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学作文教学现状及应对策略

            小学作文教学现状及应对策略


                                   湖南/吴同和


                                        (2008年11月 )


 


一、         现状


“作文难”可以说是一个世纪难题,是不同文化层次的人所遇到的共同难题。中学生如此,小学生如此,大学生、甚至教师也如此。现今语文教育往往没有把写作当作基本能力去认识,导致社会对写作都有一种恐惧;因而,学生作文难情有可原。1984年,全国高考作文试题便瞄准了中学师生“作文难”心理;大学生呢?虽然喜欢写作课,但约有50﹪害怕写文章。可悲的是,有的老师,甚至是高三语文把关教师,要评职称了,没有论文,绞尽脑汁,却无从下笔,竟然请人代劳;但是,他却要指导学生作文!小学生如同一张白纸,没有负担,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他们是“初生牛犊”,不懂得害怕,只要我们指导得法,这“世纪难题”应该不难解决。


小学高年级和初中一二年级学生对待作文的态度呈马鞍形,即中间大,两头小。就兴趣而言,约70﹪处中间状态, 15﹪左右一听到作文便害怕,15﹪左右兴趣较大。个别学生,不但能“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叶圣陶《作文论》),而且经常练笔,小小年纪,便开始了文学创作之路!


1991年,山东滕州市龙阳镇16岁的学童冯贵洲竟然在工人出版社出版了27万余字的长篇小说《夭折》(原名《青春波的颤动》,小说写的是一对男女中学生恋爱的故事,既不是传统式的,也不完全是意识流式的,它不注重人物的执意刻画和情节的过细描写,而特别注重意向的自流),的确令文坛有些“颤动”。冯贵洲生于1975年,小学时语文成绩很拔尖;1986年,全省小学生看图作文比赛,夺得第二名;同年,散文《龙山风景》发表在《红蕾》杂志上。从此,11岁的冯贵洲便走上了文学之路,步入文坛。


2001年春,北京“少年先锋队”颇有声势地闯进文坛,令人瞩目。声称挑战《哈里·波特》的20万字长篇小说《再造地狱之门》(小说讲述的是4名中学生误入地狱,发挥语文、历史、地理等专长,用真善美和爱心,最终将地狱变成了第二个伊甸国,而4位学生也为此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竟出自北师大附中16岁少女金今之手。一时间,舆论界哗然。采访得知,金今五岁就开始写诗,至2001年,已出版诗集4本!这本小说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写了六年。她妈妈介绍说,金今善于观察,往往有感而发,一天能在电脑前打几万字。这一年,北师大二附中少年杨哲的长篇小说《放飞》也出版了,北京二中15岁的女生微妮更厉害,她仅用了半个月时间,洋洋13万字的小说《为你重生》昂然问世!撇开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矛盾不谈,冯贵洲、金今等孩子一路过关斩将,冲进了长期被成年人占据的文坛这一事实表明,孩子们的写作潜力是很大的。可惜,我们却没有充分认识,还为“天下无马”而怨天尤人。


最近看了几篇小学生作文,极有感触。摘抄几段,与老师们共享:


我先把干干的扁扁的茶叶放到杯子里,然后往杯子里倒一点热水。哇,热水像龙卷风一样把茶叶卷了起来。茶叶们个个惊慌失措地逃到了杯口。片刻,水就平静了下来。茶叶们一个个懒洋洋地躺在水面上。仔细一看,那些茶叶们正大口大口地喝着水呢!喝了水的它们一下子胖了不少,喝多了水就往下沉。有的像一块石头猛地往下砸,有几片小的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地落下来。接着,茶叶们开始调皮起来:老大学着跳水运动员抱着脚翻着跟头跳下来,老二和老三比老大还调皮,它们沿着杯壁“嗖”地滑了下来。老四是个小妹妹,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压在了大哥哥们的身上……
                                                      
——某学生(小三)《泡茶》


 秋天的天空是一年四季中最蓝的。湛蓝的天空一碧如洗,好像用清水洗过的蓝宝石一样。秋天的小河清澈见底,如同一条透明的蓝绸子,静静的躺在大地的怀抱里。一群小鱼顶着水游过来,明镜一样的水面,漾起一道道波纹。


