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王春: 一事能狂便少年


一事能狂便少年


——记退而不休的吴同和先生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王 春


 


75岁的吴同和先生还是一个年轻人。能证明其“少年得意”的,有近乎优秀的体检报告、偶试身手的篮球运动、经常刷新的微信“朋友圈”、蒙了“不白之冤”的满头黑发,以及每年刊发在高校学报的学术文章、新近主编出版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等等。


我和年轻的先生素未谋面,但却是相知甚深的老朋友了。


2012年年底,写了一首《寄永州吴同和先生》来纪念我们的文字交往:“一网神交引忘年,文通塞北与江南。毗耶佛事征摩诘,苏子阳谋话羽仙。袖纳龙蛇天地小,心追韩柳洞庭宽。汀兰岸芷芳今古,赖有骚人笔胜椽。”以诗寄情,于我而言,本非藏拙之道,之所以不冷静,且搜索枯肠极尽钉铰打油之能,皆因“老夫聊发少年狂,斧斤意欲到班门”之故耳!


我与先生的交往全赖“千里传音”之术,网络和电话等现代工具完全证明了“德不孤,必有邻”是古今不变的大道理,“中华语文网”的博客平台则是我们交流的主要场所。先生《品竹间新茶,悟法师禅意——<巽上人以竹间自采新茶见赠酬之以诗>注评》一文,对柳宗元诗作探微阐幽;不才曾就“犹同甘露饭,佛事薰毗耶”一句注释与先生交流自己的一点浅见,以为“佛事薰毗耶”一句采《维摩诘经》中典故。释迦牟尼于毗耶城说法时,维摩诘称病不去,释迦派文殊师利前往问疾。文殊师利问维摩诘:“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维摩诘默然不对。文殊师利叹曰:“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古典诗文中,多把这个佛教故事当做杜口不言而深得妙谛的典故。诗中“佛事薰毗耶”一句,欲表达禅茶一味,妙不可言之意。不想些小见识竟得到吴老的高度赞扬,且多次对人提及此事,勉励之情,令人感动。鄙文《苏子的阳谋——重读<赤壁赋>》(《中学语文教学》20122期)也曾得到先生教正。先生以为文中谈及“望美人兮天一方”,过多罗列楚辞“美人”用法分类,破坏了文章整体的美感。当时我的确未能完全理解先生意见,近来整理资料,重新看这篇文章,方悟“可去可留终可弃”的道理。曹操曾感慨杨修的智慧甩开自己三十里,我与先生的智慧差距,又何可以道里计呢?


先生爱重,曾将其父吴荫寿先生诗集稿本见赠,遂有缘得窥先生家学渊源。先贤吴荫寿公幼承旧学,学识渊博,道德文章,名震楚南。作为哲嗣,同先生发扬蹈厉,光大家学,身兼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与大学客座教授之荣衔,遂谱父子相继为湘南两代名师之佳话矣!


文人相重,自古皆然。2010年,先生年届古稀,作七律《自嘲》,师友得之,与唱和者,凡50余人。披阅教授学者酬答,欣喜非常。以我所见,五律当推尚永亮先生诗作高妙,古体则以张京华教授创制典雅。


尚永亮教授是教育部长江学者、武汉大学博导、中国柳宗元学会会长,与先生多有交往。获《自嘲》,乃撰五律,先生七十寿诞。


先生钧鉴:


独居海外,得书增喜。先生古稀之年,又逢龙蛇之岁,心康体健,文情如海,可喜可贺。本拟次韵一首,惟原玉入群出群,不才难以追步,故转八齐韵,五言八句奉上,并以志感云。


涛翻东海阔,叶舞远山低。


电路传千里,吴公逢古稀。


龙蛇大气象,文胆小天梯。


麾手忘年辈,白云五岭西。


尚永亮教授师承霍松林先生,是唐代文学研究重镇。五律求精简,讲求凌空蹈虚的境界,最具唐代气质的诗歌体裁。参详教授五律,既能体会其对唐代文学领会之高妙,也能见出吴尚二先生的春树暮云之情。


张京华教授,先生之挚友。一位学富五车的大学者、不慕荣利的大名士。他于1983年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本科毕业后留校,1993年破格被评为北京大学中国政治思想史方向副教授。教授不为名利所累,率性自然,潇洒通脱。为研究中原文化而设帐洛阳,慕潇湘夜雨以布道永州。在文学、史学、哲学等领域均有重要成果,受到著名学者李学勤、郑光等学界前辈盛赞。他甘守清贫,醉心学术,被称为永州一愚,湖湘师表;这位传奇人物、受聘湖南科技学院教授的大家,亦赋诗酬唱:


云将已过扶摇枝,人间忽传乡饮酒。


昨日读书至泰伯,今逢孟氏令食肉。


君东皇为九歌,句越句吴同其久。


谁见天一端然居,纷纭群星拱北斗。


止止吉祥虚生白,止于至善德可友。


此等儒雅彬彬,信有遗味之作,非大腕力者而不可为也!


余光中《朋友四型》,将朋友分成“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等四种境界。仅赏读50余首唱和,便可以窥得先生的朋友多属第一境界,纵使有些不甚有趣的,也都在高级之列。其实朋友圈就是一个人情趣品位的直观体现,五湖四海的诗友鸿儒对先生最为称颂之处,就在于他有“阐旧邦以辅新命”的人生志趣啊!


先生致力于阐扬乡邦文化有年,在柳宗元研究和九嶷山舜文化研究方面成果斐然。据我有限之见,先生在柳子研究领域所作的两件事是有着深远意义的:一是本世纪初策划并组织声震三湘的高规格的“柳宗元诗文教学研讨会”,一是2015年与山西马重阳教授联袂主编出版了《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于后者,尚永亮教授点评:“……其于柳氏及其著述,实具发明阐扬之功;而于当今治柳学者,更饶集成借镜之效。”


中学语文教育对社会的影响力是不可低估的,一篇文章进入中学语文教材,意味着它将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但如何让阅读真正走向审美,这就是一个极具意义的大问题了,尤其在一个问题乘以数亿这个基数之后。中学语文教学活动不应该是“技术”而应该是“艺术”,如何从技术走向艺术,这个问题就非得通过教学实践研究不可,舍此别无他途。对于中学语文教学,很多大学教授是意甚轻之的,往往站在门外指指点点,足快言论,对解决问题却无甚助益。当然,隔行如隔山,包教不包会的大学教师难以理解被要求包教包会的中学语文课堂还有艺术二字存焉。先生则不同了,既是治学专家,又是中学名师,利用地域文化资源举办主题教学研讨活动,正是其融专业学识与教育智慧于一炉的体现。这就是先生组织“柳宗元诗文教学研讨会”的意义之所在。


语文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讲究濡染熏陶,以当今社会情状而论,还必须得是绿色农业才行;在学生的心灵沃土上种下道德与文学的良种,才能在学生的未来发展中收获历久弥殷的一瓣心香。先生耕耘教坛多年,培养了一代代学子,也化育了几辈名师。2012,凭借自己在中语界的影响力,力荐一青年教师参加“第二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展评”赛课活动,殷殷之意,令人动容。虽然,先生现在不亲临教学一线了,但他走上了更为广阔的讲台。近几年,全国各地语文教师多慕名与先生交往;对于他们,无论是谁,遇到困难,只需一条短信、一个邮件,先生都会竭尽全力帮助。“潇湘讲坛”有先生儒雅的身影,学术文集、高校学报、核心期刊上仍能读到先生最新的研究文章。其实,这些都不失为一种教育,一种精致而深沉的熏陶。


屈子曾“济沅湘而南征”,“就重华而陈词”。我却一直没能赴永州拜会先生。2013年夏,曾赴长沙参加一次全国语文教学研讨会,本已约定好再加一鞭赶赴永州,无奈一些突发原因中断了这次“蓄谋已久”的行程。好在先有那王昌龄安慰我说“明月何曾是两乡”,后又有新近付梓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远渡关山,翩跹而至,稍慰此心。看来与先生的会面还须另待佳期了。王国维《晓步》曰:“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我经常想,下次真的见面了,32岁冬烘气十足的我,要不要先拍拍先生这位“年轻人”的肩膀呢?


