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湘天下最

三湘天下最


 湖南 吴同和 



    


   “三湘天下最”者,犹言湖南山水人文资源,甲天下也!


或曰:“三湘人文景观,独一无二。”不谬也!盖炎帝神农氏,五谷之始祖,名垂宇宙,恩泽神州”;株洲炎帝陵,“神州第一陵”,朝圣者顶礼膜拜,追怀其仁心厚德伟绩丰功,仰之弥高也!虞舜大帝,至德至圣,史称“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誉尧天舜日,赞内圣外王,俱颂虞帝之不世之业也!以是,秦汉以降而至于今,凡二千余年,宁远九嶷山之舜帝庙堂陵寝,香火不绝。毛泽东,开国领袖,功勋卓著;韶山冲辄享誉全球,瞻仰者摩肩接踵,数以万万计……徜徉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唱毛润之豪言:“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乃发书生意气,鸿鹄之志遂立焉!漫步岳阳楼上,望千顷波涌,诵范仲淹警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即具忧乐情结,报国之心弥坚矣!端阳节,汨罗江龙舟竞发,屈大夫音容宛在;清明日,零陵郡百姓祭祀,柳司马风骨犹存。衡山南岳大庙,始建于唐代,素享“江南第一庙”之美誉;其佛教禅宗,与福建禅宗同宗共祖,伯仲难辨也!道州周敦颐,世尊其为宋明理学鼻祖;洎明末清初,衡阳王船山承之,或以为湖湘文化之源头也!晚清经学家湘潭人王闿运(1833—1916),尝之江浙赣设帐开讲,当地官员欲试其才学浅深,究其师承渊源,故难之。凯运坦然应之曰:“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举座闻之皆口呿,欲言竟舌挢,无不叹服也……


然则湖湘之历史人文,仅止于此乎?


忆峥嵘岁月,英雄辈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曾国、左蔡锷、黄兴,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罗荣桓、陶铸、江华……皆一时豪俊也!


湘绣,四大名绣之一,人民大会堂湖南厅北面正中墙面上巨幅绒绣画《毛主席与各族人民在一起》,引人瞩目;湘菜,八大菜系之一,咸辣香酸诸味和而为肴,令人垂涎!洞庭湘莲,湖南之特产;浏阳花炮,绝世之乐章。岳麓书院,千年之学府;湘籍学人,百代之楷模。湖湘文化,绵延千纪;杂交水稻,泽被五洲。“长株潭”模式,三湘首创;园区化发展,湖南先行……


曰“惟楚有材”,曰“于斯为盛”,信夫!


或曰:“湖南山水形胜,卓尔不群。”名副其实也!盖四水奔腾兮,湘江浪,沅水波,“澄江似练”;五岭逶迤哉,南岳顶,九嶷山,“群峰若奔”……


杜子美云:“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洞庭湖雄阔壮美,观之夺魂驰魄;杜樊川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岳麓山悦目怡心,近之悠然忘归!张家界,世界顶级旅游胜地。有道是:“奇峰三千、绣水八百”,其诡奇险怪,令游人且喜且愕,或恐或惊;虽盘桓数日,虽决眦骋目,不能穷其十一也!湘西凤凰南方长城,修建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与万里长城南北呼应,史称“苗疆万里墙”,中国历史工程最为浩大的古建筑之一。登临俯仰,荡气回肠。湘北桃源县桃花源,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笔下之迷宫,至今仍扑朔迷离,入之而“迷不知其所如”;湘南江永县千家峒,幽美神奇,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被发现,游历其高山峻岭、绝壁悬崖、溶洞深谷、飞瀑温泉,一部瑶族人民古老发展史和悲壮斗争史如睹如闻……


怎一个“最”字了得!


  盖“醉”、“最”谐音,语意双关;“三湘天下最”者,“三湘天下醉”也!谚曰:“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武陵春”、“白沙液”,是以驰名遐迩;因“酒鬼背酒鬼,千斤不嫌赘;酒鬼喝酒鬼,千杯不会醉”以“永州之野产异蛇”,“酒鬼酒”、“异蛇酒”,后来居上,各领风骚矣!然“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者,何也?六一居士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走进湖湘,融入山水,那醉而不醉,不醉而醉之快意油然而生矣!醉于酒,醉于情,醉于心,抑或醉于山水人文……知之者其谁耶?三湘献美景,四水含深情,早已“牵去我的一颗心”。徜徉其间,有情有爱,无欲无求,似梦非梦,如醉如痴,以至于“乐居夷而忘故土”矣!蓦然回首,“男女老少叮咛盼我啊隔年再来游”之优美旋律入耳铭心,愉悦非常焉!


怎一个字了得!