森林里的树木与小草,有的穿着墨绿色的衣裳,有的穿着灰黄色的衣裳,还有的穿着淡绿色的衣裳,它们就像参加宴会似的。秋天里最引人注目的树要数枫树了,枫叶飘落下来,就像一只只火红的蝴蝶在空中飞舞。这使我想到大诗人杜牧写的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程施雪(小三)《迷人的秋天》


我是个读书迷,因为我认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是读书……学校举行作文大赛,我的脑袋就像一个大仓库,但脑袋里装载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丰富的知识。经过我的努力,终于拿了个一等奖,我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这是课外读物的馈赠啊!


           ——唐志鸿(小五)《读书·快乐》


假如我是一名教师,我不会给学生布置太多的作业,让学生们有自己娱乐休息的时间。  


假如我是一名教师,我会爱每一位学生,还会和学生们一起玩耍,玩得开开心心。  


假如我是一名教师,我要经常给小朋友讲故事,让同学们看很多课外书。  


假如我是一名教师,我要经常与学生交流,经常与家长联系,让每个学生都快乐地学习。  


假如我是一名教师,我要…… 


           ——赵艳艳《假如我是一名教师》 


以上几段文字,情感质朴,行文流畅。《泡茶》的描写形象逼真,《迷人的秋天》的摹状结合山水人文,《读书·快乐》的感悟内蕴哲理,《假如我是一名教师》的想象令不少老师脸红……他们已尝试着将观察、阅读、写作有机结合起来,予人以思考。这些孩子虽然不能与冯贵洲、金今他们相比,但也同样进入了“易于动笔,乐于表达”之境。


但是,这样的作文毕竟少数,当我们检视学生作文的另一面时,不得不感到难受。语文教师都有这样的经历:每次布置作文,学生愁眉苦脸,老师也陷入“二难”。师生都仿佛喝中药,苦得很。小学生中,50﹪没有兴趣,35﹪左右处于“对付”状态,剩下只有15﹪左右能让老师舒目开颜。大部分学生没有感受到写作愉悦,老师也没有把“快乐”传递给学生。不知是高年级的影响,还是老师把小学生作文看得太难,一到三年级,一上作文课,师生都头疼。年复一年地重复着《一件难忘的事》、《我最敬重的人》,很少有老师把学生带出校门,引导他们感受大自然,让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出自己所看到的最美丽的花草,最恼人的荆棘,最留恋的刹那,最难忘的瞬间;然后结合郊游和观察,在作文课读几段描写大自然的优美诗文或自己的“下水文章”,并加以讲解;随后指出,同学们的七嘴八舌是作文,老师朗读的诗文是作文,同学们如果写下自己的话,哪怕只是一小段、甚至三两句,同样是作文。这不是调动写作兴趣,“传递快乐”吗?答案却是否定的。因为老师会觉得这样做不合适,不合规矩;更何况,有时还会碰钉子。郊游回来,老师说:“大自然多美啊,同学们写写自己的感受,好吗?”孩子们多半会煞风景:“很平常,没什么好写的。”有一个老师,带着五年级学生到广西兴安“乐满地”游玩后,布置大家写一篇游记,没想到的是,多数学生盯住了“鬼城”;再布置大家写一篇想象作文,全班60个学生,有20几人还是写鬼。老师问:“鬼是什么样子?”谁也答不上来。这让老师很苦恼:学生不会欣赏美,缺乏想象力,不会思考。交来的文章,文理不通,错别字连篇;要么言之无物,要么东拼西凑,要么整段抄录,要么不知所云……可是,这究竟该怨谁呢?


直面中小学作文教学喜忧参半的现实情况,我们感慨万千。近三十年来,专教授、有识之士及一线教师,为提高作文教学质量,绞尽脑汁,设计了若干方案,如 “分步训练法”, “素描训练法”,“分格训练法”等。这些方法,经反复论证、实践,对于激发中小学生写作积极性,提高写作水平,确实行之有效。而在这众多方案之中,上海大学李白坚教授的寓写作于游戏之中的“快乐大作文”,也许更容易为孩子们所接受;如能掌控,可望“芝麻开门”。当今之时,中小学写作教学,百花齐放,异彩纷呈,名流辈出,课题甚多。有人从观察入手,有人由想象入门,有人热衷兴趣培养,有人注重情感传递,有人强调思维训练,有人提倡知识迁移……一言以蔽之,均以适应课改理念,发展个性特点,提高学生写作水平为目的,以求殊途同归。青年教师纷纷大胆试验,上下求索,这一现象特别令人振奋。“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所有的探索和实践,都仅仅是前进道路上的一个逗号、分号或省略号,这种探索永远没有结束。我们期待着时代的弄潮儿勇立潮头,期待着更好方案的出台!