 


                 ——王春老师此文刊于《教师博览》2016年4期 








  作者简介】王春(1983—),男,东北三省十佳高中语文教师,吉林省高中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第一名(2010),全国“十一五”教育科研重要成果一等奖(2011),吉林省第四届基础教育成果一等奖(2013),全国第五届“圣陶杯”中青年语文教师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2015)。

【原创】虛靜恬淡 寂漠無為

虛靜恬淡 寂漠無為


——回望2015


吴同和


 


桃符常易,日月永恒。转眼间,吉羊揖别乙未,灵猴接力丙申,吾又痴长一岁矣!岁尾年底某日,伏案恭读《庄子·外篇·天道》,参详许久,旋反刍吾之过往,不觉感慨万千。于是循章摘句:


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以此处上,帝王天子之德也;以此处下,玄圣素王之道也。以此退居而闲游,江海山林之士服……夫明白于天地之德者,此之谓大本大宗,与天和者也。


这段文字,论帝王之道,本在于上,末在于下,极醇无疵之语;却如纵横家般指画江山,一览天下于眼底。


盖“虚静恬淡,寂寞无为”,乃人世完美精神体系,天地至灵处世哲理,修道养德最高标准,大本大宗之理也!悟其要旨而修心养性,尊为帝王者,便有天子之德;身为臣民者,亦得布衣素王之道;如若辞官悠游,著书立说,则可令山林湖海名士贤达崇仰拜服……以是,人皆争相修炼,为达“无天怨,无人非,无物累,无鬼责”之境,期与自然谐同也!


吾乃凡夫俗子,权欲物欲甚寡,无由奢谈“天子之德”“玄圣素王之道”,无望“令山林湖海名士贤达崇仰拜服”,但多少还能保持“虚静恬淡,寂寞无为”的心境。2015年,家人、师友、社会、国家,给予许多许多;惟欲尽绵薄之力,回报点滴。然四季谢代,感恩分量日益加多,回报微乎其微,故尔惭愧非常。虽然,搜肠刮肚之后,却有几件小事印象深刻,特依时为序,开列于下:


1.服务基础教育


3月下旬,邀请全国中语界名家袁源、刘春文,南京名师孙振坤屈驾永州九中,走进“名师讲堂”。21日上午,袁源老师《那树》(初三阅读课)、刘春文老师《微格作文训练指导》(初二作文课)、孙振坤老师《优美的汉字》(初二活动课)及九中教师唐定平老师《我爱这土地》(初三诗歌鉴赏课)的现场演绎,令师生大开眼界,受益匪浅。当天下午,我为四位老师的精彩演示做了点评,刘春文、袁源二位名家为全市各县区前来听课的200多名初中语文教师专题讲座。活动虽只一天,但效果好,影响大。本市电视台、永州日报、永州新闻网等媒体都做了报道;消息流出,全国若干网站以图文形式转载了这次活动盛况。


512,我为零陵区进修学校短训班学员讲《永州地方文化概述》,19日,讲《柳宗元永州诗歌说略》,并赠送《柳宗元研究》50本。去年8月,向参加区进修学校学习班学员赠送拙著《愚悟集》90本。


能在全国性语文大报发表作品,中学生梦寐以求。为提高永州市九中知名度,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作为“蘋洲文学社”顾问,2014年年底,我向《语文报·青春阅读版》(每月一期)吕婕老师推介该校文学社,并亲手修改学生作品13篇,予以推荐。老师比较赏识这些诗文作品,20154期发表了杨子萱同学《蒲公英PK昙花》,20155期(总81期),《语文报·青春阅读版》介绍了“蘋洲文学社”,并以两个整版(1314版)刊发了学生诗文12篇。这件事,影响极大,师生都受到极大鼓舞。


2.编著《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


“中国阅读学会经典阅读研究中心”荣誉推荐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合364000字),是我与马重阳教授合编的,5月下旬,交付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于我而言,完成了一个心愿;师友同道收到拙编,多有鼓励褒扬。教育部长江学者、武汉大学文学院博导、全国柳学会会长尚永亮教授评价:“……(此书)于柳氏及其著述,实具发明阐扬之功;而于当今治柳学者,更饶集成借镜之效。”


3.接受两次采访


717上午,“永州市电视台·都市频道”杨志军主任和编辑罗志仁、林思尧来家中,就零陵古城建设和柳子文化对我进行采访,电视台于7月、8月先后两次播放采访实况。永州新闻网同期报道此事,题目是:《吴同和:打好柳文化品牌 增色零陵古城建设》。


823,湖南科技学院学院宣传部派秦耀华老师就张京华教授优秀事迹采访我,其后,采访内容汇集在专题片《湖湘师表张京华》中。


4.参加祭舜大典


924上午,与陈仲庚、张京华、潘雁飞等教授参加“湖南省乙未年(2015)祭舜大典”。和往年一样,大典声势非常浩大,场面极其壮观。当天下午,与来自北京、山东及本省的教授专家40余人,参加题为“依法治国与舜文化” 的舜文化研讨,有 8位学者就此主题向大会阐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我提交的论文是《宽猛相济 恩威并施》(7000余字)。


5.参加拜师礼


928,是孔子诞辰2566年纪念日。927上午,“湖南科技学院汉服社”在孔子塑像前广场举行“拜师礼”。我荣幸地和著名学者张京华教授同为 “师者”,接受文学院中文系数十名“弟子”和十几名小学生礼敬;此后,二位“师者”发表了训诫“弟子”的训词。


6.聚会永州


102,高中毕业30年的原附中85届学生50多人,从祖国四面八方赶来永州,聚会红豆宾馆。同学们都是近50岁的人,人人都有出息,多数同学子女都已大学毕业;几十年没见面,如今欢聚一堂,师生们都沉浸在欢乐和幸福的氛围之中。大家满怀感恩之情拥抱、谈心、歌舞、合影……我的感言:“感谢大家!我可能曾经给过同学们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而这分别后的30年,如果说我也取得了一星半点成绩,是同学们成就了我!从教50年,带过许多班,教过数千学生,但只有我们这一班,几十年不散,相依相伴,风雨兼行,直到今天!”


同学们的讲话,让我热泪盈眶:“我们聚会看望老师,就等于回家看望父母,老师健康长寿!老师80大寿,一定要请我们喝酒啊!”