赞曰:三湘天下最,三湘天下醉。盖前者诉诸五官,实实在在;后者感于心智,难以言传。夫五官通诸心智,为移觉通感;心智驭乎五官,是情与景偕。以是演之,则合二为一矣!然则“物华天宝动和风,一派箫韶仙苑同”者,湖南之谓乎?


要之,湖南风物人文乃世间奇珍,堪“最”足“醉”也!


【原创】永州一中樓堂亭館楹聯小輯


永州一中樓堂亭館楹聯小輯


◎吳同和



    西大門(9字聯  10字聯


    黔黎學子入門必修煉


    志士賢人回校須鞠躬


        蘋中老傳統有教無類


        世紀新互通共贏


    校史樓(10字聯)


    百十年沉浮替皆為史


    千萬榮辱得失亦可師


        功萬代業教育為本


        木百年人栽培有方


    科學宮(6字聯)


    探尋無窮奧秘


    穿越虛擬時空


    留芳亭(7字聯)


    春秋報事頻說柳


    舜尋根每譽


        聚而艷


        益友良師乃芳


    求索亭(7字聯)


    標新領異實踐


    辨贗求真篤行


    致遠亭(5字聯)


    騁目心路遠


    從師燭光明


 


【後記】欣逢母校永州一中110周年華誕。冥思苦索,撰得楹聯9貽笑大方,敬請師友不吝批評!


说明】  


    “留芳亭”之 “春秋報事頻說柳 堯舜尋根每譽陶”。
“ 春秋报事 ”,摘自永州柳子庙大门前楹联“山水来归黄蕉丹荔 春秋报事福我寿民”,此联乃清杨翰(1812—1879)所撰。“堯舜尋根每譽陶”之“陶”,指1995年在湖南永州市道县玉蟾岩发现的距今约12000年的世界上最早的稻谷和原始陶片等文物,该遗址被评为199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舜帝陵寝在永州宁远九疑,“尧天舜日”时代距今约5000年,故“堯舜尋根每譽陶” 。

【原创】匆匆岁月的印记

匆匆岁月的印记


——挥别2012


◎湖南 吴同和


    


时光荏苒,日月蹉跎;检视深浅不一的印记,考量泛泛平平的“战果”,惟有唏嘘嗟叹啊!


2012年元旦,省舜文化基地首席专家陈仲庚先生约请几位教授撰写论文,我也荣幸被点名。开年之时,有此美差,很高兴,欣然受命。只可惜学识低浅,究研不专,操作起来,艰辛非常;有似负重登山,绝非“为长者折枝”那样轻松。虽然如此,还是全力以赴,苦战月余,初稿草成,约30000字;之后润饰再四,终于定稿交卷。


三月中旬,语文出版社策划编辑刘立峰先生瞄准我市学人柳宗元研究成果,提议将近年来相关学术论文结集出版,命名《柳宗元研究大系·永州卷》。我考虑:2013年将召开“第六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此书付梓,意义重大。于是全身心投入,做了艰苦细致的工作。好多时候,放下手头所有杂务,谢绝各种约稿,一心一意干这件事:首先将2005年以来发表在会刊《柳宗元研究》的200余篇论文(120余万字),一一复制,校阅,编排,制成压缩文件,用电子邮件发过去,同时邮去10本杂志;立峰收到资料后,在北京请编辑初审,归纳为六大栏目,经过筛选,初定180篇,80余万字,发来给我。收到邮件以后,便请示会长,联系作者,统一格式,调整篇目,逐字逐句审阅、校对,渐次缩减为130篇,120篇,110篇……如此若干次,至7月底,定稿为102篇,58万余字。立峰意见,58万字还是太多,须控制在40万字以内;所以,还得割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啊!我想,只要能赶在“第六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2013年10月)之前出版,就不误事。于我而言,能为学会、为老师们做点事,虽然没有任何报酬,还是很乐意的。


为进一步弘扬地域特色文化,倾力打造零陵古郡品牌,为深入贯彻中学语文教改理念,展示全国名师风采,引八方活水,沃愚园新花。4月初,我做了一个计划,意图与“中华语文网”联手,共同举办“中国·永州柳宗元诗文教学观摩活动”。计划做好,和温鹃老师商量,她很支持,介绍与“名师大讲堂”老师联系。咨询结果:认为计划有创意,有特色,“大讲堂”愿意助力,帮我出谋划策;同时提醒我,搞一个全国性活动,相当不容易。要牵涉许多单位、许多“婆婆”、许多人,要花许多钱……但凭我这点能量,最多只能联系专家讲学,联系老师上课,当个评委;其他工作,我们这些书生是没法面对的,终于“望峰息心”了。


