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恩大爱 戴德前行

影評


 


感恩大爱 戴德前行


——《妈妈,让我再爱你一次》主题浅析


吴同和


 


电影《已经告诉ta妈妈,让我再爱你一次》,剧情比较简单:小学六年级学生韩飞母亲车祸去世,父亲怕他难以接受,以离婚再娶搪之。韩飞无法接受继母,几经周折,终为其感化,发“已经告诉ta妈妈,让我再爱你一次”之愿心。依剧本结构架设而言,两次车祸的因果,几声“妈妈”的呼喊,一支“今夜月儿弯弯”的吟唱,全篇母爱的光环……纵横交错,跌宕起伏,彰显了“母爱化人”的健康主题;就人物形象塑造而论,继母蝴蝶之至诚大爱,学生韩飞之纯洁无瑕及父亲韩乘风之良善勤劳……真实生动,呼之即出。


母爱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也是最大的母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因之,人世间万千妈妈育儿的事例,常催人泪下;自然界许多母性护犊的传奇,亦令人动容。


沈石溪《斑羚飞渡》描述:一群斑羚被逼至绝境,由于距离太大,意图一跃而至对崖脱险,任何斑羚都做不到;为了赢得种群的生存机会,老斑羚毫不犹豫地先向对崖跃去,以当“桥墩”,为年轻斑羚飞渡垫脚,助其续跃安抵彼崖。虽然,“每一只年轻斑羚的成功飞渡,都意味着有一只老年斑羚摔得粉身碎骨”;虽然,无人辨识老斑羚的雌雄,但它们在危难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肯定与伟大母爱感召有关;实际上,这感动着数以万万计生灵的老斑羚们,其中有许多就是“母亲”!


人们不会忘记: 2008513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二天,北川县废墟中,透过一堆钢筋水泥的间隙,搜救人员看到一位身体早已被压得变了形的母亲。她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酷似古人行跪拜礼。她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但救援队长却在她身下发现一方带黄花的红色小被子,里面包裹着一个约三四个月大的婴儿。因为母亲的庇护,他毫发未损;抱出来的时候,还安静地睡着。随行医生解开小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打开手机,屏幕上是一条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落泪了,手机在人群中默默传递,人们都在低声哭泣……


无须打探这位母亲姓甚名谁,全体中国人都知道:她叫“妈妈”!


现实生活中,妈妈的天职是陪伴孩子前行;但并不是每个母亲都能始终呵护自己的孩子。也许,她安贫若素,穷其一生培育后代,直至生命最后时刻;也许,她先行离开,另一位“妈妈”会继踵接班,不辞万里将孩子送上生活道路的远大前程。而后者,同样体现伟大母爱,同样令前行的孩子感恩。正是因为有了这千千万万“妈妈”的导引、照料、护卫、牺牲——其中自然也包括韩飞的生母和继母——儿女们才得以生存、奋搏、立业,建功。《增广贤文》曰:“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作为儿女,孝敬父母,乃人之本分;大而言之,宇宙自然、人类社会,只有在这母慈子孝的环境里延续发展,才可能子孙绵延,家国和谐。


由此推知:潘晓东、韩风等编导的《已经告诉ta妈妈,让我再爱你一次》之所以成功,且能引起社会各界共鸣;关键一条,就是因为他们瞄准了“母爱”这一永恒母题,敏锐捕捉到令家国和谐的重要因子,并融入若干时代元素。惟其如此,作品投放社会以后,才会产生效应。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结尾的童声独唱,不同凡响。词作者李红雨的歌词写得很出色:以比兴发端,循景写意,借月抒怀,上而下,虚而实,现母爱之真谛,示孩童之心音:“要经过风雨的考验/才会懂那最真的笑脸。”随着吟唱的展开,孩童的质朴情感由赞颂而至于感悟,而至于感恩,进而化为愿景,予观众以多层面的艺术享受和真善美之无尽遐思;


每一颗星星是我一个心愿


每一个心愿都把你心牵


闪烁的星星有万万千千


千千万万的心愿妈妈一生平安


 


每一颗星星是我对你的呼唤


再一次爱你妈妈可听见


点点的星星有万万千千千


千千万万的呼唤 妈妈爱你到永远


这充满童真的吟唱,旋律悠扬,情感深沉。凝神聆听,眼前会飞速旋转影片所演绎的喜怒哀乐,起承转合,心灵将因再一次受到巨大撞击而净化空寂,杂念全消。从突出主题层面考析,这一设计,是孩子“感恩大爱,戴德前行”情感的集中宣示,不但紧扣作品主题,而且是升华主题的点睛之技。


 


 





 

【原创】宽猛相济 恩威并施

舜文化研究


 


宽猛相济 恩威并施


——古代德治法治摭拾


湖南科技学院·舜文化研究基地 吴同和


 


摘 要法治与德治,如鸟之双翼,相辅相成,天然地具有互补性。德治的基本功能在于劝善,法治的基本功能用以惩恶:二者各有优长,也各有缺憾。其有机结合,相得益彰,规范着人们行为,共同贡献于人类文明。


正确的治国安邦之道,应该崇德重法,法举德张,宽猛相济,恩威并施。然而古代儒家法家,却各执一偏;法家尤为极端,他们完全排斥德治。


德治法治之互融共建,为历代帝王孜孜以求。早在上古,跋涉探寻之旅已然肇始。溯圣贤治国历史,寻虞舜安邦履迹,乃知大舜践位以来,尚德而外,亦重法治。故曰:舜首开“德治与法治结合”先河,功不可没;而其成功创立之“国家”体制,予继踵者以无尽教益。


关键词德治法治;儒法诸家;唐尧虞舜;治国安邦


 



“德治”思想,是中国古代儒家政治思想和伦理思想的重要内容,是古今统治者治国安邦的重要理论依据和思想基础;但“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孟子·离娄上》),法治亦不可少。故千百年来,法治与德治,如鸟之双翼,相辅相成,天然地具有互补性。德治的基本功能在于劝善,法治的基本功能用以惩恶:二者各有优长,也各有缺憾。其有机结合,相得益彰,规范着人们行为,共同贡献于人类文明。