7.讲座语文QQ


629晚,在“语文生成”群主讲《抒怀言志 彪炳千秋》。818晚,在“全国语文教学联盟”群主讲《千秋伟业 万代圣君——虞舜立德立功立言浅议》。1010晚,在“南京中语会阅读部落”群主讲《投迹谪贬地 寄情山水间》。大出意外的是,每次讲座居然都能蒙混过关。


8.参加“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


1031111,与蔡自新、翟满桂、潘雁飞、江建高等教授到山西运城学院,参加第七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外学者听取了中国柳宗元研究学会会长尚永亮教授主题报告及几位学者发言,并开展了热烈讨论,交流自己的研柳治柳心得,学术气氛极浓。我市8位代表向大会提交论文6篇,编著1本,显示了较强大的学术力量和团队精神。


9.论文获奖


“舜文化系列论文”(合5篇,计28800字),荣2015年“永州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


《宽猛相济 恩威并施——古代德治法治摭拾》(7950字),荣获2015年“第六届湖南省社会科学界学术年会论文”二等奖。


10.发表几篇小文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3篇:20151期《永州潇水景区探胜》(4280字)、20154期《贵乎立异标新》(3000字)、8期《阐扬经典 濡泽潇湘》(2860字)。


◎《语文知识》31篇:《愀怆伤心甚 青袍送玉珂》(3240字)。


    《语文报》1篇:王立群《成语里的好读精神》的赏读文章《读书励志 承古传今》(2015年第176 1180 )。


◎《湖南工人报》1篇:2015092506版《中秋驰怀》(1680字)。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1篇:201510期《致语文教师》(300字)。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初中版)》(重庆)2015121篇:《2015年第六届同题擂台震撼登场·车站》(720字)。


◎《文献与人物》(湖南)1篇:《张京华教授印象》(3040字)。


◎《舜文化研究与交流》《柳宗元研究》《永州日报》《潇湘》《零陵文艺》等报刊刊发12篇小文(约10000余字)。


……


 感谢东北师大附中王春老师,拨冗撰写《一事能狂便少年》,赞我能“退而不休”;感谢师友们,因为有大家的鼓励和支持,我才能走到今天,并继续走下去。


 


                                                                                               ——2015-12-31草成


 


【盘点系列链接】


2010年盘点:《秉烛辨路 蹒跚前行》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1092647.html


2011年盘点:《感喟·感动·感恩》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229141957.html


2012年致“中华语文网”:《迟到的感谢》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18153318.html


2012年盘点:《匆匆岁月的印记》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139461.html


2013年盘点:《逝者如斯夫》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12239356.html


2014年盘点:《过往 躬行家园》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5/201513202223.html

【原创】阐扬经典 濡泽潇湘

 


阐扬经典 濡泽潇湘


——张京华教授印象


吴同和



 


【弁言】张京华教授是湖南省2014年教育年度人物。2015年教师节期间,湖南各报竞相报道了他的优秀事迹,2015年10月5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刊发龙军文章《书生意气到潇湘》(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5-10/05/nbs.D110000gmrb_01.htm)。


作为忘年交、仰慕者,我于6月初草成陋文《阐扬经典 濡泽潇湘》;张教授阅后,写了按语,并推荐发表。此后,不少报刊选用了此文。


 


儒者,学者之称。《扬子·法言》:“通天地人曰儒。”《礼记·儒行》曰“儒有今人与居,古人与稽;今世行之,后世以为楷”。曰“儒有博学而不穷,笃行而不倦;幽居而不淫,上通而不困”。曰“不临深而为高,不加少而为多……其特立独行有如此者”。曰“儒有合志同方,营道同术;并立则乐,相下不厌”。


读经至此,眼前或现古今儒者影像,走马灯似的,目不暇给;耳畔或闻历代大儒训诫,黄钟大吕般,启智铭心。突然,一儒凸现于斯,遂定格。他,就是潜心阐扬经典,倾力濡泽潇湘的2014年度湖南教育新闻人物张京华教授。不觉间,思绪随之翻滚,若干断片迅速组接整合,于是染翰操觚,有了下面的文字。


张京华教授是一个饱学之士。1983年毕业于北大历史系并留校工作,1993年破格评聘为副教授,现为湖南湖南科技学院教授。他读书多,学养高;但究竟读了多少书,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人所皆知的是,永州十几年,他每天早上一走进办公室,便伏案工作读书,子夜时分才回家休息;没有双休日,没有寒暑假,甚至没有春节。他的办公室,到处都是书。经史子集、儒法释墨,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文史图书馆。特别令人称奇不已的是,无论谁,遇到文史哲方面的问题,执经以问,他不但能当场析疑解惑,而且可以从书架上,准确找出某书某章某页某段文字予以核证。舜文化研究专家王田葵老先生近日研究康德、黑格尔,不时向张教授请教。先生感叹:“张京华太博学了!”忽而想到唐代著名学者李善(630-689),此人有雅行,学识渊博,淹贯古今,人号“书簏”。撰《文选注》,殚精竭虑,用力至勤,耗时数载,易稿者三;注本敷析渊洽,考辨翔实,引典近1700种!张京华教授不也是这样吗?他亦多“有雅行”,人品学品文品皆高;撰《庄子注解》《近思录集释》《日知录校释》等,旁征博引,言之凿凿,功力不凡!


教授是一个文史学者。凡文史哲,无论中外,皆了熟于心;融会贯通而后,常发不刊之论。《古史辨派与中国现代学术走向》可视为先生研究史学的代表作。全书洋洋55万言,所引书目逾200种。汇权威高论而不盲从,发疑古新见以示学界;观点鲜明,论据充分,可予学人研究以多层面借鉴启迪。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著名史学家李学勤先生充分肯定了这一研究成果,欣然为之作序:“张京华教授研究现代学术史多年,特别对于古史研究方法讨论及《古史辨》派有深入探讨,多有创见……在长期研究基础上又有新的进展,是一部观点新颖、材料丰富的好书……专此推荐,并以此数语代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光先生评价说:“张京华教授是一位有独立人格、思想超越的学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研究,不仅资料充实,观念也极新鲜,非学舌或人云亦云之作,具有廓清疑古迷雾之作用。”对于《古史辨派与中国现代学术走向》,先生以为“此书资料丰富、扎实,观点新颖,不落旧的窠臼,是对现代学术思想的一种清理和反思,有相当的学术价值”。


作为文史学者,教授非常重视古籍的点校、注释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抢救古代珍贵文化遗产。因为部分古籍,有的已经残缺,有的只剩石印,有的则是散落在民间的抄本。先生好不容易将这些资料搜集汇聚,逐一审核,对照,取舍,辨正;然后点校,注释,数年一日,用力至勤,方还其本来面目。众多古籍中,先生于《庄子》,下力最大。《庄子因》《庄子雪》《庄子独见》《庄子新义》《庄子义海纂微》等要籍的注释点校,都是他与夫人李花蕾多年辛劳的结晶;而印行于1999年的《庄子哲学辨析》,和印行于2008年的《庄子注解》,汇儒道哲思以传经扬典,集大家注疏而含英咀华,是研究《庄子》的重要参考资料。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本书文字省净,用语通俗,一般文化水平的读者也能接受消化,真正是雅俗共赏的好作品。


读书用书而外,教授致力于湖南永州地方文化的研究和开掘。永州十年,他将舜帝、湘妃,周敦颐、邢恕,摩崖石刻、燕行文献,乃至整个湘楚文明……全纳入研究课题之列。《湘楚文明史研究》《湖南地方文献与摩崖石刻研究》等著作次第面世,对于湘楚文化的传布,意义重大。作为《湖南科技学院学报》主编,先后推出的“虞舜文化与四代文明研究”“濂溪学·理学·儒学研究”“元结与摩崖石刻研究”“柳宗元研究”等特色栏目,使学报成为服务高校教学科研,服务永州地方经济与文化建设的重要阵地。


