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中学语文应该怎么教?

中学语文应该怎么教?


——读吴同和先生《愚悟集》


杜方智


 


中学语文教学的最大特点,是人文性与工具性的统一,这是近年来有识之士的共识。但二者究竟如何才能达到水乳交融的统一境界?也就是中学语文应该如何去教?仍然值得人们去探讨,去实践。吴同和先生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四十余年,进行了深入的教学探索,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最近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专著《愚悟集》,这是他辛勤探索交出的一份完美答案,是他实践经验的全面总结。《愚悟集》大多是千字短文,没有宏观的长篇大论,但却言简意赅,有的放矢,切中实际。他从四个方面论述了中学语文应该怎么去教。


第一,深入发掘教材。吴同和先生认为:要在课堂教学中引导学生感受、欣赏、理解和掌握课文中人文性、工具性内容,关键在于具备教材发掘、领悟教材的能力。《愚悟集》共收有的14篇“教材研究”的文章,表现出吴同和先生深厚的功底。有的抓住要点,寥寥几笔,深入揭示不出教材人文性、工具性内涵;有的进行比较,短短几句,准确地区分出各自人文性、工具性特点;有的是客观性的审察,有的是主观性的评论;有的是基础知识的阐发,有的是基本能力的训练。其中《谈〈作家要锤炼语言〉之语言锤炼》是针对唐弢先生的。唐先生是著名的现代文学史专家、杰出的现当代散文作家,他在上世纪三十年模仿鲁迅笔法撰写杂文,几乎到了似假乱真的地步,成为了现代文学史上的美谈。吴同和先生却敢对 “大手笔”的文章“评头品足”,并能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展现出可贵的学术勇气和学术品格。


第二,重视教学方法。吴同和先生特别重视教学方法,从大的方面来说,他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同时也强调教师的主导作用。他重视“主攻手”(比喻学生)的价值,但绝不忽视“二传手”(比喻教师)的作用;他认为,“主攻手”与“二传手”只能“互衬”,绝不能“取代”。这个看法是颇有见地的。


他重视每篇教材的教学设计。在《〈甲申三百年祭〉教法一探》里,他把人文性与工具性紧密结合起来,把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配合成为序列,仅用一课时便完成了这篇难度较大的课文。整个教学设计安排合理,重点突出,环环紧扣,节奏鲜明。他重视教师讲课的“导入”,说它“似京剧中的开场锣鼓,首先得吸引观众,使之进入情境”。他重视教师讲课的“高潮”,希望教师“在适当的时候,让学生处于极其亢奋的情境之中,注意力高度集中,思维异常活跃,情绪特别激动,从而突破重点难点,完成教学任务”。此外,他还重视教学手段的改革,尽量把先进教学手段引进到中学语文课堂教学中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开发学生的智力能力,进一步提高语文教学的质量。


第三,重视高考试题的研究。我们常说,高考试题是中学教学的指挥棒,吴同和先生认同这一说法,他肯定“指挥棒”对教师的“教”对学生的“学”具有极大的指挥作用。他是一个普通的中学语文教师,无权干预高考试题,但他却真诚的希望“指挥棒”真正能指出方向,指出效果。他赞扬那些好的高考语文试题,认为这些命题“能检测学生综合运用的能力,故死记硬背者无法获取高分,有效地避免了高分低能的状况,有利于为高校选拨人才”。他反对命题脱离教材,反对试题过偏、过易、过难,反对死记硬背,反对文字游戏。他主张试题要能反映出人文性的内容,要能检侧出学生综合运用知识的能力。要鼓励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显然,这些主张都是正确的。


第四,加强语文教师的自身修养。吴同和先生结合自身成长的经历,提出了“做一个合格的语文教师”的标准。合格的中学语文教师必须具有一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理论水平,必须具有先进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观,必须热爱教育事业,热爱学生,热爱本职工作。语文教学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它传承着、同时也发展着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语文课程与学生精神生活息息相关,对学生的全面发展至关重要。合格的中学语文教师必须要有较高的学术水平和教学能力,这样才能高屋建瓴,处理教材、设计教学,才能有效地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和口语交际能力,才能帮助学生学好语文基础知识,练好语文基本功。吴同和先生曾这样评价自己:“经商”潮下能立足本职,不为所动,一心扑在工作上,为培养下一代呕心沥血。1988年偶染顽疾,虽四十多天不能平卧,但未缺学生一节课;能坚持教书育人,关心学生,讲究师德,严于分律已,治学严谨,生活俭朴,深受学生爱戴和尊敬。”


《愚悟集》是吴同和先生在教学实践中长期积累的“渐悟”,在教学实践中灵感闪动的“顿悟”;“悟”前而有“愚”,是“大智若愚”。也如有的论者所说,作者长期工作,生活在 “愚溪”岸边,这是“愚溪之悟”的“愚”。表面的“愚”,实际上处处凝聚着经验之谈,处处闪着智慧之光。


《愚悟集》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


 


(本文刊于《中国文学》20086期,作者是湖南科技学院教授,原零陵师专党委副书记、副校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