马克思《评普鲁土最近的书报检查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指出:“道德的基础是人类精神的自律,而宗教的基础是人类精神的他律。”无论是道德还是宗教,都属于社会意识形态,是某一特定历史时期人类精神、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其基本功能,在于调适人的行为规范,调适人与人、人与社会等谐和相处的关系。因为“道德”和“宗教”是相互关联的,有时甚至是同一的;而来自于主观的自我约束,自我控制,即“自律”,与来自于客观世界的种种规则、种种法则,以及社会规范的约束,即“他律”,也并不是毫无关联的。所以,从个人修养角度考量,自律他律互补,主观才能统一于客观,个体的“人”,才能统一于整体的社会和国家;而从治国平天下角度权衡,自律他律并行,既可用于治国,也有益于社会发展进步。


中国古代治国理念,始而“为政识德”,继而“任法而治”,然后“德主刑辅”,最后过渡到“德礼刑并用”。这个流程,既是中国政治思想发展的特有轨迹,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精神文明的自然传承。


《韩非子·五蠹》曰:“上古之时,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这表明,在以“群”为组织形式生存的上古社会,先民们因“有巢氏”“燧人氏”等“圣人作”,其生存环境大有改善。《韩非子·五蠹》描述:“尧之王天下也,茅茨不翦,采椽不斫;粝粢之食,藿之羹;冬日麑裘,夏日葛衣;虽监门之服养,不亏于此矣!禹之王天下也,身执耒臿以为民先,股无胈,胫不生毛,虽臣虏之劳,不苦于此矣!”黄帝、尧、舜等“圣人”,不但“群”一道战天斗地,共苦同甘;而且身先士卒,吃苦在前,始终坚持以德化民,以仁爱之心对待群里民众,故能得到先民极大的尊敬和爱戴,其所实施的带有政策法令性质的族约群规,自然而然获得广大民众认可。《论语·为政》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范文澜先生认为,商是“尊神文化”,周是“尊礼文化”。历史证明:“尊礼文化”较之“尊神文化”,先进许多。“德主刑辅”思想主张起源于西周(前1046—前771)。西周初年,周公推行了一整套维护君臣宗法和上下等级的典章制度,提出“天命靡常”和“皇天无亲,惟德是辅”观点,以改造夏商时代的“天命观”;与此同时,落实“敬德保民”“明德慎罚”等法令;这“德主刑辅”的主张,大大激发了人们道德意识的觉醒,使社会前进了一大步。


诸子百家典籍对这个时期的圣人作为及其德治效应均有所肯定:


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此谓一言偾事,一人定国。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


——《大学》


君贤者其国治,君不能者其国乱。


——《荀子·议兵》


……故有良法而乱者,有之矣;有君子而乱者,自古及今,未尝闻也!《传》曰:“治生乎君子,乱生乎小人,此之谓也!”


——《荀子·王制》


历山之农者侵畔,舜往耕焉,期年,甽亩正。河滨之渔者争坻,舜往渔焉,期年而让长。东夷之陶者器苦窳,舜往陶焉,期年而器牢。仲尼叹曰:“耕、渔与陶,非舜官也,而舜往为之者,所以救败也。舜其信仁乎!”乃躬藉处苦而民从之。故曰:圣人之德化乎!


——《韩非子·难一》


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


——《史记·五帝本纪》


春秋末期,孔子继承、丰富且发展了周公的德治思想,他秉承儒家信仰,尊德礼而卑刑罚,明确表示“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八佾》)。对于德治,孔子有自己的看法;《论语·为政》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有礼,有耻且格。”而对于“道”,孔孟则归纳为三个基本要点:第一、为政以德。要求君率先垂范,选拔任用贤才来管理国家;统治集团内部成员须修身立德,勤政尽责。第二、爱民惠民。强调为政不可违背人心,要“泛爱众,而亲仁”(《论语·学而》),给民众以实惠和“恒产”(土地),让他们安居乐业;同时要重视对民众的道德教化。第三、德主刑辅。孔丘孟轲都不排斥“政”“刑”,但他们始终坚持“德主刑辅”,更强调“德”“礼”对于教育人,感化人,引导人的重要作用。


关于“德主刑辅”,《荀子·宥坐》有一段文字,解说了孔子“德礼优于政刑,德礼为主、政刑为辅”的治国理念


孔子为鲁司寇,有父子讼者,孔子拘之,三月不别。其父请止,孔子舍之。季孙闻之,不说,曰:“是老也欺予。语予曰:为国家必以孝。今杀一人以戮不孝!又舍之。”冉子以告。孔子慨然叹曰:“呜呼!上失之,下杀之,其可乎?不教其民,而听其狱,杀不辜也。三军大败,不可斩也;狱犴不治,不可刑也,罪不在民故也……”


孔子认为,教化未施,妄诛无辜,无补于治。法律不能劝善禁恶于前,习俗已然薄恶之后;想以法律手段来补救,只是扬汤止沸,抱薪救火,更无益处。人有过失,罪不在民;教化未施,或施而未彻底,其咎在上而不在下。须知: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也!


孟子则从“性善论”出发,进一步提出“以民本为核心”的仁政学说,阐明主体修养(即“自律”)在人性完善过程中的作用,从而丰富和发展了孔子的德治思想。孟子主张“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要求统治者充分认识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僻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孟子·滕文公上)的道理。孟子认为,重要的是,应最大限度地激活人性中“善”的因子。《孟子·尽心上》曰:“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意思是,君子的本性,仁义礼智本来植根在心中;它们产生的气色是纯正和润的,并显现在脸上,充满在体内,延伸到四肢。四肢不必吩咐,便明白该怎样做了。质言之,“圣人,与我同类者”(《告子上》),只要把人心中“善”的本性充分发扬起来,加强道德修养,“人皆可为尧舜”!