在他的指导和影响下,青年教师亦瞄准永州地方文化,纷纷著书立说。王晚霞、周欣等老师相继出版《濂溪志校注》《柳宗元研究论文集》《阳明山文化研究论文集》等编著,离不开先生耳提面命。对于学生的指导,先生更是不遗余力。2004年,组织“国学读书会”至今,常利用节假日,和“读书会”学生一道,顶烈日,冒寒风,攀岩寻碑,剔藓拓片,采集了极其珍贵的资料。另一方面,先生手把手指导学生整理古籍善本。2008年,符思毅、刘瑞、欧阳衡明《九嶷诗选》《湘妃诗选》联袂出台,社会反响极佳。湖南文理学院古籍研究所所长梁颂成教授对此书评价很高,对张京华教授指导学生整理古籍的举措更是赞不绝口。此后,“国学读书会”队伍越来越大,研究成果也越来越多:侯永慧《零陵朝阳岩诗辑注》、汤军《零陵朝阳岩小史》,彭丹华点校《楚辞灯》《汉书艺文志问答》《十三经提纲》,胡佳点校《韩文起》,王志芳《沈云英故事考》,以及邓盼《国学论著提要》系列、彭二珂《柳宗元研究·旧文新刊》系列等,都进入学人视野,并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


……


有人用拆字法解说“儒”:认为“儒乃人之所需”;而“儒”,古同“懦”,那么,“儒亦心之所需”。千百年来,“儒”就在这一社会环境里,依照“儒行”规范,日渐集聚为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特殊群体。


张京华教授就是这一群体中值得尊敬的儒者!


  


书《张京华教授印象》后


张京华


 


昔宗涤楼有诗:“居永十三年,溪山如我乡”,每与人书,必自署曰“十三年潇湘上寓客”。予僻居湘南青山绿水间,转瞬十二年矣,于元次山、柳河东、汪浮溪皆过之,惟于躬耻为不足一岁。永州高贤,予首推前辈王田葵先生,偶抒心语,略见拙文《王阳之先生墨迹书后》矣。而予又因阳之先生得识前辈吴同和先生。先生之尊人荫寿公,字榕甫,江苏兴化人,早年毕业于苏州东吴大学。先生固出书香世家,寿与阳之先生相若,而道德儒雅、音容温婉、奖拔晚辈亦皆相齐,故予敬仰如父行。犹忆去年五月初,予与诸生外出拓碑,过先生家,承先生精制淮扬名菜红烧狮子头飨客,醍醐餍饫,如读《史》《汉》然,故予在湘十二年,不啻以此数日最感惬怀。今者端阳将至,先生忽作“印象”一文,且云:“您是我最敬佩的朋友。论年辈,可叫你‘京华’;但在学业上,您是我的老师,先生也以您为师!”予趁夜静伏读一过,惶惧不敢当。然先生又云:“小文以‘儒者’开笔,用‘儒者’收篇,全文没离开‘儒’。因为在我的心目中,您是大儒。复引韩文公《师说》云:“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夫天道至大,虽下至稊稗瓦甓,天下有一物可以不载道而行者乎?苟如是,予与先生、阳之先生忘年之交,勉为道友可矣。夫士生于世,而可不以儒者相期共勉乎?先生肇赐“儒”之嘉名,不敬承之为不祥,予今当之矣。






 

【转帖】南蛮的“下午茶”

南蛮的“下午茶”


游宇明


 


许多年前看过一句话,大意是:诗歌是一种适合年轻人的文体,因为它需要激情与想象;人到中年则适合写散文、小说,散文、小说依赖生活经验与思想。对这个观点以前我是基本认可的,但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原因是我读到南蛮的诗集《水》(漓江出版社20145月版)。


南蛮(李鼎荣)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那时的他在我的眼中是一个热情爽朗、忠厚诚实的人。在宿舍里,他起床最早,孜孜不倦地从事着寝室公益事业(早晨打开水),无论你说什么,脸上永远挂着憨厚的笑容。南蛮很有才气,我记得那时他常写一些小块的评论文章向报刊投稿,并屡有斩获。收了稿费,则请周围的同学喝酒、吃瓜子,一派大款风范。


大学毕业后,南蛮去老家的城市教书,后来又调至湖南永州市政府做公务员,在市政府办公室联系文教卫这一线。这样的生活一方面使南蛮的思想保持着一种高度,另一方面也使他的作品充满着人间的烟火味。南蛮的诗几乎无所不写:发呆、登高、做客、赏画、读书、观景、喝酒、看石……所写人物也是古今皆备,古代的有舜、孔子、柳宗元、周敦颐、怀素等等,当代的有前文联主席李长廷、画家吴建陵、诗人田人,蛇王谭群英、煤老板王立东、收藏家旷柏林、同学王一丁……,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诗人像南蛮一样在诗里大写特写周围的人,将别人认为不太好诗化的东西写得那么诗意盎然。


南蛮喜欢读书,在古典文学上的研读方面尤有造诣,这些古典文学修养不留痕迹地流淌在他的文字里。南蛮的诗歌观是让诗歌大白于天下,其实他的诗只是不故作高深,不晦涩难懂,并非浅薄、直白,相反,他相当多的诗倒是含蕴的、富有韵味、也充满情致,这种含蕴、韵味与情致,构成了南蛮诗歌独有的诗意。比如他写屈原牺牲的价值,这样落笔:你不是跳水运动员/你纵身一跳/历史却给你打了满分/你获得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块跳水金牌(《致屈原》)。满分金牌是冠军得的,历史给了屈原满分金牌,也就等于说屈原的奉献有了超越时空的意义。诗人如此赞美父亲的劳动:我的父亲老了/他年轻时为庄稼与禾苗/浇了几万桶水/那些水并没有消失/它们变成了地下水/变成了山之泉/江之源/河之波/云中雨/海之浪//我的父亲老了/他年轻时浇的水/依然鲜活(《水》)。南蛮以浇水来概括父亲的劳动,以山之泉江之源等一系列的意象来表达的不灭,最后水到渠成地引出一个非常精彩的诗句他年轻时浇的水/依然鲜活。境界开阔,诗句极富张力。


人到中年,最怕思维出现定式。南蛮不是这样,他的诗歌意象非常奇丽。诗人这样写柳宗元与刘禹锡:唐朝的表格没有登记柳宗元和刘禹锡的身高/朝廷的最大败笔之一/是把柳宗元和刘禹锡的身高丢了/我蓦然回首/山外青山原来就是他们的身高(《唐朝的两个男人》)以身高来形容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已出人意料,后面再来一句山外青山原来就是他们的身高更是奇异得让人措手不及。洛阳牡丹很美,谁都知道,但这样的句子却只有南蛮敢用:洛阳牡丹/肯定吃了武则天的乳汁/否则/它不会那么娇艳(《洛阳牡丹》)。武则天贵为皇帝,其乳汁肯定是珍贵的,因为珍贵,浇灌出的东西也就非同寻常,当然这是种艺术逻辑。中国人最忌讳的骂人的话,莫过于被人叫做畜生,南蛮居然这样写:在水草丰美的草甸/如果你骂我是畜生/我一点也不生气/在这里做牛做马做畜生/是一件多么美好而惬意的事情/那些牛羊们悠闲地啃着草/它们的眼神像湖水一样清澈 /神态像天使一样安详/在这里/畜生找到了它们的天堂(《我的远方叫新疆》)。在南蛮笔下,新疆的畜生是幸福的,它们可以生活在一片水草丰美的草甸,拥有自己快乐的生活。