还有件事,更是龙头蛇尾。6月底,北京“飞扬年华”邀请我开讲,主题是“高考作文讲座”。为此,精心准备了一个多月,讲稿改了无数次,文字稿有24000多字;但由于种种原因,虽已买好车票,最后,还是取消了北京之行。


炎夏7月,我被聘为本市黄田铺中学顾问。28日,应邀参加该镇党委召集的“教育改革与发展恳谈会”,市区政府领导和教育局长都到会了,规模大,档次高,我在大会发言,题目是:《农村中学教研工作浅谈》。


中秋前几日,参加了两个活动:“第四届中国大舜文化学术研讨会”和“湖南省公祭舜帝大典”,9月27日上午,在湖南宁远县政务大厅会堂召开了“第四届中国(宁远)大舜文化研讨会”。湖南舜文化研究会会长、原副省长唐之享和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会长、原副省长谢玉堂,率湘鲁两省学者50余人参加研讨。我以湖南省舜文化学会理事和舜文化基地特约研究员的身份参加了这次盛会,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南风歌》隐含密码试析”的论文,题目是《“解愠阜财”与“内圣外王”》。28日上午,赴九嶷山舜帝陵参加湖南省公祭舜帝大典。


应江永县县委、县府邀请,参加“第12届中国瑶族盘王节暨首届中国香柚节”盛典。11月29日上午,江永县千家峒广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常,高22米的盘王巨型雕像开光面世,湘粤桂等12县区瑶族同胞及参加祭祀大典的嘉宾和数万群众顶礼膜拜。


置身两个祭祀活动现场,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11月底—12月中旬,我以“零陵区中小学教师培训语文课程专家”的身份,为该区“中小学班主任培训班”授课,课题:《师德修养与地方文化研究》,领导安排我讲3次,每次3课时。为讲好课,反复撰写修改讲稿(2万余字);谢天谢地,“表演”没出洋相,很受学员欢迎。


2012年,写了一些诗词鉴赏、地方文化研究、高考作文研究等方面的小文,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及省市报刊发表大小文章31次,合59篇(几家报刊一次刊3篇赏析文字),有的文章被收录在编著之中。长文章近30000字,小“豆腐干子”仅700字。令我感动的是,蔡智敏先生主编的《2012年高考满分作文第一范本》,首篇“高考作文阅卷名师完全解读”,竟然用上陋文《指挥棒指向辩证》!


关于提携青年老师和指导学生写作,做过一两件小事。2012年4月,向省教科院马智君先生力荐青年新锐吴春来,给了他参加“全国中学语文教师基本功竞赛”的机会,5月中旬,这位“激情哥”在长沙演示《麻叶洞天》,获得了二等奖。近日,春来计划推出新著《十年非常语文梦·孤舟话语》,我为他写了书序……     


感谢“中华语文网”老师们错爱和信任,一年来,全国各地不少老师将他们写作的论文、教案、课题计划、诗文作品、甚至自己学生的文章,发过来请我“指导”。一收到邮件,便认真恭读,与老师们共同琢磨;但我知道,这三脚猫功夫怎能指导杏坛精英呢?所以心虚得很,只希望没有误导,而事实上,误导的事一定不少。


说了许多,全是漂亮话,报喜不报忧。其实,一年来,可忧的事太多太多。理念陈旧,常发过时议论;年岁大了,十分愚钝,千字小文,十天半个月都搞不定;参加研讨会,需要论文,挤牙膏似的,好不容易才勉强交卷;专家教授和文坛新秀送来的力作,有的读了,有的却放在书柜里,读后感也写不出来……“中华语文网”,几乎每天都上,但只是恭读,点评一直很少。总而言之一句话:欠的“文债”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了……


龙蛇交岁之时,接到武汉大学博导、中国柳学会会长尚永亮先生赠诗,很受鼓舞。读至腹联“龍蛇大气象,文胆小天梯”,大汗淋漓。因为“文胆”一词,意思是为人刚正,文采翩翩,文章立意深刻,造诣深远,内涵丰富,思想无止无尽。尚先生有文胆,而我,实在没有啊!


于是想朱自清先生《匆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
   想苏东坡《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抚今思昔,有了感悟:


2012,“匆匆”而过;2013,同样“匆匆”。


我是“蹇驴”,须起早贪黑,日夜兼程,方可勉强跟上队伍!