 



法家否认社会可以藉德化的力量维持,更不相信一两个“圣人”能转移社会风气,决定国家治乱。韩非子以为,尧舜千世而一出,坐待尧舜以救助,犹如待粱肉而救饿,待越人之善游者以救溺人,饿者必不活,溺者断不生也。治国安邦有似于此:“抱法处势则治,背法去势则乱。今废势背法而待尧舜,尧舜至乃治,是千世乱而一治也。抱法处势而待桀纣,桀纣至乃乱,是千世治而一乱也!”(《韩非子·难势》)


千世而逢尧舜,诚为幸事;然仁义化人太缓,亦可憾也。《韩非子·难一》曰:“今尧舜之不可两誉,矛盾之说也。且舜救败,期年已一过,三年已三过。舜有尽,寿有尽,天下过无已者,有尽逐无已,所止者寡矣。”意思是说,尧舜亦各有长短,尚不宜同时称赞,如同矛盾不能同时存在。況尧舜千世方一出,虽极力纠正败坏风气,奈何乱多治少,杯水车薪。人的寿命有限,而天下的过错太多;以有限的寿命纠正无尽错误,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韩非子·难一》曰:“且夫以身为苦而后化民者,尧舜之所难也;处势而骄下者,庸主之所易也。将治天下,释庸主之所易,道尧舜之所难,未可与为政也。”何况,即使有尧舜之德,而能否以德化人,亦是疑问。须知,圣人首先必须以一年(甚至以上)时间“躬藉处苦”,体验“茅茨不翦,采椽不斫;粝粢之食,藿之羹;冬日麑裘,夏日葛衣……身执耒臿以为民先,股无胈,胫不生毛”之艰辛后,方可具备化民”的资质;至于那些不及尧舜的部落首领,或无身体力行之历练,或少行善积德之修为,何可“化民”也哉?由是,法家提出“以规矩拟法而治理天下”的主张。以为犹之巧者,能生规矩,却不能废规矩而正方圆;虽有明德高品,弃法而治,无异于废规矩而正方圆也。《韩非子·用人》曰:“释法术而任心治,尧不能正一国;去规矩而妄意度,奚仲不能成一轮;废尺寸而差短长,王尔不能半中。”意思是说,放弃法术而凭主观办事,即使圣人唐尧也不能治理好一个国家;不要规矩而胡乱猜测,就是造车鼻祖奚仲也无法做好一个轮子;废弃尺寸而比较长短,哪怕与鲁班齐名的巧匠王尔亲自操作,恐怕也不能做到半数符合标准。何况我等还不是唐尧、奚仲、王尔呢?


因之,法家很是极端,他们完全排斥德治,力主法治,强调“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史记·太史公自序》)。值得深思的是,法家固然绝对排斥礼治德治,儒家却接纳法治。由此看来,治国安邦理念,儒家略胜法家一筹。


比如,孔子力主施仁政,复周礼;坚持“为政以德”等政治主张,再三强调德治是治国的最佳方式。认为“道之以政,齐之以刑”仅能治标,而“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才能治本;但他同时也敏锐地察觉到依法治国的重要作用。《论语·子路》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为相不久,便用法治手段诛杀少正卯。西汉刘安《淮南子·氾论训》评曰:“故圣人因民之所喜而劝善,因民之所恶而禁奸……孔子诛少正卯,而鲁国之邪塞;子产诛邓析,而郑国之奸禁。以近喻远,以小知大也。”于是可知,孔子并不反对“德法并用,宽猛相济”。他主张,君主一方面应以道德感化民众积极向善,让百姓自觉遵守社会规范;另一方面,也须辅以法律手段,纠正那些越轨行为,维护正常秩序。质言之,执政者必须将德治和法治结合起来,综合治理,才能政通人和,天下太平。


《左传·昭公二十年》有一段话,可资佐证:


仲尼曰:“善哉!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


关于德治法治之结合的思想,生活在战国晚期的荀子,可谓集大成者。他继承前期儒家学说传统,采各家之长而力避其短,既坚持儒家的礼治原则,同时又重视人的物质需求,主张礼治法治相结合,从而将古唯物主义思想发展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在政治思想上,荟诸子治国理念之萃,融百家安邦“礼”“法”之精。一方面,立足于儒家“礼治”观,吸纳孔子观点,正确调适“礼”“法”关系;另一方面,吸纳法家“法治”观,主张“礼法并重”。从而提炼出熔礼法于一炉的“隆礼重法”治国方略,使之成为此后历代统治者维护和巩固国家政权的基本国策。唐高宗永徽年间(650655)的封建刑事法典《唐律疏议》,确定“德礼为政教之本,刑罚为政教之用”,便是对荀子治国理念的概括和肯定。


综合儒法诸家法治主张及孔孟荀子治国理念,似可推导:无论“德治”还是“法治”,其实都是“人治”;都需由个别“圣人”或“领袖”实施对所有“人”进行“统治”。而从国家治理层面研究,法治属于政治建设,属于政治文明;德治属于思想建设,属于精神文明;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运用得当,可率百姓万民顺利进入家国谐和、内平外成之境;反之,即致内忧外患、兵连祸接之灾。


 



    研究表明,德治法治之互融共建,为历代帝王孜孜以求。早在上古,跋涉探寻之旅已然肇始。溯圣贤治国之历史,寻虞舜安邦之履迹,乃知大舜践位以来,尚德而外,亦重法治。故曰:舜首开德治与法治结合先河,功不可没。


虞舜和唐尧,都是古代杰出的圣人。《史记》记载,虞舜一贯以身作则,勇于开拓,是一位造福于民的部落首领。他敬天循道,勤政务实,至仁至孝,泽被天下苍生;践位前后,均受百姓拥戴。《尚书大传》赞曰:“舜不登而高,不行而远。”


虞舜管理国家的法律及体现社会公德、规范个人行为的 “仁敬孝慈信”等伦理道德,有如法典,既适用于修身养性,也适用于治国安邦。而其以德治国的理念,对后世统治者治理天下产生的影响更是巨大。四书五经等典籍对大舜之身体力行,多有记述:


五明扇,舜所作也,既受尧禅,广开视听,求贤人以自辅,故作五明扇焉!