冰心说过这样一句话: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生活中的南蛮就是一个有趣味的人,讲话常常引人哈哈大笑。他的诗亦如其人,幽默风趣。《文紫湘》一诗这样写:如果我能一脚将文紫湘踹回公元前/文紫湘一定会生活得更加美好/文紫湘的性格/本来就属于春秋战国。”“一脚踹回富有动感,又充满诙谐。在《北京感想》中,南蛮如此展开:无论我怎样穿着打扮/我看起来总象边远地区的土特产/风与车票像拎一袋土特产一样将我拎到北京/到北京一看/其实很多北京人像我一样土/只不过我土得心虚/他们土得像北京的地皮一样/底气十足/理直气壮。将自己比作土特产,还说风与车票像拎土特产一样把自己拎到北京,这实际上是种自嘲,这样的自嘲充满着人生的机智。


南蛮的诗是入世的,他将生活看作诗歌,将诗歌融进生活。对于他,诗歌不是爱好、不是风雅,而是生活的一部分,一如下午的茶点,晚上的漫步。


 


游宇明,男,1963年生,《读者》、《格言》等签约作家。湖南省娄底市作协副主席、娄底市民盟文艺委副主任。在《散文》等省以上报刊发作品4000多篇,被知名文摘报刊大量转载,入选多种大中学文学教材,2000年起每年进入全国性权威文学年选。入选《名家名篇精短散文》、《中国当代杂文二百家》。

【原创】永州潇水景区探胜


 


永州潇水景区探胜


◎吴同和 


 


南朝吴均(469—520)《与朱元思书》富阳至桐庐之水,摹形摹声摹色:“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


北宋范仲淹(989—1052)《岳阳楼记》洞庭之水,绘景绘物绘人:“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朱自清《绿》温州仙岩梅雨潭之水,描景描境描意:“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


贺敬之《桂林山水歌》写漓江之水,写梦写幻写情:“情一样深啊,梦一样美,如情似梦漓江的水!”


 ……


 如此如此,则天南地北之江河溪涧,可与此四水媲美者,鲜矣!


永州潇水者,全长354公里,湖南蓝山野猪山南麓,蜿蜒迤逦,东折而北向,流经江华、道县、双牌,由香零山入零陵古郡,以至于蘋岛,与湘水交汇而为湘江也!唐柳宗元《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云:“九疑浚倾奔,临源委萦回。会合属空旷,泓澄停风雷。”明末大诗人曹学佺(1574—1647)《潇湘》云:“潇水入湘终古碧,零陵生草至今香。”犹言长河终古澄碧,奇卉生发芳香,而潇水之神韵可感可知矣!


今观夫永州潇水零陵段,自香零山而之蘋州岛,长十几里。江水清冽澄碧,丹岩嶙峋雄奇,历史悠久厚重,四时多姿多情……曰“兼东西南北江河溪流之长而独领风骚”,不谬也!


何以言之?若富春江之水,两岸山色固清翠秀丽,江水清碧亦可见底;美则美矣,惜乎少了历史人文,至南朝梁吴均描摹之后,方名扬神州。永州潇水则不然:春夏秋冬,风光无限;盈缩消长,各得其宜。江水流淌千古文化,民间传递美丽传说。此,富春江之不逮也!


温州仙岩梅雨潭,美到极致;话其绿之浓淡深浅,朱自清先生以为恰到好处:“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拂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从而誉之。然与永州潇水相较,梅雨潭,小家碧玉也;潇水河,南国壮汉也。若论其人文,梅雨潭则相去甚远矣!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洞庭湖辽阔浩淼,壮伟雄浑,湖外有湖,湖中有山,古往今来,文人骚客竞相讴歌。屈原《楚辞·九歌·湘夫人》曰:“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李白《游洞庭湖》曰:“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杜甫《登岳阳楼》云:“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永州潇水自然不可与之相提并论,然究其景色,话其人文,亦各有千秋也!


谚曰:“天下风光哪儿最美,桂林的山啊漓江的水!”诚如是也。桂林漓江风景区,乃世界规模最大、风景最美之岩溶山水游览区,全长约83公里,其一江(漓江)、二岩(芦笛岩、七星岩)、三山(独秀峰、伏波山、叠彩山),饮誉四海五洲。永州潇水,地质结构与漓江一般无二,沿江风光小异大同,亦漓江具体而微者也!


永州潇水,风情万种。欲赏其自然人文景观,似以秋冬谢代、橙黄橘绿之季为佳——其时天高云淡,水净山明。呼友朋数人,假舟楫一叶,启之香零山,止于蘋州岛;或伫立远视,或谈古论今,或饮酒言志,或啜茗抒怀,皆有所乐也!     


晨曦初露时分,香零孤岛,孑然寂然,耸峙江心。远眺之,辄心猿意马,浮想联翩:似见一历尽沧桑老人,俯瞰人间冷暖,评点兴替荣衰;如仰一神情庄严智者,高瞻远瞩,引领人们向往未来!清风拂面,蝉翼般,令人如醉如痴。江上往来舟楫,若现若隐,予人以烟波浩渺之幻象。忽觉柳宗元《江雪》充盈耳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顷刻间,时空切变,眼前香零山竟化为“独钓寒江雪”渔翁,端坐于斯;转瞬化为大唐贬永司马柳宗元,仰天长啸……定神注目,幻象全无,眼前分明还是香零山。此“香零烟雨”乎?


移舟前行里许,抵朝阳西岩。相传“朝阳岩”乃道州刺史元结于唐代宗永泰元年(765)所名。倘值旭日东升,系舟登临,可望目睹“朝阳旭日”奇观。此处危岩深洞,曲径通幽,泉流淙淙,如鸣珮环。旭日初升之时,水石相搏,激射成彩!唐·张舟(?—810)《题朝阳岩伤故元中丞》云:“岩口对初日,日高丹洞明。澄潭反相暎,秀色涵江城。”其后,匠人摩崖此诗,遂为镇岩之宝矣!至明末,王夫之(1619—1692)游朝阳岩,作《蝶恋花》,“朝阳旭日”声名益彰焉!船山先生借朝阳一洞在旭日下光与影之奇妙组合,近而远,明而暗,实而虚,景而情,凸现“朝阳旭日”之奇妙:“洞里春生,一霎韶光好……纵有晶荧开霁昊,斜阳又被寒烟罩。”意谓旭日金光遍洒大地,自然万物熠熠生辉。朝阳岩前,两旁仙芝瑶草在阳光下闪光耀翠。入之前洞,一缕阳光直射洞壁,光与影便有了最好的背景,顿觉“洞里春生”。渐入侧洞,四周“窗户”,竟被绿色藤蔓所蔽,旭日就从那缝隙缺口中斜射入洞,尤为娇美迷人。走出洞口,极目远眺,却见云端之中似有一尖高山峰将吞没旭日。一时间,云笼雾罩,不见了日光,颇令人沮丧;忽而,光与影有了另一种组合,虽浅淡却不失清雅,似朦胧而分明清晰。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品味,另一幅美景又呈现在眼前:云开雾散,天碧日丹,一抹金光从云端穿过寒烟斜射过来……


揖别西岩,登船续行,约二里,至愚溪出潇水端口,但见一双孔石桥,愚溪桥是也。虽不起眼,却有掌故。或曰每年中秋三五月明之夜,此桥竟有三孔;或言观赏“愚溪跳雪”之最佳观察点,非此桥不可!盖以冬寒之日,万花谢,百鸟藏,飞雪至,人踪稀,银装素裹,水瘦山寒,唯古桥独峙故也!若有幸雪天来此远眺近观,遐思迩想,定然悲欣交集!