                                         


                                             2013-01-01草成


【相关链接】


《秉烛辨路 蹒跚前行》: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1092647.html


《感喟·感动·感恩》: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229141957.html


《迟到的感谢》: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18153318.html

【原创】中秋感怀


中秋感怀


——兼赏袁源老师《中秋日》


湖南 吴同和



 



我很孤陋。儿时唱“八月十五月儿圆”,一直以为中秋节只是赏月吃饼;读了几句古诗文,才将月圆饼圆团圆联系起来。但对其起源,仍不甚了了。翻阅资料,方知中秋有三种说法:古代对月的崇拜月下歌舞觅偶的习俗古代拜土地神的遗俗。古代帝王春天祭日,秋天祭月,中秋祭月极其虔诚庄重。此风在唐代极盛,宋代、明代、 清代宫廷和民间的拜月赏月更具规模,民间多以赏月团圆为俗。明·田汝成(15031557)《西湖游览志余》曰:“八月十五谓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送,取团圆之意”。


如今,“月下歌舞觅偶的习俗”,已难得一见,而“祭拜土地神”之遗俗,更是不见了踪影,就连“对月的崇拜”,也越来越淡漠;百姓万民,惟知团圆喜庆。上班族暂离纷扰事务,回家团圆;不少青年人会携家带口,驾车旅游,虽然是花钱买辛苦,却以苦为乐,无怨无悔。更多的人,习惯在静谧平和的氛围中,偕家人赏月品茗谈心;至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开放五官,俯仰人生。


我是赋闲之人,今年中秋,照例在家中享清福,一切如常。



 



中秋过后,打开“中华语文网”,恭读师友博文,披阅袁源老师中秋日》,感慨系之。竟不揣浅深,胡诌几句,以求教于方家。


兹敬录原作如下:


    开学一月,即逢中秋国庆小长假,于家奉亲伺子享天伦,颇解身心疲乏。中秋午后,欣然学诗,即景制律,自娱赠友,小为得意。


秋光明净含清晖,


小假难得一展眉。


乱耳丝竹声暂息,


劳形案牍文且推。


堂前梦醒迟迟日,


陌上花开缓缓归。


慈颜稚语共月好,


乐得烹饪弄晚炊。


这首诗,境和景明,亲情可感质朴晓畅,意味深长。


“中秋日”,较之“中秋月”,时空见得广袤,视听更其鲜活:“奉亲伺子”,乃为人之本,奈何终日事务繁忙,二者不可得兼;“学诗制律”,为学子之乐,虽推敲再四,仍精益求精。壬辰中秋是日,“乱耳丝竹声暂息,劳形案牍文且推。”可奉亲伺子,能学诗制律,何其惬意!烹饪弄炊,亦为一乐;举家欢宴,一年几回?月上时,慈稚同赏;凝眸处,心神俱宁。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世人以为诸葛孔明超然物外;“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诗家盛赞吴越王钱镠出语平实温馨、情愫尤重,亦赞其夫人戴氏侍亲之德。诗人援此二典,融诸情于其中也!


此王子安“四美具,二难并”之谓乎?


曰:然也!




                                                2012-10-07草成

【原创】《愚悟集》自序

《愚悟集》自序


 


愚者難悟,悟則不愚。然則愚而能悟,豈可得焉?猶鄙人之名,先嚴命之曰“同和”。初度之,似寓“和睦同心”之意。“同”“和”乃同義複詞古籍“民生敦龐和同以聽”(《左傳·成公十六年》)“上下交引而不和同,處不安而動不威”(《管子·五輔》)可證然孔老夫子卻有“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論語·子路》)之名言傳世後人注之曰:和,和諧,協調;同,人云亦云,盲目附和則“同”“和”異義矣!倘以此義推之,而鄙人果君子乎,小人乎,亦君子亦小人乎?遂“迷不知其所如”也。旋念家父乃飽學之士,經史子集皆通習之,且有文名,命名題額之事,何至於失慎?其中必蘊奧秘玄機然先嚴見背無以叩問惜哉!天資愚鈍,雖冥思苦索,終求甚解。既“知天命”,參悟再三方省其十一蓋世間萬物,複雜多化;百代過客,良莠不齊。芸芸眾生,無論男女老少,貴賤雅俗,皆可君子可小人亦君子亦小人名“同和”者誡余入世為人宜“同”亦宜“和”,少“同”而多“和”也。而今年逾花甲,方有此一悟,不亦愚乎!


