整体含意或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 全国Ⅰ卷)。2008年,全国卷II又选用了一个小学课本中的寓言故事(这个故事的原作者是美国的伯罗蒙塞尔,人教版小学四年级《语文》(2004)选为课文,取名《自然之道》)。其中心是人们对小海龟的帮助看似善举,实则违背了自然之道,给海龟带来的反而是莫大的伤害。要求考生“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2006年到2009年,短短4个年头,竟有3篇寓言童话出现在高考作文试卷上。是不是过频?难道除寓言童话外,就找不到其它材料入题?高考的历史和经验(也可以说教训)告诉我们:各种题型,包括命题方式,偶一为之,会令人耳目一新;如果沿袭下来,那就没有多大意义。借用2009年上海卷材料中的一句话:如郑板桥的字,这种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想当初,1995年高考,《鸟的评说》一经公示,立刻引起全国广大师生的普遍关注和极大兴趣,亦步亦趋者踵趾相接,一时间,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2006年,“乌鸦学老鹰抓羊的寓言故事”面世,专教授虽然照例赞不绝口,但师生们却表情漠然。而对于2008全国卷II的作文试题,好像连专家教授们也失掉了兴趣。今年又是寓言故事,而且写作要求和2008全国卷II一般无二,这就让师生多少有些反胃。照此推测,寓言童话,尤其是动物寓言,还会出现在以后的全国卷上,甚至会成为全国卷的材料首选?这恐怕不正常吧!


今年全国II卷,考的是新材料作文。令人惊奇的是,选用的三则材料性质相同,长达1100余字。为什么不可以将三则材料压缩在500字以内,而给考生更多时间审题立意,布局谋篇呢?命制者也许会说,国家教育部颁布的新课程标准规定,高中生阅读速度每分钟600字,读千把字的文章,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但这个速度是针对一般读物,试题材料可不是一般读物。考生不能“但观大略”,而必须细读精读,“不放一字过”,必须咀嚼消化,甚至字斟句酌,才能较准确地“自选角度,自行立意”,以把握该材料所要表达的“机遇与创新(创造)的辩证”、“观察和思考是创新的基础” 、“善于观察与善于思考的意义”等意蕴。因此,三则材料,读一遍,至少3分钟,两遍呢,三遍呢?曾记得, 1979年全国卷要求考生将何为先生的2100余字的小说《第二次考试》改写成《陈伊林的故事》,原作是文艺作品,作文形式是改写,考生阅读起来,比较轻松。尽管如此,由于题面文字量稍大,尚有人质疑。30年过去了,我们再也没有看到多于500字的作文试题。想不到,今年全国II卷的材料竟超过1000字!其实,文字是可以压缩的,再者,由于材料性质相同,两则便足够了,甚至一则也行。如果命制者以为一两则材料不足以穷尽其意的话,则相同例证又何其多!是否因此列举五六则,七八则甚至十几则?但这还像高考作文试题吗?


实践证明:作文试题文字量必须控制,广而言之,全卷文字量都要有所控制。 1985年高考,全卷长达6200多字。其中现代文阅读材料是一篇介绍《汉书》与《史记》两书体例、地位、渊源及文体等各有所胜的文章,2500余字。这两个文字长度都可居历届之最,连专家也觉得“太为难学生”,当年现代文阅读测试基本形式是客观题,共11题,22分。由于材料过长,好多考生顾头不顾尾,得分率很低。资料显示,这一年高考语文平均成绩之低,空前绝后。这个教训,不该忘记。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是“扬州八怪”郑板桥题书斋之联,本指作画。他主张以最简练的笔墨表现最丰富的内容,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要“自出手眼,自树脊骨”,不可赶浪头、趋风气,必须自辟新路,创造与众不同的新格调。这很值得高考作文命题老师深思并借鉴。


2009年湖南卷《踮起脚尖》颇有些特色:踮起脚尖,可以看人生百态,可以跳芭蕾红楼,可以尽目力所见,可以穷心力所思……予考生以广袤的想象空间和多维的理性思考。但是,“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这个道理妇孺皆知。为什么要“踮起脚尖”,对于一个高中生(包括所有人)来说,无论是形象感知还是抽象思维,却不免有些虚悬。敢问命题老师,你有几次“踮起脚尖”的欲念和亲历?为何非要“跂而望矣”,而不思“更上一层楼”呢?诚然,倘能由此及彼,“虚”而实之,借“虚”以构制全文,倚“虚”而升华主题者,可望夺取高分;但能这样写作的考生,毕竟凤毛麟角。无怪乎今年湖南作文满分卷得主仅30几人而湖北卷《站在________的门口》的满分卷却有430多篇。命题优劣,泾渭分明。相形之下,湖北是为高考,湖南却很像是选秀。质言之,《踮起脚尖》有如2007年《诗意地生活》,没有考虑面向全体学生,难以调动大多数考生的真情实感。遭到非议,理固宜然。


与湖南卷相反,2009重庆卷却又失之浅易。《我与故事》是一道有简要提示语的命题作文,言简意明,确实没有在审题上为难学生,可怎么看,都像是一道初中作文练习题。 其他试题,有的给人似曾相识之感,如山东卷“见证”,海南、宁夏卷“诚信善良”,有的言辞太专业,给学生审题带来障碍,如江西卷之“兽首拍卖”,有的又太平太直,缺乏新意,如四川卷《熟悉》等等。