西折而入愚溪,另有一番情趣。愚溪也者,自柳宗元《愚溪诗序》问世,遂名闻遐迩。文人墨客、迁官谪吏,摩肩接踵,纷至沓来。入愚溪而之“八愚”原址,之柳子石桥,之“永州八记”诸景点,甚而乘兴仗楫而谒柳庙,祈寿福……旋写景状物,言志抒怀:或赞愚溪之景色秀美,或叹柳公之命运多舛,或讽朝政之浊而益浊,或喻自身之清者自清……众多诗文中,余独钟明代永州知府曹来旬七言古诗《游愚溪》。诗云:“出城西渡湘江岸,愚溪远落青天半。重山叠水郁迢遥,嘉禾奇葩纷绚烂……有才无用自谓愚,托名愚溪博一粲。”知府大人能放纵形骸,恣意纵横,置身幽远之境,移情山水之间,实不易也!夫游历万绿掩映之重山叠水,饱览绚烂多姿之嘉禾奇葩;远眺近观,发见一泓泉流远而近,细而巨,蜿蜒而至,似“漱涤万物”……于是发诸情于肺腑,汇百感以溪流,点“愚”蕴“悟”,达“意”表“情”,传之其人矣!


舟船驶出愚溪,次第经零陵西门浮桥,穿东风五拱大桥,过思柳新桥,廻龙宝塔遂映入眼帘。此塔建于明万历甲申年(1584),底层门额行书“迥龙宝塔”,乃明代钦差巡抚、湖广右佥都御史陈省(1529—1612)所题。塔高27.25米,最下层宽5.67米,筒体砖石结构,平面八角形,外观七级,里面五层,塔身中空,塔顶置复钵,其上置铁相轮,轮上放有一宝葫芦。登上塔顶,纵目远眺,云蒸霞蔚;夕阳西下之时,金光覆盖宝塔西面,塔身倒映潇水之中,如梦似幻,似有若无。远视之,似见一高僧身披金色袈裟合十诵经,令人杂念止息;近观之,塔影沉璧,恍若圣僧点化俗人心智,使之渐入空灵之境也!清人蒋弥高《秋日登廻龙塔》云:“……湘烟开处蓝如染,潇水流来影尚分。日落秋潭千尺映,白蘋洲静漾波纹。”所描者,廻龙夕照”也!“夕照”相对于“旭日”,旦暮明暗之别,高下南北之分,乃“日落西山红霞飞”之迥龙奇观也!


舟船继续徐行缓驶四五里,可达著名风景胜地蘋岛。此岛乃湖南八景之“潇湘夜雨”所在,距零陵城区约8华里,为潇湘二水汇合之处,又名萍岛、浮洲。面积57公顷,环绕一周,约600米。百年古桂、古枫、古樟遍布全岛,春花秋桂,春潮冬雪,皆为绝胜。岛中心之萍洲书院,系中法战争屡建奇功之湘军将领王德榜于清朝光绪十年(1884年)捐建,为湖湘四大书院之一。以是,古往今来,游人如织;有猎奇者,喜枕波夜宿,挑灯听潮;旦暮晨昏,高远处传来法华寺大雄宝殿前“山寺晚钟”清朗雄浑之声,游人闻之参之,入耳铭心,似入“幽玄”之境,愉悦非常焉!


蘋岛之外,江面开阔。秋冬之季,河水平缓,清可见底;适春夏之交,河水陡涨,浊浪排空——此“蘋洲春涨”是也!又有怪者,任春潮起伏,惊涛骇浪,小岛岿然不动,有如巨舰,停伫江中,虽大风浪不能没也!


蘋岛甚为古老,诗文歌赋,神话志异,不乏累累。大明才子、提学副使李梦阳(1473–1530),晚年督察南方学政,溯流而上,偶见潇湘二水所会之湘口,诗情大发,所作之《舟经湘口》,堪称绝妙好诗:


湘筠寒翠满,白日起秋云。


美人杳何处,江气长氤氲。


手持紫玉琯,遥望青霞君。


蔼蔼波水暮,何由致殷勤?


时值寒秋,天高气爽,俯仰顾盼,水净山明。舟行经湘口,山光水色倏然入目却又稍纵即逝,令诗人浮想联翩:湘竹青青,凝苍叠翠,莫不是传说中“帝子乘风下翠微”泣血以成的湘妃竹?落日沉沉,镀白镶金,全不见“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意萧条,山川寂寥”之景,只觉得谐和、雅致,只觉得秀美、温情。临之则乐不思蜀!但究竟有些美中不足,总好像缺了点什么。恍惚中,云气氤氲之处,山光水色之中,似见一绝色女子手持玉笛,轻移莲步,飘然而至;仙乐阵阵,迎送着往来其间的迁客骚人。这女子当然不是巫山上那“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的朝云姑娘,然而她的“遥望”却与朝云姑娘的期盼同样有着“等待戈多”般的惆怅和忧伤,虚幻缥缈而杳不可及。触景生情,诗人有了些许哀愁:他可能联想到“屈子柳子潇湘摘句”的苦涩,联想到娥皇女英恸悼帝舜的悲戚,联想到自身命运坎坷多舛……但也许什么还没来得及想,一切幻象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湘口水波,柔情万种,色彩流动,旋律流动,特别令诗人陶醉:多情的潇湘啊,你何以殷勤好客而至此耶?


……


·徐霞客游黄山,赞曰:“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余游潇水,亦有所感:


潇水风情冠宇中,平湖游弋任西东。


岩桥塔岛竞呈异,百姓万民崇舜风。


 


                                            2014-01-12草成






【原创】逝者如斯夫

逝者如斯夫


——回瞻2013


湖南 吴同和


 


《庄子·知北游》曰:“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人生光阴短暂,就好像骏马在细小的缝隙前跑过一样。有资料称,奔跑速度最快的“纯血马”,1000米最佳纪录为53.7秒,以此速度计算,白驹过隙的时间仅需0.085秒!人生呢?从孩童到少年,也只是“忽然而已”。少不更事时,不懂得珍惜时光,任其似箭如梭地从身旁溜走;眨眼之间,长成了大小伙大姑娘!许多人,而立不惑之后,才有了蹉跎岁月的懊悔。我也是如此,小时候只晓得玩耍,没练好童子功;现年逾古稀,尤感时间比白驹过隙还要快,虽惜时如金,虽努力“补课”,也只能秉烛以明。转眼间,2014年的新年钟声又将敲响,回瞻一年的过往,惟余唏嘘矣!