世紀之初,歲次庚辰,新年伊始,老友贈詩一首。尾聯:“一聲龍吟賀新歲,山鳴水應世同和。”有感焉,乃戲為一聯:“同氣相求談何易,和衷共濟行也難。”


一生平庸,身無長物。杏壇執教凡四十載,書海泛舟近六十年,傳道授業之餘,偶有所感,輒胡亂塗抹,久而久之,竟有數十萬言。心血來潮,貿然付梓。“畫眉深淺入時無”?終亦不顧,誠為異事也


余之為文,常顧此失彼,見兔忘犬,喜騖言語之諧和規整,多失立意之深刻鼎新,切中肯綮者鮮少隔靴搔癢者甚多。囿於德才識能之有限,切磋磨礪之不足,積重難返,似成痼疾矣!雖孜孜乎欲入陸機《文賦》“文徽徽以溢目,言泠泠而盈耳”之境,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唯可癡想而無以企及也。


《愚悟集》,凡百餘篇。有“穿越古典”之愚見,有“撫摸名作”之偶得,有“解讀柳子”之頓悟,有“直面時俗”之亂彈,有“教學教研”之芻議,有“高考命題”之感言……東拼西湊,如同雜燴,其味何如,亦不知也。


要之:愚悟者,之參禪悟道,後於眾人也遠矣;其愚見拙識,後於時勢也亦遠矣。雪泥鴻爪,聊以為念。倘能獲方家同仁茶餘飯後之一睹,一哂,則幸甚,美甚!


誠惶誠恐,不知所云。


                                               同和謹識


                                            丙戌年葭月於書齋

【原创】迟到的感谢

迟到的感谢


——致“中华语文网”


湖南 吴同和


 


新年伊始,喜事连连。元旦这天,接到许多贺新年的电话和短信,参加了湖南科技学院舜文化研究基地召开的撰稿协调会,并领回写作任务,有学生来家里看望……但最让我激动的,莫过于早餐后,启动电脑后所看到的“2011年中华语文网年度之最”。点击后一看,难以置信:我竟然忝列“最人物”之中,誉之谓“博学通达的校园智者”,敝文《和青年教师谈语文教学》被列为“教师精美博文”,年终盘点《感喟·感动·感恩》也被推荐!


深情感谢网站领导和各位老师!


自前年入住以来,得到太多的关爱和帮助。虽无缘拜识各位老师,虽只与鹃子老师偶有QQ联系,但这个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让我肃然起敬:全国语文网站有多少,我不知道;可网页内容之全、注册会员之多、博文数量之巨、读者群体之众、社会影响之大,非“中华语文网”莫属;勤劳的编辑们每天都得逐一审阅数以千计的博文,并及时推精,其工作量有多大,常人难以想象。在今年“特别策划” 的下方,看到了这年轻奉献的方阵,看到了网站领导老师们的照片和简介,尤使我感佩、崇敬!


“博学通达的校园智者”,帽子实在太沉,只能将这馈赠当作对自己的激励和鞭策,继续努力前行吧!曾借用《荀子·劝学》“鼯鼠五技而穷”以自谑,后来查得,鼯鼠之技,指其“能飞不能上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以鼯鼠形容自己,实在再恰当不过了。年轻时爱好广泛,不求甚解地翻过不少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农村中学教书,曾“瓜菜代”地教过中学数理化、政史地,甚至音乐体育;调到永州之后,常在高校兼课;退休后,又在地方文化研究大军里跑龙套……所以,表面看来,“知识面”似乎比较宽广,说什么话题,都好像能挨点边儿;但若问几个为什么,我立刻会张口结舌,面红耳赤的。


深情感谢“中华语文网”为我搭建的交流平台!


在这儿,有幸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兵老将,奇秀名师,和许多老师做了朋友;读到了无数篇有真知灼见的教学论述、精美绝伦的散文。总有一种感觉,这是一个课堂,在这儿阅读,如同补课;即使仅仅是浏览,哪怕是一目数行,也大有收益。另一方面,发表博文后,得到师友们惠顾、点拨、批评,那收益更是不言而喻;所以,我要感谢给了我信心、启迪和力量的众师友!


谨以这篇小文、这迟到的感谢,献给“中华语文网”的领导老师们,献给每一位师友!


祝老师们龙年幸福吉祥!


2012-01-18草成)

【原创】感喟·感动·感恩

感喟·感动·感恩


——2011年的盘点


湖南 吴同和


 


我喜欢苏东坡《和子由渑池怀旧》,无论给师生讲课,还是到外地卖狗皮膏药,总忘不了用这首诗与大家共勉。光阴似箭,惊回首,又将揖别卯兔。我不是“飞鸿”,飞不高,也走不远,燕雀般回旋栖息而已。回视“雪泥”,那深浅不一的“指爪”,模模糊糊,似提醒我回忆那“往日崎岖”;瞻望前途,明知“路长人困”,“蹇驴”却欲嘶鸣!