——《古今注》


舜作室、筑墙、茨屋、辟地、树谷,令民皆知去岩穴,各有家室。


——《竹书纪年》


有虞之王,烧曾薮,斩群害,以为民利。封土为社,置木为闾,民始知礼也。当是其时,民无温恶不服,而天下化之。


——《管子》


舜甑盆无膻……而女不以巧获罪;法下易出,事寡易为功,而民不以政获罪。故大道多容,大德众下,圣人寡为,故用物常壮也。


——《韩诗外传》


舜南面而治天下,天下太平,调于玉烛,息于永风,食于膏火,饮于醴泉。——《尸子》


贤人在而天下服,一人用而天下从。


——《战国策·秦策一》


不仅如此,虞舜深谙“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礼记·乐记》)之玄,屡派臣子到各地采风,汲取民歌精华;并亲自制定箫律乐舞,歌颂太平盛世,以感化百姓子民。《尚书·舜典》曰:“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施行“乐教”,效果非常神奇:《淮南子·泰族训》曰:“舜为天子,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韩非子·五蠹》曰:“当舜之时,有苗不服,禹将伐之。舜曰:‘不可。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苗乃服。”《吕氏春秋·上德》也有类似表述:“三苗不服,禹请攻之,舜曰:‘以德可也。’行德三年,而三苗服。”盖“行德”“修教”者,“乐教”也,故三苗臣服。民间传说更加神奇:相传舜帝南巡到湖南湘乡一带,突然被手执武器的苗民包围,危急之下,虞舜命人奏起韶乐,苗民竟然自动放下武器跳起舞来,一场战争就这样避免了!


“制礼作乐”,是一种德治手段。历代统治者希望官宦子民由“修身”始,渐而进入“齐家,治国,平天下”层级;统治者知道,欲达此目标,“乐教”作用不可小觑。《荀子·乐论》曰:“故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乡里族长之中,长少同听之,则莫不和顺。故乐者,审一以定和者也;比物以饰节者也,合奏以成文者也;足以率一道,足以治万变。”


进一步研究发现,“制礼作乐”,其实是以人性为出发点的,亦属“人治”。《史记·乐记》曰:“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孔子曾以“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来规范人的成长与人性完善,盖“礼”可规“行”,“乐”以期“和”者也!


虞舜认识到,仅靠德化、乐教治理国家,那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佐以法治,使恩威并施,方可“王天下”:这是他的高明之处。虞舜自即位始,便留意选用人才,实施设官分职制度,且立法臧否官员。


《史记·五帝本纪》曰:“天下归舜……於是舜乃至于文祖,谋于四岳,辟四门,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论帝德,行厚德,远佞人,则蛮夷率服。”在人事安排方面,命禹为司空,弃为后稷,契为司徒,皋陶为士,垂为共工,益为朕虞,伯夷为秩宗,夔为典乐,龙为纳言。至是,职官粗备,机构齐全。据史书记载,伯禹等22位官员上任后,恪尽职守,天下遂大治:皋陶任大理职,执法严明,刑法宽和,民间没有冤情;伯夷主礼,井井有条,上下谦让,君臣一心;垂主百工,各种器具制造及房屋营修业兴旺;弃为稷官后,教民按季节种植五谷,粮食丰收,民不受饥;契任司徒后,百姓亲和,尊老爱幼;龙主宾客纳言,远方部落归服,各方建议及时达于帝舜。十二牧深得九州百姓拥戴,大禹带领百姓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治住了天下洪水,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由此可知,大舜举用人才,独具慧眼,使人尽其才;管理国家,有法有度,致天下太平。


《史记·五帝本纪》曰:“舜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舜还规定相关官员“五岁一巡守,群后四朝,遍告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尚书·舜典》评曰:“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可知考绩制度清晰完备,丝毫也不含糊。《尚书·虞书·益稷》有一段话,借大禹之言歌颂并劝勉舜帝,折射舜帝善于纳言,善于管理的品德:“禹曰:‘俞哉,帝!至于海隅苍生,万邦黎献,共惟帝臣。惟帝时举,敷纳以言,明庶以功,车服以庸。谁敢不让,敢不敬应?’”意思是,对虞舜说“好啊,舜帝!普天之下,海内众民,各国众贤,都是您的臣子,您要善于举用他们,依据言论广泛地接纳他们,依据工作明确地考察他们,用车马衣服酬劳他们。这样,谁敢不让贤,谁敢不恭敬地接受您的命令呢?”


另一方面,舜主持制定黜陟制度,对渎职者予以惩处,甚至不惜使用重典:


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浚川。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肆赦,怙终贼刑。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流共工于幽州,放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尚书·舜典》


“四罪”之说,《孟子·万章上》所载略同。《左传·文公十八年》也有类似文字:“是以尧崩而天下如一,同心戴舜,以为天子,以其举十六相,去四凶也”。《史记·五帝本纪》则表述为:“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以上表述,虽略有出入,但用刑律黜罚有罪官员的举措,却是一致的。


综上,舜所设置之诸官体制,如伯夷典礼,皋陶作士,龙作纳言等,反映出当时社会已具有等级(或曰“阶级”)差异;而凌驾于全社会与政府之上的最高权力机构也初具规模:此乃国家之雏形。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历史雄辩证明:虞舜实施德治法治融互补宽猛相济之方略予继踵者以无尽教益


 


【参考文献】


〔1〕       万里、刘范弟辑录点校.虞舜大典(古文献卷)Z.长沙:岳麓书社,2009.7.


〔2〕       陈戍国点校.四书五经〔Z.长沙:岳麓书社,1991.8.


〔3〕       司马迁.史记〔Z.长沙:岳麓书社,1988.10.


〔4〕       梁启雄:《荀子柬释》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9月版。


〔5〕       韩非子著:《韩非子》〔M〕,吉林大学出版社,20111月版。


〔6〕      韩婴著,周廷案校注:《韩诗外传》M.中华书局,1985年,丛书集成初编本。


〔7〕       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M.《民国丛书》第一编第29册,上海书店据商务印书馆1947年版影印。


〔8〕       陈顾远:《中国法制史》〔M.《民国丛书》第一编第28册,上海书店据商务印书馆1935年版影印。


 


 

【原創】湖南科技學院漢服社拜師禮訓詞

湖南科技學院漢服社拜師禮訓詞


師者 吳同和


2015-09-27


 


眾弟子聽者:


日月盈 江河退漲


春播夏種 秋收冬藏


爾等 引重致遠


尊儒 可遷


 


當今時態 國學弘揚


研習古籍 貴乎博廣


立足本土 定向深鑽


格物致知 立德立言


 


啟之堯舜 續以秦漢


縱橫上下 經史文選


晨課孔孟 夜讀老莊


練勤苦 歲歲年年


 