先说说身体。上世纪70年代,做过两年中学专职体育教师,冬天敢下河洗澡。最喜爱的体育运动是打篮球,打了40多年;2003年上学期,竟然还参加过比赛!年轻时,经常一天打两场比赛,球友和观众对我的评价是:敢打敢拼,弹跳好,姿势协调中看,命中率也可以。当然,这都是大家鼓励。不过有一点没说错,在球场我并不斯文。曾受过两次伤:一次伤到眼睛,差点失明;一次伤手腕,几个月不能打球。此外,医生给我拔的第一颗牙就是被学生打坏的。大概是因为坚持锻炼,身体底子好,我很少得病。可是退休以后,却好静不爱动,篮球自然是不打了,散步也懒得去;如果下雨,竟然可以连续几天不出房门!朋友们于是忠告:不能“吃老本”,生命在于运动,要加强锻炼!但我没听进去,还是我行我素。今年,终于有麻烦了:上坡下蹲提重物有些气喘,如果爬高爬低,例如换灯清洗抽油烟机什么的,就觉得有点头晕。生日那天,做了个检查,通过脑电图、心电图、B超、照片,CT扫描……终于发现两个病:冠心病和脂肪肝,虽然不严重,但总归要吃药了。


2013年是我从教50年纪念。大约是5月,忽然心血来潮,想在秋冬适当的时候和师友学生们座谈,共同回顾50年的风风雨雨、坎坷艰辛、经验教训、得失臧否……当我将这“一闪念”告知学院几位领导时,他们表示支持;之后征求老朋友老学生意见,大家也认为有必要小结一下,留个纪念。但思来想去,还是打消了聚会座谈的念头。原因是,我是个微不足道的人,自己一点小事怎好惊动大家?后来,写了几句感想,凑了一首歪诗,也算是一个纪念吧!


1963年,从高校毕业,步入杏坛,至于今,从教50年了!“五十而知天命”,我站讲台50春秋,却不是那么回事。“及冠”时,还有些懵懂;“而立”年,算勉强站稳;“不惑”岁,反而多惑;如今该“知天命”了,可我“知天命”吗?


儿时揖别家乡水,求学育人湘楚中。


柳子桥头参钓雪,帝虞陵下诵南风。


穷经究典频怀古,染翰操觚每欲工。


勤勉劬劳常记取,清心寡欲度春冬。


2013年,我在“中华语文网”上公开的博文不多。主要是因为年岁大了,写文章速度太慢。加之我有个爱修改的毛病,一篇千字小文,改来改去,一直不能定稿;有时怀疑,改了数十次之后,说不定又回到原稿?本来想写几篇心情小记和回忆性散文,凑成一个集子,但也只是心动而没有行动。


欣慰的是,这一年,在大大小小的报刊发表了20多篇小文。这些文章有几个类别。柳文化方面,为第六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所写的交流论文《柳宗元绝句新探》,9000多字,发表在《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13年6期;应约撰写的《柳宗元:“千万孤独”的行者》,5000多字,发表在2013年《作文素材快线》;骆正军先生长篇小说《灞亭柳》出版后,书评《思亭描古柳 染翰画河东》,4500多字,将发表在《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14年2期。此外,语文出版社刘立峰先生策划出版一本柳宗元研究方面的图书(书名待定),由我负责审稿编排。为此,花了大量时间,编选湘晋两地教授学者的柳宗元研究论文,计52篇,31万多字,此书可望近期面世。舜文化方面,为第四届大舜文化研讨会撰写的论文《“解愠阜财”与“内圣外王”》7600多字,发表在《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1期。为参加第五届大舜文化研讨会,撰写的论文《仁孝维系家国和谐》,11000多字,后压缩至7500字,将发表在《船山学刊》2014年1期。高考作文方面,《观试题“面孔” 定备考方略》,2300多字,发表在《考试·语文2013年4期;评2013年高考作文的《“情结”与“纠结”的碰撞》,4900多字,发表在《考试·语文》2013年11期。此外,诗歌鉴赏类、习作点评类、随笔杂感类等小文近20篇,分别刊发在《语文月刊》《语文报》《语言文字报》《新语文学习(初中版)》及《永州日报》《潇湘》《零陵文艺》等本市报刊。


    2013年3月湖南攸县教研室刘爱国主任之请,为该县高三师生作“高考作文讲座”。作为课题指导专家组组长4月,为零陵区教师进修学校《湖南省“十二五”时期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研究课题》论证


    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研究课题《农村中小学教师远程培训实施研究》,顺应信息技术发展潮流,扬现代化远程技术教学之长,补本地师资培训资源不足之短,直观网络互补,远近长短结合,对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健全继续教育机制,意义重大。


该课题理念前卫,思路清晰,目标明确,内容具体,方法得当,分工合理。不但切实可行,而且具有较大的示范作用。


于我而言2013年最难完成的任务是到电视台录制《柳宗元永州诗歌说略》。11月底,“潇湘讲坛”顾问杨金砖教授要我讲柳学,我感到压力很大,顾虑重重:主要是功底太浅,担心说错了贻害观众;所讲的内容,没有故事性、趣味性、传奇性,也不通俗,谁都不爱听年岁太大多年不上讲台,演播室不像教室,灯光一亮,对着镜头,肯定发毛……杨教授再三鼓励,我终于硬着头皮接了下来。可是,要找一个“既能体现柳宗元情志品行,又须突出永州地方特色”的入口,真不容易。思考许久,决定讲柳宗元永州诗歌。准备两讲,第一讲,“柳宗元的永州情结”和“诗序合璧作品浅探”两个部分。诗序合璧作品,选取了《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并序)和《法华寺西亭夜饮》及《法华寺西亭夜饮赋诗序》。第二讲,“山水风物诗歌例说”。选取了《零陵早春》《零陵春望》《雨后晓行独至愚溪北池》《早梅》《红蕉》等8首。讲稿写了11000多字,反复斟酌、修改,最后定稿约9200字。为了少出纰漏,在家里读了若干遍;读一次,修改一次,去电视台录制节目的那天凌晨,还做了最后修改。本打算先在中文系学生面前试讲一次,后来因学校忙于学期结束工作,这个环节免掉了。12月14日上午,在电视台折腾了近两个小时,总算完成了长度约50分钟的前期录制任务。现在进入整理编辑插图制作阶段,估计春节前后可以播出。播出来,能不挨骂,就万幸了。


……


值岁末年尾之际,再一次感谢“中华语文网”网站老师们,是你们给了我公开陋文的平台,给了我发表愚见拙识的空间,给了我与全国各地师友们认识交流的机会。感谢网上各位博友,感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们,没有大家的鼓励和鞭策,我不可能有进步的。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历史不停留,时代永向前,宇宙如斯,人生如斯;我将在回瞻之后,继续前行!



衷心恭祝师友们2014年幸福吉祥!


         


                                              2013-12-23草成


 


 


盘点系列


2010年盘点:《秉烛辨路 蹒跚前行》: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1092647.html


2011年盘点:《感喟·感动·感恩》: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229141957.html


2012年致“中华语文网”:《迟到的感谢》: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18153318.html


2012年盘点:《匆匆岁月的印记》: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139461.html


2013年盘点:《逝者如斯夫》:


http://wutonghe.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12239356.html

【原创】戏为下联

戏为下联


 


    一文友撰上联若干,求对下联,不揣浅深,戏为之。徒贻笑大方矣!


    孤云每在青山外 道观偏踞闹市中
    红尘瘦影凭舟渡 落日残霞鸟归


    东风破处曾花落 径喧时日圆


    心清何必吟梅句 欲寡方能醉圣山


    化泥几许春痕碎 饮酒三杯万事空


    月色今方好 木瓜以投


 


【注】第一联之“道观”系指苏州玄妙观,此观在宋代名天庆观,故街名天庆观前。因观内遍栽桃树,花时灿若云锦,所以又名碎锦街。到元代天庆观改名玄妙观,街名随即改为玄妙观前,后改称观前街。     


    第三联“曲径喧时日圆”,暗引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曲径通幽处”句,“日圆”引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句。然此处无“孤烟”,也非“落日”;径喧”而逢圆”欲造也!