岁月如歌。“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我们手拉手想说的太多。”


梁启超《少年中国说》有句名言:“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年岁大了,“思既往”就成了习惯,而每思一次,就多一次感喟,多一次感动,感恩之情遂油然而生。


记得去年4月, 1961年高中毕业的老同学们,竟然发了少年狂,青年人似的,一行十几人,相约乘车去农村一对同窗家做客。这些爷爷奶奶们,年龄最大72岁,最小也有68岁;官职最大副军级,新疆某建设兵团高官,最小草民级,我便是。然聚在一起,无长无少,无贵无贱,全都回到了当年,全都欣喜若狂,差点儿得意忘形。乡下这对夫妇已经很老了,儿女四人全是大学毕业生,分别在上海、无锡、长沙等地工作,二老不愿享清福,仍然战天斗地,瓜果遍地,鸡鸭成群,一年四季,除水产鱼虾外,家里什么都有,日子过得很滋润。这次聚会,置身青山绿水,体味厚谊深情,实在感叹不已。


2011年,恰逢我们高中毕业50周年,又遇上1941年出生同学的70华诞。一位老学友突发奇想,倡议搞一场集体祝寿,信息发布,大家赞成。于是,30多位男女同学又得以欢聚一堂。64日上午13位生日有前有后须髯皆白的老寿星喜滋滋的身披彩带,拍照合影,接受祝福,且相互留言。我是寿星之一,和大家一样,午餐虽没喝酒,但不饮自醉:醉于心,醉于情,醉于青春的眷顾,醉于夕阳的观瞻……


我的生日在农历九月。此前,亲友们都主张热闹一番,学生们更是积极,早几个月便策划活动内容,外地、甚至远在纽约的学生也要专程赶回来为我祝寿。如真要操办,可能有好几十桌。我不敢惊动大家,婉言谢绝了,但心中充满了感动,充满了幸福!


当然,感动和幸福不止于此。走进“中华语文网”,已经是第三年了,在这个温馨和美的大家庭里,结识了许多朋友。我是读者,读过师友们太多太多教学教研教改的好文章,得到了太多太多的养分和启迪;有的文章,读好几次,仍未参详好;有的文章,写了读后感,可常常不得要领。今年先后收到张玉新、董一菲、任玲、丁卫军等名师馈赠的新作,收到才华横溢的青年教师王春的墨宝,收到本土教授、作家和青年文学爱好者20几本专著……可一想到没能及时写出阅读感言,心中就十分愧疚。


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也是作者。这一年,扔出20几篇小文。令我感动的是,每发一篇,尽管质量不高,师友们却不嫌其浅陋,拨冗惠顾;非但如此,还留下太多的鼓励和鞭策。古人说得好:“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我虽然也经常恭读师友们的佳作,对新朋友的文章尤为关注;但往往是,读得多,回复少,以至于负“债”累累,雪球似的,越滚越大。有位老师宽慰我:“您是长辈,不要为没写回复而自责。” 我却一直为自己的不恭而耿耿于怀。


记得在虎年盘点秉烛辨路 蹒跚前行中算过几笔“进账”,相形之下,兔年“收入”,似乎还略多一些。承各位编辑老师抬爱,今年发表在各类报刊的陋作计23篇,长文达8000余字,短文也有1000来字。分别见诸《语文教学通讯》、《语文报》、《考试》、《中学生阅读》、《当代教育论坛》、《柳宗元研究》、《中国文学》等报刊,其中语文报社系列11篇。这些文章,大致有三类:高考作文命题研究及新题设计、诗词鉴赏、地方文化研究等。有件事颇有戏剧性:《寻根溯源论虞舜》草成于20115月中旬,是为湖南省舜文化基地首席专家陈仲庚教授力作《寻根文学与舜文化根源性地位》、《舜文化传统与和谐境界》所写的书评。虞舜文化研讨会后,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理,将其电邮给《语文教学通讯·学术刊》,不几日,便得到回复:文章可刊,但需交版面费若干。我回答:交版面费,那就算了。其实,差不多是同时,此文已由省舜文化基地发送至《运城学院学报》(不要版面费),文章很快被编入。没想到,“学术刊”竟然也不要版面费而捷足先登,6期刊出了,并将信息发至“中国知网”。运城那边得知,十分遗憾,只好将已排好版的文章撤下……


检视已发表和未发表的文章,多少有一点自得;但凝神披阅,却羞惭不已。曾在拙著《自序》中说过:“余之为文,常顾此失彼,见兔忘犬,喜骛言语之谐和规整,多失立意之深刻鼎新,切中肯綮者鲜少,隔靴搔痒者甚多。囿于德才识能之有限,切磋磨砺之不足,积重难返,似成痼疾矣。”几乎所有文章,都难以经受时空检验,“痼疾”啊“痼疾”,可真要命!