……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一道试题面世,不知经过多少专家教授辛勤劳动和反复论证,岂是一两句话就能否定的?谁都知道,再成功的命题,也有若干考生写不好;最糟糕的命题,也有锦绣文章令人叫绝。何况,2009年全国高考作文命题,“鱼翅”类毕竟是多数。如北京卷《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江苏卷《品味时尚》,上海的材料作文、广东的话题作文、闽鄂的半命题作文等等。至于这些试题可否纳入“经典试题”之列,则须接受时空检验,尚有待于专家论证。


回首已逝的时日,检讨曾经的探寻,师生们特别欣慰。自恢复高考制度以来,作文命题理念与时俱进,内容涉及百科,题型变而又变,在近200套高考作文试题中,曾出现了若干为专家学者和中学师生交口称誉的经典之作。它们永远地留在师生们记忆之中,且予高考作文命题老师以有益的启示和多层面的借鉴。


1981年全国卷引用了《韩非子·说林上》“毁树容易种树难”一段文字,要求考生写一篇“观点正确,中心思想明确,紧扣原文发表感想,联系实际具体、恰当”的读后感。该试题文字简单明快,蕴理丰富深刻,师生一致叫好。“指挥棒”的这一挥舞,至今仍指导着师生们的写作实践,同时也深深地影响了此后的作文命题。如1982年全国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1991年全国卷《近墨者黑》、《近墨者未必黑》,2004年全国卷四的话题作文“看到自己与看到别人”,2005年山东卷话题作文“双赢的智慧”、2006年江苏卷《人与路》等等,都是同一类别的经典好题。


1996年全国卷《我更喜欢漫画〈   〉》是高考作文命题理念的一次重大突破,一次提升,也是一次示范。这道题的命制,提醒师生,高考作文写作不仅需要逻辑思维,同样需要形象思维,优秀的文章需要二者的完美结合。而1999年全国卷《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则更进一步彰显这种理念,予全国广大师生以深刻的启迪,并且左右着此后的命题方向。


2004年起,命题权限下放,部分省市开始自主命题(此前,上海、广东已独立命题多年),一批优秀试题崭然鹤立。


2006年,上海卷《我想握住你的手》非常经典。


首先,对于考生,审题难度不大,人人有话可写,有材料可引。只须略加思考,便不难发现,时空可穿越,想象任驰骋,无论记叙文、议论文、散文、随笔、日记、书信……都可以选用,并能出奇制胜。


第二,题目中“我”“你”主客两体,极具亲和力,便于考生“面对面”地抒发真情实感。 “你”“我”可以是朋友、对手、仇敌,心仪者、忘年交,具体可感者、抽象难状者……有数不尽的话题,讲不尽的故事,道不尽的微妙关系。不论“客体”(你)为谁,“主体”(我)总是想“握住你的手”,表示事实上也许永远“握不住”,也许有一天会“握住”,也许已经“握住”……是孜孜不倦的追寻不止,“百里行九十”后而趑趄不前,抑或因失之交臂沉思默想,而后渐悟禅机呢?故尔考生作文将千姿百态,异彩纷呈。


第三,有利于激荡考生心灵,有利于检测考生的知识储存和人生感悟层级。比如说,对“距离产生美”这一命题,优秀文章就能折射考生高尚的审美情趣和美好的道德情怀。


2007年浙江卷《行走在消逝中》,同样经典。可以这样理解:任何一个人,“行走”在“消逝”中,感情都是复杂矛盾的:或怅惘失落颓丧,或惬意振奋旷达,或兼而有之。故以之为文,题材广泛而亲切:宏观微观、大事小事、宇宙万物、个人经历、成功失败、经验教训、感悟偶得……均可入题。而较深层次的理解是,将“行走”与“消逝”当作一对矛盾,阐述“行走”与“消逝”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人类进步的必然,进而阐析对待“行走”与 “消逝”所应抱有的态度,则文章在明理的层面上将有所提升……由此可知,完成文章并非难事,而只有少数立意高卓、涉猎广博而又精于布局谋篇的考生才能挥洒自如,写出锦绣文章。这应该是2007年浙江题的妙处。


以上作文试题,都具备了“必须面向全体学生”、“让所有考生必须有话可说”、“必须结合青少年实际(生活、经历、思考、探索、追求的实际)”、“难易适度”等基本命题原则。除此而外,还有以下几个特点:


1、充分考虑到“改革与稳定”、“共性与个性”、“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等关系的调适。有利于考生张扬个性,有利于高校选拔人才,有利于指导中学作文教学。


2、体现较前卫的作文教学理念,有一定的创新意识,具有时段性导向作用和启发意义。


3、特别注重检测考生文化积淀和知识储存,特别注重考生宣泄情感和阐析哲理等基本元素;尽量顾及人文性、自然性、科学性的有机结合,使考生有充分施展才华的广阔空间。


4、降低了审题难度。题面文字简约,意蕴深刻;不追求奇词丽句,没有模糊晦涩语言。使考生易于见微知著,涉浅悟深。


 


“一舟风雨拨陈迹,千古文章试定评。”高考作文试题的设计何尝不是如此?命题优劣,自有公论;瞻前顾后,见智见仁。作为中学师生,惟期待每年都有经典试题供应试学子展现才华!


 


 








  作者简介 吴同和(1941—),江苏兴化市人,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秀教师,湖南省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常务理事,永州市评论家协会理事,湖南省舜文化学会理事,湖南科技学院客座教授。研究方向:诗词鉴赏,柳宗元研究,高考作文研究,师资培训。曾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论文一百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