    第六联“木瓜昨以投”,乃引《诗经·卫风·木瓜》“投我以木瓜”句,应“月色”而蕴男女相悦之情也!


 

【转帖】晋城柳学会暨柳氏民居志感三绝并唱和



晋城柳学会暨柳氏民居志感三绝

尚永亮

 

其一

老樹新花看晉城,畫廊山水太行東。

民居柳氏傳衍久,無限豪情唱大風。

其二

高聳角樓賽古城,激揚雅韻自河東。

當年逸氣留餘脈,千里晉南起瑞風。

其三

中外群賢聚此城,辨章學術跨西東。

詩文但仰元和盛,繼踵騷壇紹遠風。

和尚永亮先生

陳松柏

2013-07-20

 

研柳論唐在晉城,春城遙惦太行東。

不因地異生心異,安步當車同采風。


和永亮先生

吴同和

2013-08-03

 

一派簫韶仙苑同,柳研儒雅匯西東。

群賢小憩澤州地,頻點古今三晉風。

 

【后记】20137月,第六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山西晋城召开,会长尚永亮教授赋诗三首,陈松柏教授和诗一首。不才一时兴起,竟不顾浅陋,也凑上28字,乃狗尾续貂也!


 

【原创】从教五十年有感

从教五十年有感


吳同和


二〇一三年八月



 


儿时揖别家乡水,求学育人湘楚中。


柳子桥头参钓雪,帝虞陵下诵南风。


穷经究典频怀古,染翰操觚每欲工。


勤勉劬劳记取,清心寡欲度春冬。



 


我七岁随父母离开故乡江苏兴化,辗转而至于湖南永州。几十年来,做了两件大事:读书,教书。乱七八糟读过几本书,常常是囫囵吞枣;写过几篇文章,也不知画眉浅深。欣慰的是,生活风平浪静,忧乐都在其中!


1963年,从高校毕业,步入杏坛,至于今,从教50年了!俗话说:“五十而知天命。”我站讲台50春秋,却不是那么回事。“及冠”时,还有些懵懂;“而立”年,算勉强站稳;“不惑”岁,反而多惑;如今该“知天命”了,可我“知天命”吗?曾想开一个茶话座谈会,和师友们说说谈谈;转而想,不能麻烦大家。于是凑成上面的七言八句,权作小结吧!

【原创】三湘天下最

三湘天下最


 湖南 吴同和 



    


   “三湘天下最”者,犹言湖南山水人文资源,甲天下也!


或曰:“三湘人文景观,独一无二。”不谬也!盖炎帝神农氏,五谷之始祖,名垂宇宙,恩泽神州”;株洲炎帝陵,“神州第一陵”,朝圣者顶礼膜拜,追怀其仁心厚德伟绩丰功,仰之弥高也!虞舜大帝,至德至圣,史称“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誉尧天舜日,赞内圣外王,俱颂虞帝之不世之业也!以是,秦汉以降而至于今,凡二千余年,宁远九嶷山之舜帝庙堂陵寝,香火不绝。毛泽东,开国领袖,功勋卓著;韶山冲辄享誉全球,瞻仰者摩肩接踵,数以万万计……徜徉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唱毛润之豪言:“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乃发书生意气,鸿鹄之志遂立焉!漫步岳阳楼上,望千顷波涌,诵范仲淹警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即具忧乐情结,报国之心弥坚矣!端阳节,汨罗江龙舟竞发,屈大夫音容宛在;清明日,零陵郡百姓祭祀,柳司马风骨犹存。衡山南岳大庙,始建于唐代,素享“江南第一庙”之美誉;其佛教禅宗,与福建禅宗同宗共祖,伯仲难辨也!道州周敦颐,世尊其为宋明理学鼻祖;洎明末清初,衡阳王船山承之,或以为湖湘文化之源头也!晚清经学家湘潭人王闿运(1833—1916),尝之江浙赣设帐开讲,当地官员欲试其才学浅深,究其师承渊源,故难之。凯运坦然应之曰:“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举座闻之皆口呿,欲言竟舌挢,无不叹服也……


然则湖湘之历史人文,仅止于此乎?


忆峥嵘岁月,英雄辈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曾国、左蔡锷、黄兴,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罗荣桓、陶铸、江华……皆一时豪俊也!


湘绣,四大名绣之一,人民大会堂湖南厅北面正中墙面上巨幅绒绣画《毛主席与各族人民在一起》,引人瞩目;湘菜,八大菜系之一,咸辣香酸诸味和而为肴,令人垂涎!洞庭湘莲,湖南之特产;浏阳花炮,绝世之乐章。岳麓书院,千年之学府;湘籍学人,百代之楷模。湖湘文化,绵延千纪;杂交水稻,泽被五洲。“长株潭”模式,三湘首创;园区化发展,湖南先行……


曰“惟楚有材”,曰“于斯为盛”,信夫!


或曰:“湖南山水形胜,卓尔不群。”名副其实也!盖四水奔腾兮,湘江浪,沅水波,“澄江似练”;五岭逶迤哉,南岳顶,九嶷山,“群峰若奔”……


杜子美云:“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洞庭湖雄阔壮美,观之夺魂驰魄;杜樊川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岳麓山悦目怡心,近之悠然忘归!张家界,世界顶级旅游胜地。有道是:“奇峰三千、绣水八百”,其诡奇险怪,令游人且喜且愕,或恐或惊;虽盘桓数日,虽决眦骋目,不能穷其十一也!湘西凤凰南方长城,修建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与万里长城南北呼应,史称“苗疆万里墙”,中国历史工程最为浩大的古建筑之一。登临俯仰,荡气回肠。湘北桃源县桃花源,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笔下之迷宫,至今仍扑朔迷离,入之而“迷不知其所如”;湘南江永县千家峒,幽美神奇,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被发现,游历其高山峻岭、绝壁悬崖、溶洞深谷、飞瀑温泉,一部瑶族人民古老发展史和悲壮斗争史如睹如闻……


怎一个“最”字了得!


  盖“醉”、“最”谐音,语意双关;“三湘天下最”者,“三湘天下醉”也!谚曰:“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武陵春”、“白沙液”,是以驰名遐迩;因“酒鬼背酒鬼,千斤不嫌赘;酒鬼喝酒鬼,千杯不会醉”以“永州之野产异蛇”,“酒鬼酒”、“异蛇酒”,后来居上,各领风骚矣!然“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者,何也?六一居士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走进湖湘,融入山水,那醉而不醉,不醉而醉之快意油然而生矣!醉于酒,醉于情,醉于心,抑或醉于山水人文……知之者其谁耶?三湘献美景,四水含深情,早已“牵去我的一颗心”。徜徉其间,有情有爱,无欲无求,似梦非梦,如醉如痴,以至于“乐居夷而忘故土”矣!蓦然回首,“男女老少叮咛盼我啊隔年再来游”之优美旋律入耳铭心,愉悦非常焉!


怎一个字了得!



赞曰:三湘天下最,三湘天下醉。盖前者诉诸五官,实实在在;后者感于心智,难以言传。夫五官通诸心智,为移觉通感;心智驭乎五官,是情与景偕。以是演之,则合二为一矣!然则“物华天宝动和风,一派箫韶仙苑同”者,湖南之谓乎?


要之,湖南风物人文乃世间奇珍,堪“最”足“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