兔年里,还有几件事情:担任“名师网·首届全国中小学生阅读大赛”专家评委被“博士教育网”推为首页人物,先后为湖南金海中学暑期夏令营师生和永州一中文学社师生讲“柳子文化”,鉴定永州市初中语文青年教师教研成果,收了几位“徒弟”(青年老师客气,自称弟子,其实,好多地方,我大大不如他们),被香港环球出版社《中国文学》杂志社聘为编审……


苏大学士怀想周公瑾(17521033岁“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丰功伟绩,发“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之叹;而今我年逾古稀,“白头倾盖新耶旧,索解经时谢未能”啊!回首往事,惟有感喟、感动、感恩可言。


挥别卯兔,喜迎辰龙,将有一番新景象;而我,则又将有新的感喟、感动和感恩。


 


                                                                                         2011-12-29草成

【原创】中秋抒懷

中秋抒懷


湖南 吴同和


 


中秋佳节,一年一度,金风送爽,花好月圆。耳畔似飘过“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之柔曼古曲,眼前或幻化“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江南奇观。于是神遇,于是向往,于是搜寻憧憬,于是上下纵横……吾乃凡夫俗子,东坡居士之意趣一直没法参透;湖南永州虽四季分明,但仲秋时节,倘见得金桂初绽,已是造化,怎敢奢望有沁人心脾的馥郁、养眼怡神的金黄供我等骋目驰怀?唯有那“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古今无变,南北同光,仰望天上明月,不觉心猿意马,浮想联翩:


依稀记得,孩提时在苏北小镇,生活比较安定。中秋下午,大人们便忙碌起来,扫地,掸尘,沐浴,更衣,备酒菜,请祖先。我们兄弟就围着母亲,吵着,嚷着,想先吃一个糰子,尝一角月饼。母亲怎么打发我们的,记不清了,反正饼糰是没得吃的;但我们还是很快活,蹦跳着,口中念着江苏童谣:“打巴巴掌,打到正月正,家家点红灯……打到五月五,糖和粽子送丈母……打到十月十,十个古人一齐出。”打打闹闹,出去玩了。


中秋之夜,大桌子摆在天井里,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赏月吃饼,品茶谈心。父亲是饱学之士,少不了吟诗作对,言志抒怀;母亲则给我们讲些嫦娥奔月、吴刚伐桂之类的故事。我们不懂得赏月,听故事也心不在焉,只晓得吃水果饼糖……中秋春节,都是中国人万家团圆的重大节日;所不同的是,中秋节没人燃放鞭炮,因而特别静谧、安详。最是一年明月夜,荷桂香溢百姓家啊!在这样的氛围里,双亲大人可能会感慨万端:仰视一轮圆月,俯察多味人生,身体世态冷暖,心祈全家康宁。后来知道,父亲特别喜欢安静、明亮,喜欢和我们谈谈玩玩;和父亲一样,我也极爱在安静明亮的环境里生活工作,爱和家人说笑谈心。


母亲是长沙人。1948年,我们举家来到湖南,辗转而至永州。当时经济很是拮据,父亲央人绍介,好不容易谋得一份工作,在省立七中教书,以养家糊口。说来好笑,记得我们几个下江人来到湘南,一家老少都穿着长袍子,十分招人眼目;要换装,哪来的钱?但到了年节,母亲总还是要多烧一两道菜,买些节令糕点。奇怪的是,这段时间,怎么过中秋的,反而完全不记得了。


1961年,我远离父母,离家求学,之后便是工作,在外地教书,之后的中秋节,直到父母归天,也再没有陪二老赏月品茶……如今,我已是古稀之人,儿时膝下聆教、堂前娱亲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可那渐行渐远的模糊影像,那似隐似现的亲情碎片,能拾起多少呢?抚今追昔,不胜感慨,不胜伤悼!


日月荏苒,今又中秋。近三十年来,平平淡淡,惟有一事,刻骨铭心:上世纪90年代起,每年中秋之前,能收到几盒来自各地的精致月饼,乃曾经的学生所赠。每收一盒,辄感动数日,愧疚数日——付出太少,收获太多故也!有君劲芝者,1985年高中毕业,大学毕业后,在南宁工作,出类拔萃,人品、官品、学品俱佳。大约从1993年起,节前必有月饼馈赠,开始我并不在意,几年以后,渐感不安。心想:即使自己儿女,也未必能做到这样。每年收到月饼,总忘不了写信或打电话叮嘱:“明年千万不可再寄!”可他回答:“我今天的一切,与老师的教导分不开,这只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第二年又是一盒!一年一个风味,档次越来越高。近20年了,饼盒如加收藏,简直可做文物展览。