中小学生、尤其是小学生,“作文难”的原因比较复杂。有社会的、家庭的、教师的,也有学生的。


社会环境常常让老师们的教学举步维艰。孩子们习惯于“快餐式文化”的填充,基本上无暇领略经典作品的原汁原味;置身于港台式语言的氛围,有时会觉得词汇贫乏。社会上的不健康现象,耳濡目染,干扰了学校的教育。电脑网络,一方面,让孩子们大开眼界,乐而不疲;另一方面,却令他们常常自觉不自觉的“复制”他人的思想和标签,迷失了自我与真实……有一位教授应邀到某中学文学社讲课,课前该校领导赠给他一份社刊,希望讲课时结合一下,以鼓励学生写作热情。教授浏览了一遍,似曾相识:初一二的学生,散文就写得十分老练,富含人文,且寓哲理;高中组的文章更是了得,已是发表水平。为教育起见,便引用一两段,问学生:“这几句写得好不好?”学生们齐声大叫:“抄来的!”


家长对孩子写作也是有影响的,但多数却是负面影响。有的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干涉多,要求高。很多家长检查孩子文章时抱着成人眼光,在他们眼里,孩子作文一无是处,于是责令其重写,继而越俎代庖,口授笔录。“老爸,这件事明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你懂什么?这叫艺术虚构。就这样写!”大人泰山压顶,孩子满心狐疑:“你不说我倒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毫无快乐可言。另有一些家长,对孩子的学习不闻不问;更糟糕的是,孩子在房间做作业,大人在客厅打麻将!


如果从教师方面找原因,那就更发人深思。


著名特级教师王栋生先生在《作文教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文中十分尖锐地指出:


既然叫“写作教学”,学生作文写不好,教师难辞其咎。


反思时下的作文教学,有些失误体现的显然是观念偏差:
    首先在于没有注意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


……


二、         对策


 学生方面,“作文难”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兴趣问题;有了兴趣,不愁写作水平上不去。教师方面,解决这一难题,要善于激趣,善于煽情,教师本身要有足够的“底气”,指导作文要讲究适当的方法。具体来说:


1、了解学生,做学生的知心朋友,是提高写作水平的必要前提。


首都师大心理学教授、共和国四大杰出演讲家(国家一级演员彭清一、文学教授景克宁等)之一的李燕杰先生在1982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专著——《塑造美的心灵》,这本仅7万字的小册子,针对青年特点进行教育,寓德育于智育、美育之中,很受师生欢迎,成为当时的畅销书之一。教授深谙梁启超“老年人如夕照,少年人如朝阳”的哲理,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提出了“青年是我师,我是青年友”的著名命题。几十年来,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教育工作者,成为大多数老师工作的座右铭;特别是年长老师,感触更深。无论在中学还是高校教学,无论教育对象是在校学生还是参加培训的老师,都能和青年人打成一片,真心实意的和他们交朋友,虚心向他们学习。因此,这些年长的老师就能保持着年轻的心态,跟得上时代潮流;青年们则在一种相对宽松自由的氛围中愉快地接受知识,完成学业。这是一件互利双赢的大好事。推而论之,小学老师与学生之间肯定也同样有互补的地方,老师们在自己的教学实践中,如果能将“青年是我师,我是青年友”转换为“少年是我师,我是少年友”,那么,则完全可以走进小学生的心灵世界,以求互利双赢的。