青春易逝 過往忽然


彈指一揮 即如雲煙


汝當奮發 快馬加鞭


祈逢大比 捷報頻傳

新书架:《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



《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2015年5月第一版),是“中国阅读学会经典阅读研究中心”荣誉推荐的新书。此书由湖南永州柳学会吴同和先生与山西运城学院学报主编马重阳先生联袂主编。


本书52篇文章经过两年多时间的遴选和甄拔,从百余篇学术文章中选取,大致按生平稽考、行迹研究、诗文评析、文化研究、地域影响、研究动态等栏目编定。作者或学殖深厚,宏观纵论,新见迭出,“标心于万古之上”;或微观探赜,考镜源流,细致入微,“送怀于千载之下”。虽为各家之言,大多言之有据,不尚游谈。全书约30万字,基本上荟萃了近年来晋湘二地专家学者研柳治柳的最新成果。进入新时期,对我国学术界方兴未艾的柳宗元研究,无疑有一定参考价值和借鉴作用。


【原创】大舜文化研讨会、祭舜大典点滴

大舜文化研讨会、祭舜大典点滴


湖南 吴同和



 


壬辰年(2012)中秋前几日,参加了两个活动:“第四届中国大舜文化学术研讨会”和“湖南省公祭舜帝大典”,感触极深。


926日,秋高气爽,日暖风清。上午10时许,在湖南省舜文化基地首席专家陈仲庚教授率领下,我们一行10人,从学院乘车,直奔宁远。车行至宁远境内,便可见道路两旁,一例杏黄小旗,每隔10米一面,直插到九嶷山舜帝陵;后来获悉,通往宁远县城的三条路,都是如此——总数恐怕有好几十万杆!乡镇闹市、交通要道,有巨幅标语和宣传画赫然入目,县城更不用说。大家都为为宁远县所营造的祭舜大典浓厚气氛所感染!


中午1220,到达帝皇商务宾馆,县政协副主席罗丽菊同志亲自前来迎接,各级领导的热情接待,使我们倍感亲切。


下午,在县政务大厅小会议室参加“湖南省第二届舜文化研究会第一次会议”,湖南舜文化研究会会长、原副省长唐之享作了工作报告,总结结前段工作,布置此后任务。通过了湖南省第二届舜文化学会理事、常务理事、秘书长、会长名单。会议之前,省市县各级领导与全体理事合影留念。


我与王田葵先生被安排在8709房住宿。晚上,与田葵兄海阔天空地畅谈神聊;8点左右,罗丽菊夫妇来访,陈仲庚主席、尹华君老师也过来了,大家在一起,志趣相投,聊得非常开心。


27日上午,在宁远县政务大厅会堂召开了“第四届中国(宁远)大舜文化研讨会”。湖南舜文化研究会会长、原副省长唐之享和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会长、原副省长谢玉堂等10位领导在主席台就坐,湘鲁两省学者50余人参加研讨。二位会长做了学术报告,湘鲁两省舜文化研究学会7位专家作了专题发言。最后,由湖南科技学院张京华教授对这次大会54篇论文进行学术综评。


会议决定,“第五届中国大舜文化学术研讨会”将于明年(癸巳)九、十月间在山东烟台举行,谢会长向与会代表发出了邀请。


    我向这次大会提交了题为《“解愠阜财”与“内圣外王”》的论文,试析《南风歌》隐含密码。全文7500余字,基本观点如下:


    舜帝所造之《南风》,既是其以德治国的回顾,也是其以德治国的憧憬,更是其欲达内圣外王之境的目标舜帝一生,践帝位39载,修身治国,内圣外王;恭谨劬劳,兀兀穷年。“观风俗之盛衰”,治国之;入蛮夷之地而察民风、制良策逢寝食之时亦不忘“解吾民之愠”、“阜吾民之财”。终使三苗臣服,万民拥戴,为继踵者“内圣外王”竖起了一面鲜艳的旗帜。


   《南风歌》艺术再现了先民对温情南风的礼赞,折射了舜帝德孝仁义之操守的光芒,也表达了舜帝(或曰“先民”)的美好心愿。因之,“南风”是一种象征,是一个寄托,而《南风歌》则是先民一根强大的精神支柱。


   《南风歌》启迪统治者,欲实现“内圣外王”之大同理想,首先必须解百姓之愠,阜万民之财;“解愠阜财”是“内圣外王”的充分必要条件。短短26字,情感炽烈,意蕴多维,谓“一曲兴邦”,不谬也!


稽考虞舜之内圣明德,品评《南风歌》之远古幽情,可知二者之内在联系:夫虞舜道德修为,乃“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之内力储蓄;而彰显虞帝内圣外王之伟业,点评大舜修身治国之事功,则有助于破解《南风歌》之隐含密码也!


夫虞舜者,出身卑微,而以德孝仁义名闻天下,自代尧“摄行天子之政”洎为帝为君,凡39年;惟“解吾民之愠”,“阜吾民之财”之是务,逞帝王之志,造《南风》之诗,其德才识能,孰可与之比肩耶?


《南风歌》者,千古之绝唱也!吟之祈解愠阜财,参之望内圣外王。司马氏誉其“乐与天地同意,得万国之欢心,故天下治也。”信夫!


一言以蔽之:《南风歌》、虞舜业,相得益彰也!


27日下午,参观宁远文庙。宁远文庙,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宋乾德三年(965),规模仅次于曲阜,素有“北曲阜,南宁远”之称。整座建筑结构严谨,造型精美,规模庞大,给人以古朴、庄重、雄伟之感。棂星门石坊峙立,龙凤雕栩栩如生。伫立大成殿、尊经阁、明伦堂、崇圣祠,似亲聆古圣教诲;徜徉照壁、泮池、长廊、画坊,不由得浮想联翩……定神静思,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竟然全被“清空”了。此刻,只觉得时空幻化,形神俱无,心境格外愉悦!


走出文庙,文物局领导陪同我们到“周敦颐纪念馆”参观。此馆修建于宋嘉定三年(1210),原名“濂溪祠”,是永州市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濂溪祠,几废弃。2005年,该县16位周姓退休老干部协同县文物局,多方筹资20余万元再度修缮,将原“濂溪祠”改造成现在的“周敦颐纪念馆”。馆中周氏世系表最引人注目,据排序,周树人、周恩来分别为周敦颐3334代世孙;按辈分,总理应呼鲁迅为叔!


