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高考作文文言体式刍议

高考作文文言体式刍议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恢复高考三十余年,命题变化之大,莫过于语文;语文试题命制变化之大,莫过于作文。一位哲人说过:“事物发展如地球旋转,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点。”以作文为例,始而“命题作文”,继而“材料作文”,“看图作文”, 2001年—2004年,“话题作文”风靡全国,2005年达到鼎盛。大概是转完“一圈”的缘故吧, 2006年,“命题作文”再度走红; 2007年,“命题作文”加上给材料而指定题目的试题(如江苏卷《怀想天空》、浙江卷《行走在消逝中》、四川卷《一步与一生》等),总数已大大超过50%,于是人们便把目光紧紧盯住“命题作文”。可是,2008年高考试题一揭晓,研究者却大跌眼镜:全国及各省市19套试卷中,命题作文和给材料而指定题目的试题仅5道,而“话题作文”居然卷土重来,占绝对优势……至此,师生们对2009年以后的“领异标新”反而不怎么愿意多想了。


庆幸的是,“除诗歌外,文体不限”已成为近五年来全国各省市高考作文试题命制的共同语。因为实践证明,少数考生写成了诗歌,仅十几行,百来字,甚至五言绝句、七言绝句,给阅卷老师带来极大麻烦:打高分,不行,负面影响大,起码距“不少于800字”的要求甚远;不给及格,似乎又说不过去。虽然也有人大声疾呼:“诗歌是一种重要的文学样式,高考作文应该鼓励学生写诗歌!”“建议制订一个诗歌评分标准!”是否可行?不得而知。再说,评分标准如何制定,乃一大难题;即使有那么一天,评分标准已定,阅卷老师操作起来仍困难重重。所以,“除诗歌外,文体不限”的提法合情合理。


但是,我们却从各地高考评卷组获得了这样的信息:每年阅卷,各省市都可以从数以万计的答卷中看到若干份用浅易文言文写出的文章;这为数不多的文章,竟然令老师们兴奋异常,竞相传阅。这一事实说明,考生如用文言文写作,老师们是特别垂青的。然而,若干年过去了,各省市作文试题的“要求”却并没有因此在“不少于800字”之后加上一条:“文言文600字左右。”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命题专家们不主张考生用文言文写作,因而,每年的文言文满分卷没见在媒体公开。我则以为,写文言文虽不宜倡导,但也不必排斥,而在“要求”里补上一句,却是符合国情、顺应潮流的。


    其一,《全日制高中语文教学大纲》明确指出:“在教学过程中,要进一步培养学生热爱祖国语言文字、热爱中华优秀文化的感情,培养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和爱国主义精神,培养高尚的审美情趣和一定的审美能力;引导学生关心当代文化生活,尊重多样文化,提高文化品位;满足不同学生的学习需求,发展健康个性,形成健全人格。”其中“热爱祖国语言文字”句,自然包括热爱文言文语言形式和古代诗文作品之意。当今之世,讲和谐,求发展,以人为本,科教兴国,“弘扬传统文化,传承国学精髓”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之一,相关的课题研究亦应运而生。一方面,始于上世纪末的中华经典诗文诵读活动、蒙学读物“三百千”的普及推广活动遍及城乡。曾记否?2005年,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率团访问大陆,430下午,一行抵达母校西安后宰门小学进行参观,“小学长们”便以歌舞的形式背诵《三字经》,令连主席欣喜非常。另一方面,教材建设紧跟形势,2000年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本(必修)的编排,文言文教材约占二分之一!实施新课标后,教材虽不强求一律,但无论是人教版还是苏教版、粤教版,“必修本”还是“选修本”,文言文比重都是很可观的。潜移默化,渐染习得,通过三年学习,学生们文言文知识必然有一定积淀。检测结果表明,绝大多数学生已得到古代优秀文化的熏陶,粗知古代经典的基本文脉,了解鉴赏诗文作品的一般规律,学会文言文的语言特点和写作方法。而对于部分酷爱古代诗文作品的学生而言,用浅易文言文完成一篇400500字的文章,应该不很困难。个别学生,甚至能用诗词歌赋来表情达意。老师们或许还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江西赣州八中少年大学生宁铂写的旧体诗词是什么水平,那是令语老师、甚至行家们都啧啧称奇的。而今天,宁铂式的学生,宁铂式的诗词作品又何其多!