2、要让学生相信:写作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写作有什么快乐呢?通过写作,可以展现自己的心灵,让思想自由飞翔;可以在观察思考中顿悟,在展示成果时愉悦。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北京月坛中学刘胐朏老师和她的先生高原老师用写观察日记的办法,硬是把学生的写作兴趣给全面激活了。她要求孩子们不管是在校在家,都要把一天中遇到的新鲜事记下来。孩子们开始不以为然,仅仅应对而已;慢慢的,他们尝到了甜头,遂成习惯。今天看来,老师的指导方略,就是“快乐作文”的一种形式。


同样是“快乐作文”,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北京市80宁鸿彬先生则利用学校秋季运动会的契机,让初一学生承担大会宣传工作的重任:采访,撰稿,广播……分工合作,各司其职。孩子们的写作积极性全给“激活”了。好像“轻舟已过万重山”似的,一次活动之后,孩子们甚至有了一种“写作期待”。


像这样指导学生“快乐作文”的名师不胜枚举。被教育界尊为“站在大写的人字上”的教坛翘楚于漪先生,被老师们公认为“教师模型”的杏坛耆宿斯霞先生(19102004),都是擅长指导学生写作的顶级高人。于漪先生“以兴趣为先导,以语言训练为核心”的方法,对提高学生写作水平立竿见影。斯霞先生在小学教学岗位上工作达七十年之久,“斯人未老,看旗上大书童心母爱;霞光已化,有心中名句寸草春晖”。指导学生写作,先生特别注重“于质朴中见真功夫”,“善于运用儿童的语言,循循善诱地培养读写能力。”在她的教育下,孩子们对写作充满兴趣,水平逐年提高。


上海大学李白坚教授的“以中小学生为对象,以作文为内容,以快乐游戏为学习方式,诱导学生积极参与,感知生活,从而激发表达欲望”的“快乐大作文”理念,是对《小学语文新课程标准》“易于动笔,乐于表达”的阐析,与叶圣陶、陶行知等前辈的教育思想一脉相承,对于进一步激发学生写作兴趣,意义重大。


我们要千方百计从各个方面使学生感受到写作的快乐。比如说,老师看作文,能肯定的地方应当尽量肯定,多多表扬,学生就会得到快乐。但有时候,我们却做得相反。学生在写作中看不到自己的进步,得不到老师的鼓励。设身处地想一想,老师们向杂志社投稿,文章被刊用是什么心情;那么,学生的文章被表扬了,甚至被当堂宣读了,那又是什么心情呢?


须知,学生互评、演讲、辩论,交流读书心得,开展语文游艺活动,办手抄报,品评老师等等,都是“快乐”的拓展和延伸,都能极大限度地调动学生的写作积极性,诱发其出现亢奋的“写作期待”。因此,这些活动都应该纳入我们的写作计划之中。
   
同时,教师要指导学生广泛阅读文本、特别是经典著作,要和学生一道,走进大自然,到源头汲取活水。在这方面,
无产阶级伟大领袖马克思是我们的榜样。据马克思女婿、法国和国际工人运动活动家拉法格回忆,马克思是 “一个温和、慈祥、宽厚的父亲”,极善培养孩子们读书兴趣,虽然经常通宵工作,但工作之余,却不忘带姑娘们到动物园、植物园游玩,常常一玩就是几个钟头。由于父亲循循善诱,小女儿艾琳娜六岁时就能整段整段地背诵莎士比亚剧本的台词,三个姑娘写作水平都高于同龄人许多。


本世纪初,访美学者黄金愈先生《素质教育在美国》曾轰动一时。教授指出,美国教育的特点是“学少悟多”,相信孩子具有同成年人一样的独立研究、独立动手能力。教师常常会布置一些令人难以想象的写作任务,而孩子们却满心喜悦地完成作业。比如,他的儿子,小学二年级学生、才八岁的矿矿就有一篇关于蓝鲸研究的“学术论文”:    


蓝鲸一天要吃四吨虾;
蓝鲸的寿命是90100年;
蓝鲸的怀孕期是300330天;
蓝鲸的心脏像一辆汽车那么大;
蓝鲸的舌头上可以同时站5060人;
蓝鲸的主血管可以任一个人爬过去。


作者:黄矿岩


读完这篇“学术论文”,教授大发感慨:


    矿矿终于完成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份研究报告:“蓝鲸”。
    这应该算是我一生中所看到的最简短的论文,当然也是一篇最让我感兴趣的论文。问题不是儿子在此次研究中学到了什么有关蓝鲸的知识,我更感兴趣的是,从这次研究的经历中,孩子获得了什么,学到了什么。孩子从一开始就摆开了一副正经八百作课题研究的架式,收集资料,阅读,找观点,组织文章……他必须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去筛选材料,去决定“研究”方向……这个收获要比知道蓝鲸有多重、多长更具价值。


矿矿的“学术论文”和黄教授的感言,对我们不无启迪。


3、教师须及时“充电”,加足“底气”。


调查发现,目前不少教师缺乏“底气”,有这样那样的缺失。如吃不准《小学语文新课程标准》的精神,对教材把握失衡,教学方法不当,教学评价滞后等等;如“充电”不足,审美体验迷失,自身素质强化的观念尚未建立,对学生情感投入不够,指导写作不得其法等等。常言道,教育者必须先受教育。所以,作为老师,要不断“充电”。


说到“充电”,我们应该反躬自问:


为浇灌“一桶水”,我是否储存了“十桶水”?


《小学语文新课程标准》把握得如何?附录中列举的50篇“优秀诗文背诵推荐篇目”,我能背吗?


推荐的“课外读物”,如《西游记》等四大名著、《安徒生童话》、笛福《鲁滨逊漂流记》等,以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我读过没有?


即便已读能背,而对于语文教师来说,也仅仅是基本功的一小部分。须知,语文教师是“杂家”。有人统计,与语文相关的学科至少有50种。我们要在更深广的领域中涉猎、探索、研究,才能适应日益发展的九年义务教育的需要。


西晋著名作家陆机(261303)《文赋》有一句话:“伫中区以玄览,颐情志于典坟。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意思是说,(在创作前的准备阶段,)须伫立在天地间仔细观察,游弋在典籍中尽情搜寻。季节变迁,慨叹时光流逝;万物代谢,情思随之纷呈。看秋叶零落,悲情骤至;观春花柔枝,喜不自禁。


这一段话对我们很有启发:指导学生写作,教师应该率先垂范,博览群书,体验生活,多写文章。这也是修炼“底气”啊!


我们的审美体验究竟如何,是否迷失,能否向学生描述,进而影响、放飞学生的审美情趣呢?我曾在女书之乡的湖南省江永县工作十八年,在名闻遐迩的永州柳子景区干了近三十年;可是,对于这两地的自然人文景观,竟然熟视无睹!这并不完全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关键是“底气”不足,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当天南海北的游客走进神奇幽美的千年瑶乡时,当文人墨客甚至外国朋友也聚焦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山水时,当海内外专家学者来两地寻幽探胜时,我才大梦初醒,但想用语言文字摹形摹声摹色,却又是那样力不从心。有时我想,如果带一群学生,或者陪几位教授观赏永州山水,还妄图导游讲解,岂不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吗?近几年,开始尝试着写一点小散文,总算稍微摸出了一点点欣赏美的门道,终于有了几句半文不白的话:


登石城,仰柳子,参悟千年古乐;缘冉水,寻愚踪,解读八记奇文。


在游历神奇诡怪的江永千家峒的高山峻岭、绝壁悬崖、溶洞深谷、飞瀑流泉时,一部瑶族人民古老发展史和悲壮斗争史如闻如睹,令人悲欣交集……


徜徉其间,只觉得畅快淋漓,又仿佛凌风飘举;其“情”与“景”、“思”与“境”,水乳交融,可感知,可触摸,仿佛步入玉宇琼楼之境,置身仙风道骨之班;有情有爱,无欲无求,似梦非梦,如醉如痴,竟然“乐居夷而忘故土”矣!


但仍然词不达意,难登大雅——“底气”的修炼是无底的!