28日早餐后,即登车前往九嶷山舜帝陵参加湖南省公祭舜帝大典。舜帝陵距县城约30公里,一路上,可见数以万计的朝圣参祭者步行赶路;汽车中速行驶,到达舜德广场,已是人山人海,场面极其热烈。830,三声礼炮响彻云霄,以龙狮队领头的开道队伍威风凛凛进入神道。随后,由百兽禽鸟组成的乐舞告祭表演队簇拥着一只3米多高的大凤凰,鼓乐齐奏,载歌载舞,走向祭祀广场——凤凰来仪啊!祭祀队伍由3面公祭大旗导引,千人组成十几个方阵:长号队、锣鼓队、仪仗彩旗队、武士队人神百兽,武将文员……经金水桥,过神道,也缓缓步入祭祀广场。亲眼目睹这一壮观,心灵为之震撼净化,杂念顷刻荡然无存。方阵过后,主祭、陪祭人员共16个代表团顺次鱼贯而入,我们“大舜文化研讨会代表团”排在第四位。858,祭舜大典正式开始。鸣炮9响,鸣金9响,击鼓34通,敬献三牲、五谷、百果。然后,主祭人徐守盛就位,他神态庄重,盥手,肃立,行礼祭拜,敬酒上香,诵祭文,焚帛书。接着,《韶乐》奏响,开始告祭乐舞表演。箫韶引凤、卿云歌颂、《南风》祈福等三个乐章各有所寓。之后,省领导和祭祀代表团分别向舜帝像敬献花篮。此时,舜帝陵午门徐徐打开,主祭团成员步入舜帝陵,陪祭人员紧随其后,在舜帝陵正殿虔诚地拜谒舜帝。


上午10时许,祭祀活动结束。各代表团乘车回宾馆。


中餐后,我们乘车回零陵,下午3时,安抵学院。


……


一切如昨,记忆犹新。



                                2012-10-15草成

【原创】荷尽菊残诚堪叹 橙黄橘绿尤可怜——《冬景》赏读

荷尽菊残诚堪叹 橙黄橘绿尤可怜


——《冬景》赏读


湖南 吴同和


冬  景


【宋】苏轼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赏花望月,对酒吟诗,骚人之所好;触景生情,抒怀言志,迁客之所长也。盖桃荷菊梅,遇季而灿;阴晴圆缺,朔望有别。即旷达如苏大学士者,入冬夏春秋之境,思升迁谪贬之遭,亦唏嘘嗟讶,旋染翰赋诗。相传58岁外放惠州,填《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命侍妾朝云姑娘拍板唱之。至“枝上柳绵”二句,朝云泪流满襟。子瞻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又何伤春耶?”笑则笑,而五内俱伤矣!至若其悟“人生如梦”之痛,申“十年生死两茫茫”之哀,皆化景词而为情语是也!


  元祐四年(1089),诗人52岁,出知杭州,与两浙兵马都监、慷慨奇士刘季孙(1033~1092)诗酒交通,过往甚密,尝以《刘景文家藏乐天身心问答三首戏书一绝其后》赠彼。诗云:“渊明形神自我,乐天身心相物。而今月下三人,他日当成几佛?”二人意气相投,于此可知矣!元祐五年冬,感荷尽菊残、橙黄橘绿,心血来潮,乃作《冬景》(一名《赠刘景文》)以贻之。


  荷叶败尽,失却遮雨华盖;菊花干枯,惟余傲霜骨枝。忆往昔,缤纷绚烂;看今朝,红谢翠衰。遂心猿意马,迩想遐思:我等秉性刚直孤傲,官场升降起伏,颇似荷菊也。然日起月落,天体之行止;春华秋实,自然之循环。逝者如斯,来者如斯,不舍昼夜焉!君不见,初冬时节,橙黄橘绿,较之菊荷花盛叶茂,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乃效韩昌黎“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句,获“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与君同赏互勉焉!


  夏荷出淤泥而不染,秋菊凌寒霜而后凋,历代文人赞不绝口。晋·陶渊明《和郭主簿》颂秋菊,云“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唐·杨万里《晓出静慈寺送林子方》状夏荷,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宋·周敦颐《爱莲说》谓“莲,花之君子者也”,“菊,花之隐逸者也”。清·李渔《芙蕖》誉荷叶,曰“自荷钱出水之日,便为点缀绿波;及其茎叶既生,则又日高日上,日上日妍。有风既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苏大学士独不然:曰“荷尽”,曰“菊残”,言外有意,意中含情:犹言清香犹存,节操可睹也,则荷菊之风骨,宛然盈目矣!


  后两句,上承荷菊,寓高洁之志;下启橙橘,表岁寒之心。曰“橙黄”,曰“橘绿”,匠心别具:橙橘也者,橘柚是也。屈原《橘颂》“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柳河东《南中荣橘柚》“橘柚怀贞质,受命此炎方。密林耀朱绿,晚岁有余芳。”俱旌橙橘之品行操守也!诗人乃总其意蕴,聚其爱情,集写景、咏物、抒怀于一体,奏“一举而三役济”之奇效:颂江南初冬胜景,喻好友景文操持,寄珍惜时光之希冀,抒“荷尽菊残诚堪叹,橙黄橘绿尤可怜”之情思。


  《冬景》一诗,情趣高雅,意象鲜明,辞章考究,曲笔传神。与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相较,手法相似,工力悉敌。宋人胡仔以为“二诗意思颇同而词殊,皆曲尽其妙”(《苕溪渔隐丛话》)。信夫!