前几天,又一快件抵达……


忽而想到“感恩”一词。天大地大,父母恩情最大。我这个人,再平常不过:形貌智力、德识才能,均处于中下水平;但五官齐备,四肢健全,思维正常,情感健康:这都是父母赐予的。成年后,耳提面命,默化潜移,父亲的严谨治学、恪尽职守,母亲的勤劳善良、推己及人,让我终身受益。当了教师,做了父亲,回报父母的办法就是认真做人做学问,传道授业,教书育人,以告慰在天之灵;奈何生性愚钝,收效甚微。


七十年人生旅途,四十余载教书生涯,回首追怀,感慨万千:时代、社会、国家、人民,老伙伴、新朋友、忘年交、陌生人,均有恩于我。成功时,知己忠言逆耳,失败时,同事鼓劲加油;困难中,仁者施以援手,徘徊中,智者启之前程……这些人和事,如影随形。回报也者,惟有将大爱之心、绵薄之力,奉献时代社会,奉献国家人民!


……


三五之夜,万籁俱寂;沉思默想,悲欣交集;如烟往事,情有可依;知恩图报,蹇驴奋蹄!


 


——2011年(辛卯)中秋偶记

【原创】读诗的困惑

读诗的困惑


 


我喜欢读诗,尤其是近体诗,常到古代诗歌的海洋中扑腾;有时候,心血来潮,还品咂几首,一边吟诵,一边体悟,虽不得要领,却乐此不疲。新诗,读得不多;近年来的诗作,由于其与时俱进,变得不太认识了,因而读得更少。空暇时,偶尔浏览几首,结合艾青、李季、贺敬之、郭小川、舒婷等诗人作品,对照阅读,参详再四,却似懂非懂,困惑兼之:


首先,表现形式有些怪异。有的诗,只有一两句话,格言警句般,如顾城代表作《黑眼睛》,仅一句话:“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诗界以为好得不能再好了。前几年给中文系学生上“写作”,赞扬而外,也曾大放厥词:该诗虽然有哲理,可引发读者思考人生,再度创作空间较大;但无论怎么说,一句话也是诗,到底有点说不过去。并言及如今十分流行的《短章》、《断章》类,也只是一两句话,虽则凝练,但诗人到底想说什么,实在为难读者。如说凡有哲理,凡能发人深思,便是诗;那么毛主席语录、诸子百家语录、佛经禅语,以及古今中外名人名言,甚至兵法(如《孙子·谋攻》:“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等)、家书(如《颜氏家书》、诸葛亮《诫子书》等)、谚语(如“蚂蚁垒窝要下雨”、“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等),包括2007年江苏高考作文一考生仿《黑眼睛》发的牢骚:“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岂不都该归类于诗歌吗?但文学常识告诉我们,以上各类作品与“诗歌”毫不搭界!“诗歌”有自己的特质。


其次,语言也过随意。古人赞为文之美,谓“陆机之赋,虚握灵珠;孙绰之铭,空擅昆玉”;诗歌创作的语言忌平忌直忌泛,亦忌奥忌僻忌涩。有人以为能写出谁也不懂,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懂的文句便洋洋自得;殊不知,“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者,绝非阳春白雪!但这并不是说,诗句必须明白如话,白开水一般。关键是要有诗味,要有意象。要之,诗歌语言应该是流畅的,谐和的,多维的,含蓄的;进一步的要求是,应考虑平仄韵律。但是,现在有些诗,或让人觉得特别不连贯,特别拗口,读来如“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或如白开水,分则为诗行,合却是文句,且遣词造句,非常一般,甚至只是初中水平。此外,诗人们仿佛不屑于拘泥近体诗之整齐、押韵、平仄等老一套“戒律”,而致力于参差、跳脱、怪诞的打造。残酷的是,这样一来,“写诗的人多,读诗的人少”之怪圈半径却日渐加大;尽管这些作品,被诗界奉为“鱼翅”。


忽而想起,人们赞扬某人文章写得好,说文章像诗一样美;还没听人说某人诗写得好,言其诗写得像文章一样棒。可现在,却看到不少人写的诗,文章似的,而且还不能算好文章,实在够反常的。例子不少,也很典型,相信大家都看到过,恕不赘言。


越来越看不懂新诗了。


 


2011-08-11草成)

【原创】贈王春

贈王春


二〇一一年五月


 


王春乃“中华语文网”新锐,读博文《雪尽终南又一春》(http://wangchun.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525223330.html),感佩系之,竟不顾平仄诗律,凑二十八言以贻之:


        雪尽终南又一春,培桃育李乐耕耘。


        恩师举荐勤充电,小试牛刀业内钦。



 


小诗发至其博文,即获老师和诗一首,敬录于后:


 


次韵一首呈吴同和先生
雪尽终南又一春,桃花棠棣壮红尘。
网络神交邻海内,风期暗与老师亲。


 


(敬祈各位师友赋诗跟帖。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