4、教给学生一些文章写作的方法和技巧。


文章写作的方法技巧很多,这里不一一介绍。根据《小学语文新课程标准》的规定,我们可以分年级按要求“传道受业解惑”,还可以做深入研究,制定切实可行的方案。比如说语感问题,刘胐朏老师《语感训练的几个问题》(《中学语文教学》1985年第2期)指出:


 ①两个原则:一是在训练学生的语感时,引导他们把对生活的观察、体验同对语言的研究结合起来;二是培养学生揣摩语言的兴趣,在方法上给以指导,变生吞活剥地接受语言为融会贯通地吸收语言。
   
 ②一种方式:写语感随笔。


 ③四项内容:分寸(准确)感;畅达感;情味(感情)感;形象感。
   
 ④三种结合:语感训练与语文知识相结合,课内与课外的语文学习相结合,语文教学与其它学科教学相结合。


众所周知:训练语感,须艰苦历练,并非一蹴而就。但作为老师,则须先行一步,应有较深层面的理解与实践。比如“把对生活的观察、体验同对语言的研究结合起来”和“变生吞活剥地接受语言为融会贯通地吸收语言”的能力,教师就该具备。“此情此景此语”,有别于“彼思彼境彼言”,道理再明白不过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亡国之君李后主,面对“春花秋月”,只能潸然落泪;“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谪贬官吏苏学士,作《蝶恋花》排遣郁闷,侍女朝云姑娘唱至“枝上柳绵”二句时,泪流满襟。子瞻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何伤春也?”可谓弦外有音。1971年,叶剑英元帅作《八十抒怀》,“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两句,新翻杨柳,高唱入云!与李煜、苏轼的感悟迥乎不同,与李商隐“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晚晴》)的情怀不可同日而语……诸如此类,老师们把玩品味,其乐如何?写几篇抒怀文章,其乐如何?而将这种快乐传递给学生,其乐又如何?事实证明,这些经典诗文的写作技法,四年级以上的学生完全可以接受消化,并能动脑动笔。如《泡茶》“热水像龙卷风”的比喻,《迷人的秋天》“这使我想到大诗人杜牧写的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联想,《读书·快乐》“拿了个一等奖”与“课外读物的馈赠”的内在联系,《假如我是一名教师》的合理想象等等,不都是绝好证明吗?


顺便谈谈批改与指导。对于小学生的作文,我们应该善于发现其思维想象的“闪光点”,然后加以启发诱导,并适当修改示范,使之“上路”。如《泡茶》一文,原稿中,该学生有“热水像龙卷风一样把茶叶卷了起来”一句,老师发现了这个“闪光点”,立刻加以肯定,鼓励学生放胆写,然后修改润色,一篇好文章便诞生了。


写景抒情,状物叙事,怎样做到准确、畅达、情味、形象呢?一是模仿与借鉴,先仿写,后“独著”,范文可以是名家作品或老师的“下水文章”;一是先片段,后整体,循序渐进,步步为营。有一位老师指导初二学生作文,分三步走,前两步约半个学期。第一步,学生抄一篇自己认为好的文章,长度,500字左右;第二步,还是抄一篇自己认为好的文章,长度可逐步提至800字,但须用一小段话(字数不限)写出所抄文章好在哪里,也就是说,要写“评论”;然后是第三步(直至初中毕业),教师命题,学生作文。这样做,巧妙地把阅读与写作结合了起来。调查表明,学生喜欢这样作文,敷衍塞责者只是极少数。这个做法,小学高年级可否效仿,值得斟酌。


《语文教学通讯》(“小教论坛”版)200810期刊登了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张化万先生的《破解小学作文教学难的三剂良方》,先生也极力主张习作必须贴近儿童的生活,游戏进课堂,让写作教学充满情趣。至于日常过程性教学,应该具体抓哪几项习惯培养,做哪几项日常必做的工作,这就用得上一句老话:八仙飘海,各显其能。


雪泥鸿爪,何能尽忆?既非终点,亦非目的,它只是记录着人生旅途的“往日崎岖”,前面的路更长,我们须勇往直前!


 

《【原创】小学作文教学现状及应对策略》有3个想法

  1. 一线教师需要这样极具指导、引领价值的讲座!十分赞赏吴老的观点![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有专家祥辉首肯,无比欣慰。但说讲座“极具指导、引领价值”,那可万万当不起啊![/quote]

  2. 我平时让学生每周写三篇日记,周一上交画个苹果笑脸或星星笑脸表示赞赏,但很少把学生好的文章分享朗读给学生,新学期我得有点改变才好。多鼓励他们,也许他们会爱上作文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