(2011-12-12草成)

【原创】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

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



□湖南 吴同和


 


2011年新课标卷作文试题是最受人关注而又最遭人非议的,尽管不少专家学者为之说好话,认为是“一个亮点”,“一个创新”,甚至认为在语文学习人文化、文学化过甚而工具性弱化的今天,有“矫枉过正”之功。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走进寻常百姓家,问问师生感受,听听社会各界反应,那命题先生恐怕就不那么好受了。


可以这样说,新课标卷作文试题是2011年高考作文试题最次的,其社会效应基本是负面的;虽然它的面世经过若干专家教授辛勤劳动和反复论证,专家们会有自己的说辞。   


众所周知,高考是指挥棒,其挥舞将直接左右此后的教学、教研、教改及备考方略。近年来,实施“新课标”,一切都是新的:理念新,教材新,教法新,命题新……毫无疑问,谈“中国崛起的特点”,自然也新,并且,应该有导向作用。但是,这样的大题——这是1977年冬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甚至是建国以来,与政治时事密切相关的最“大”的作文命题,比苏大学士当年《刑赏忠厚之至论》、《教战守策》大得多——只适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中央级大报写社论,适合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讲话,适合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评论员们解读、宣讲,政策水平稍次的省报可能都未必有胆量开讲;中学生怎么敢写?就是命题者本人,难道敢贸然动笔?


当然,走进考场,再不敢写也得写。但仅凭着“中国作为经济和政治大国崛起的新闻名列首位”的信息,以及“经济发展、国际影响、民生改善、科技水平、城市新进程和开放程度”排在前六名等材料,谈“所思、所想”,无论怎么说总不免有些悬虚。因为考生对我国“经济发展、国际影响、民生改善、科技水平、城市新进程和开放程度”的了解,十分抽象,缺乏具体材料,因而写出来的“所思、所想”,就只能是假大空的套话,是言之无物的空谈:真是为难河南等七省考生了!


当然,再成功的命题,也有若干考生写不好;最糟糕的命题,也有锦绣文章令人叫绝。所以,在河南等七省考生答卷中,同样会有不少满分卷;但这并不能说明新课标命题成功。


1977年冬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有一个有不成文的规定:高考作文命题从来不跟社会热点,不能像政治考卷非选择题、探究题那样命题。但政治也并非高考作文的“雷区”,触摸不得。20085月,汶川大地震,当年的全国卷Ⅰ、陕西卷和北京卷小作,都以此命题,没人认为越规逾矩,相反,社会各界都叫好;考生虽感意外,却十分乐意在高考试卷上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这一年,天津卷《人之常情》、安徽卷《带着感动出发》,也可挂靠汶川大地震的人与事、情与境进行写作。但是,新课标卷此题,则不可与之相提并论。它实际上是一道政治探究题,当学生将自己的见解以及“所思、所想”诉诸文字时,会左右为难:面面俱到吧,只能是蜻蜓点水,不深不透;而欲就某一方面深入阐析吧,又苦于没有实际材料、数据,也没有政策水平,无法提升理论高度。所以,其文章必然十分空泛,语言也会苍白无力。令人担忧的是,阅卷过程中,阅卷老师的独立思考与鉴别能力,直接关系到对考生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判断标尺的客观掌控,从而会给正确量分带来许多困难。从这个层面考量,此命题不但为难了考生,甚至连阅卷老师也十分为难。


从文体方面考虑,谈“中国崛起的特点”,只能写成议论文。记得1977年以来,高考作文基本上是“议论文一统天下”,师生们(包括业内人士、出版商)都热衷于论点论据论证的搜集汇总工作;学生们已习惯于“三段论”的写作模式,高考作文几陷入程式化,甚至多少带点“八股”的沼泽。经过多年的跋涉、探索,1988年以后,全国和各省市试卷终于陆续提出“除诗歌外,文体不限”的要求。实践证明,这个要求是合理的,师生们愿意接受。但是,近年来,有专家又一次提出“高考作文不适宜采用文体不限的样式,不如就专门考查议论文”的主张,并认定:“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有利于“在同一层面上竞争的公平性”,能求得评判时一致性”,“更具备适应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前瞻性 ……殊不知,“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对于高校选拔人才,对于中学生“八仙过海”,绝对是一大障碍。但是,2011年新课标卷却向全国师生发出一个信号,似提醒全国师生:请注意,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这是造就“新八股”的信号,这是倒退,这是对青年学生张扬个性、彰显才智的压抑!而由于指挥棒的这一挥舞,下年度的应考师生、包括高一高二师生,也只能在如何密切关注政治时事,如何写议论文、如何掌握“三段论”的写作要领等方面下苦功夫……


谁能想到,“地球是一个圆,旋转360°以后又回到原处”竟能用在这儿? 


 


2011-06-12草成)

【原创】为“作文社区网站”命名

为“作文社区网站”命名


湖南 吴同和


 


网站名称:染翰网


简析站名:


染翰,“染翰操觚”、“操觚染翰”也。考《幼学琼林·文事》:“作文曰染翰操觚,从师曰执经问难。”明·张居正《翰林院读书说》:“操觚染翰,骚客之所用心也;呻章吟句,童子之所业习也。” 可知矣!则“染翰网”,实“染翰操觚网”,即作文网也。


或曰:染翰者,以笔蘸墨,意作文写诗绘画。此言得之。摘南朝宋·谢惠连《秋怀》之“宾至可命觴,朋来当染翰”及清·吴伟业《偶成》“画虎雕龙染翰,高山流水弹琴”句,知“染翰”多指写作也。


以“染翰网”为网站名,盖因其远溯上古文化儒雅之道统,近彰当今青年劬学之痴情;合定位之要旨,扣作文之主题。内蕴丰富,外延广博,语词典丽,意味悠长,灵动跳跃,催人奋发……


故用之。





 

【原创】山穷水尽的相声小品

山穷水尽的相声小品


——2011春晚语言类节目一瞥 


凡中国人,都已习惯了每年春晚“从千呼万唤到众生亮相,由除夕直播而至元宵晚会‘春晚我最喜爱的节目’揭晓”的套路;因而,多数观众觉得腻味,甚至漠不关心。因为节前的舆论太玄乎其玄,太言过其实,看完之后,却多半败兴。尽管朱军、董卿们串词时照例吹得云笼雾罩——说不定,他们自己都觉得吹得太过而发笑发窘;观众却颇有定力,不会轻易上当。今年春晚,并不像朱军们吹的那样,如以按百分制计分,最多只能给75分;许多节目,还不如省台春晚。颇有讽刺意味的是,节后CCTV-7播出的《亿万农民的笑声》,之前并无舆论造势,晚会也没有诸如赵本山之类的人物登场,但整台晚会简单明快,喜庆欢腾,雅俗共赏,城乡皆宜。不知陈临春等先生看了之后,有何感触?至于即将揭晓的“我最喜爱的节目”,关注度显然不会很高。因为其中可能有人拉票,可能有猫腻,甚至可能播出前已被圈定。比如说,2010年冯巩《不能让他走》竟然获奖,赵本山小品绝对被“最喜爱”……