    其二,吕叔湘先生《关于中学语文教学的种种问题》一文曾列举了专家学者对中学文言文去留的种种态度,而在《关于语文教学问题》一文中则认为:“至少有一部分学生是有这种需要(指学习文言文)的,那就是准备进一步学习文史哲专业的。”先生设想,将来可以“让一部分学生少学或者不学文言,多学点数理化”,而让“另一部分学生少学点数理化,多学点文言和历史”,这样“分槽喂养”,“学生的合理负担的问题解决了,文言的教学问题也连带解决了”(以上引文均摘自《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语文教育论文选》)。事实上,无论是重点中学还是非重点中学,肯定有不少学生是“准备进一步学习文史哲专业的”,他们对文言文特别感兴趣,不但爱读,而且还尝试着写。如果试卷上有“文言文600字左右”的提示,部分考生在试场上会擅其所长,大展才情,这对于高校选拔人才,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从某种意义上说,“文言文600字左右”的提醒也符合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等“三老”关于文言文学习的精神。


    其三,资料显示,港澳台地区的高考、联考作文,要求考生用文言文写作,这是值得借鉴的。当然,借鉴不等于照搬,我们是否可以变通一下,不是“规定”考生“必须”用文言文作文,而只是提醒考生,“可以”用文言文作文。这样一来,考生尽可以“八仙飘海,各显其能”:既可以用白话文作文,也可以用文言文写作。这种提醒,不但不会招致“克己复礼”、“言必称孔孟”、“遗老遗少”、“落后倒退”、“无病呻吟”之类的大帽子扣来,而且会形成良性循环。当一批佳作华章出现时,评卷老师将喜形于色,拍案叫绝,进而给语文教学教研教改带来反思。


    其四,有一个假想,在一位评卷老师面前同时摆着两份试卷,一份是现代诗歌,一份是文言散文。毫无疑问,这位老师会先阅评散文。因为他会觉得亲切、顺眼,他会觉得便于评判、赋分。至于诗歌,倘若是“朦胧”的,“哲理”的,“意识流”的……起码就有点头疼;如果再遇上一两句顾城《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式的“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之类的短章,则更是哭笑不得。相形之下,老师们宁可多评几份虽不怎么流畅,却还能表情达意的浅易文言文答卷,也不愿啃一首佶屈聱牙的诗作——究竟该判为几类卷才算合理,谁能吃得准?


    其五,考生是否用文言文写作,并不影响试题命制的模式。换句话说,试题命制的指导思想、原则、难度、题型、要求等等,仍然不变;只须在“不少于800字”后面加上“文言文600字左右”句即可。至于题面文字,可否用浅易文言文表述,尚有待于专家调研之后再定;而作为考前练笔材料,倒不妨偶一为之。如下例: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孟子曰:“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牛“将以衅钟”,齐宣王“不忍其觳觫”,遂发善心,下令“以羊易之”。人皆疑之,觳觫既同,则牛羊何异哉?


    今人则不然。有报道言,某人收养病犬若干,一时传为美谈。某人见一恶狼失足陷阱,狂嗥不止,竟援手相救。某人向穴中灌以沸水,欲烫死一鼠,数日后,偶见一秃鼠率众幼鼠觅食,乃大惊失色,跌足顿首,痛悔不已……据称,诸多此等行为皆因敬畏生命,保护生态故,是堪师法、弘扬也。


    然为狂犬咬伤致病,国内外尚无药可救;狗虽人类朋友,倘成立狗文化研究学会,其功过是非、劣行恶迹,自有学者定论,无须吾等置喙。至于对狼鼠辈,大可不必生怜悯之心。若为敬畏生命保护生态计,则吾等早该禁食各种肉类,甚至素食也是罪过。


请以“凡事讲求度”为话题,写一篇文章。所写的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立意自定,角度自选,题目自拟,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800字(文言文600字左右)。


    以上材料,文白相杂,属浅易文言文,应该对考生不构成障碍,但无疑增加了阅读难度。目的有二:一为检测考生文言文阅读能力,虽然极少数考生不能完全读懂,但大致意思不会弄错,并不影响作文水平的正常发挥。一为鼓励文言文基础较好的考生用这种语言形式作文,以展示才华,获取高分。笔者曾做过一个试验,将这道试题交给学生练笔,就有少数学生用文言文写作的。


……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是“扬州八怪”郑板桥题书斋之联,本指作画。他主张以最简练的笔墨表现最丰富的内容,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要“自出手眼,自树脊骨”,不可赶浪头、趋风气,必须自辟新路,创造与众不同的新格调。用文言文作文,虽然并非“辟新路”之举,也谈不上什么“领异标新”,但如果“文言文600字左右”句有朝一日出现在高考作文试卷上,那么,评卷老师将欣喜地看到,文言体式的佳作华章恰如姹紫嫣红的“二月花”般怒放花丛,同样会令人悦目赏心!


 


 

《【原创】 高考作文文言体式刍议》有1个想法

  1. 老师独到的见解,给我许多启发和思考!我以后也要用心地学习文言文,灵活运用![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好啊!
    [/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