今年春晚,有寻常百姓登台,这是一个亮点,值得肯定。但总的看来,平泛得很,尤以语言类节目最为糟糕。数量不少的相声小品,有似裹脚,拉得老长而既无笑料,也少情趣。虽然如此,但春晚现场的观众却居然笑声、欢呼声不断,这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观众是哪儿来的?同行、亲友,还是托儿?常识告诉我们,这类节目,在健康文明的前提下,应该顾及语言的幽默、诙谐、情趣等要素,有时来点夸张、讽刺、挖苦,勇于“将人生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鲁迅语),亦无不可。因此,首次诉诸耳目,观众虽不至于前仰后合,也起码忍俊不禁;如能让人每观赏一次,都大笑不止,当然更好——听马季相声,看周星驰搞笑影片,就有这个效果。有的节目,虽然笑料不多,但因充满生活情趣,可予人以审美愉悦,同样成为精品,以至于口耳相传,久盛不衰。潘长江《过河》,即为一例。


但是,作为语言类节目总导演,马东究竟出于怎样的考虑,有什么另类的评选标准,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之前,他却卖了许多关子,仿佛提醒观众,今年语言类节目肯定会超过以往任何一年。结果呢?姜昆等《专家指导》,拿一个苹果做文章,长达14分半钟,索然无味,对“专家”,不但没有讽刺、嘲弄,相反,好像要借其普及科学常识似的。听戴志诚等说话,不像是听相声,倒像是听科普讲座,接受心理辅导。真可谓莫名其妙!小品《午夜电话亭》(13分半钟),演员说得费劲,做得费劲;观众也跟着辛苦,受累。《美好时代》(15分钟)、《新房》(14分半钟)等,题材内容似曾相识,没有新意。《还钱》(12分多钟)是冯巩领衔的相声剧,估计多半会被“最喜爱”。可是,这位仁兄上台时声嘶力竭的煽情,有类于“搔痒痒”逼人发笑,拙劣得很;而“祝愿朋友们兜里的的钱,像我老婆的肚子,鼓鼓的”等带色台词,低俗有余而谐谑不足,令人反胃……


不可否认,姜昆、冯巩有好些段子是经典,比较受欢迎;但近年来,二位却是自己砸自己的牌子,“晚节不保”。与其这样,倒不如急流勇退,或者做个教练导演什么的,给观众留下美好的回忆和怀想。陈佩斯,现在是不怎么露脸了,而他的《警察与小偷》、《主角与配角》等,却让人津津乐道。


当然,最匪夷所思的是赵本山小品。对赵本山,去年此时,拙文《春晚感言》有一段:


更有怪者,“语言类”节目好像离开了赵本山就不行。策划者似乎要将他的“春晚=赵本山”、“赵本山的=春晚”的荒唐理念牢牢扎根在全国观众心里;各宣传媒体心领神会,甚嚣尘上。瞧,彩排几次,赵大叔还未现身,这还了得?某些人便着急了,直到最后彩排,大叔终于被“千呼万唤”至“春晚”舞台,于是大家都松了口气。结果如何,无需赘言。我想,明年如果还办“春晚”的话,这位大叔恐怕会知趣的“退出江湖”吧!平心而论,赵大叔是有贡献的:他使“东北二人转”走向全国,使一批优秀的“二人转”演员脱颖而出,前几年,有几个段子尚可回味……但他那歪戴着帽子走斜步,专找无聊话题(如“公鸡下蛋”、“卖拐”之类)瞎掰的表演,已成模式,十分腻味。久而久之,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台湾作家柏杨所描述的“丑陋的中国人”而不忍卒睹。


大叔自己以为如何?


但是, “赵大叔” 今年还是故伎重演:始而迟迟不肯露面,然后被导演和媒体翘首巴望,最后终于歪戴着帽子,走着斜步登场了——真搞不懂,缺了这个“丑陋的中国人”,春晚会砸锅?《同桌的你》,21分钟,竟然拿农民开涮,特别伤感情。《金瓶梅》似的,不止一次出现“此处略去**字” 的台词,还有“路过一片小树林”、“路过一片苞米地”、“你爹下手比我早”等庸俗不堪、无聊之极的言辞,用尽心思丑化当代中国农民。据报道,此小品彩排时就招来一片嘘声,马东对此讳莫如深,向记者透露:“赵本山为春晚多手准备,直播现场到底演哪出,似乎还是一个悬念。”也许是得罪不起“赵大叔”,最后还是《同桌的你》……这节目被“最喜爱”,绝对没有悬念。可到底谁“最喜爱”,谁又说得清呢?


此前曾看过品评赵本山的相关资料:纽约作家毕汝谐撰文说:“赵本山其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纽约律师陈梅说:“赵本山的演出无聊、下流。”这些评述十分中肯。


由此想到相声小品、尤其是相声的山穷水尽。想当年,侯宝林、郭启儒、马季说相声,“言未发而哀乐具乎其前,使人性情不能自已”,全凭嘴上功夫,偶尔有几个简单的肢体语言,观众就得跟着他转,以致废寝忘食;现在可不同,策划者热衷于声光等高科技手段的神奇效果,演员们则主要靠动作表演取悦于人:幅度大,频率高,花样多,腾挪跳跃,气喘吁吁,如同演戏。伸拳跺脚的,弯腰踢腿的,玩杂技耍魔术的,做体操翻杠子的,打太极拳跳迪斯科的,摔跤格斗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演员满台窜,观众都傻了眼。也不知他们在干什么。又有怪者,近年来很流行说“呸”,无论男女,大喝一声:“呸!”,必伴有散弹似的吐沫飞溅到对方脸上,受“呸”者自然不甘示弱,立刻奋起反击。于是,一场口水大战要杀好几个回合……


如此如此,俗而不雅;不伦不类,水尽山穷。


当然,“山穷水尽” 也未必是坏事,如果有关部门能将“还相声小品本来面目”提到议事日程上来,鉴古察今,着力于“将人生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就有希望“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