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稳中求变 稳中求新

稳中求变 稳中求新


——高考作文试题评鉴


20077月)


 


高考是指挥棒,它的挥舞直接影响并制约着师生备考和中学语文教学。因此,试题命制,特别是作文试题命制,务必慎之又慎。其“挥舞”一定要兼顾方向、力度、前景、社会效应等诸多要素,一定要考虑“改革与稳定”、“共性与个性”、“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等关系的调适。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同下棋,要顾全大局。欲动一子,须想到后两着、后三着甚至后若干着棋该怎么动。


下面拟就近三年(2005-2007)几道试题的命制,进行简要评析,以探索作文命题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一、【特色试题】


[试题回放]


12006年上海卷:《我想握住你的手》


2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还记得你的童年吗?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思想的成熟,那些美丽的梦想、单纯的快乐似乎在一步步离我们远去。
    
苍茫的丛林间,玛雅文化湮没了;丝绸古道上,高昌古国消逝了。人类在消逝中进步。
    
行走在消逝中,既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怅惘,也有谁道人生无再少的旷达……
    
读了上面这段文字,你有何感想?请以行走在消逝中为话题写一篇作文,可讲述你自己或身边的故事,抒发你的真情实感,也可以阐明你的思想观点。
     [
注意]
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立意自定,角度自选,题目自拟。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800个字。不得抄袭。


2007年浙江卷


【评长论短】


1、《我想握住你的手》堪为近几年上海题的经典,可予全国各地命题者以多维的思考。


第一,对于考生,审题难度不大,人人有话可写,有材料可引。只须略加思考,便不难发现,时空可穿越,想象任驰骋:举凡国际国内、过去未来、大事小事,均可入题;体裁方面,无论记叙文、议论文、散文、随笔、日记、书信……都可以选用,并能出奇制胜。


第二,题目中“我”“你”主客两体,极具亲和力,便于考生“面对面”地抒发真情实感。 “你”“我”可以是朋友、对手、仇敌,心仪者、忘年交,具体可感者、抽象难状者……有数不尽的话题,讲不尽的故事,道不尽的微妙关系。不论“客体”(你)为谁, “主体”(我)总是想“握住你的手”,表示事实上也许永远“握不住”,也许有一天会“握住”。是孜孜不倦的追寻不止,“百里行九十”后而趑趄不前,抑或因失之交臂沉思默想,而后渐悟禅机呢?故而文章将千姿百态,异彩纷呈。


第三,有利于激荡考生心灵,有利于检测考生的知识储存和人生感悟层级。比如说,对“距离产生美”这一命题,优秀文章就能折射出考生高尚的审美情趣和美好的道德情怀。


2作为文化大省,江浙试题命制在“共性和个性”关系的处理上,更多的是“个性”的彰显。以浙江题为例,2005年首次将予人以审美愉悦的唐宋诗词纳入题干之中,要求学生以“一花一世界”为话题写文章,这“一花一世界”,有似禅语,颇蕴玄机,审题难度较大。由于考生的生活阅历、语文素养、知识积淀、感悟程度各不相同,眼中之所见(一枝一叶、一花一木)与心中之所想(一世界)自然也有差异,因而文章将各具个性。所以,无论从自然、社会、人生等话题着墨,都能反映考生各自的人生态度、审美情趣和价值取向,佳作累累也就不足为怪了。2007年北京卷将唐代诗人刘长卿的诗句入题,要求考生写感受。从某种意义上看,是2005年浙江卷的一种摹拟。可以断定,这种充满人文底蕴和审美情趣的命题必将得到全国各地师生的青睐。


2006年浙江题要求考生以“生无所息”/“生有所息”为话题写一篇文章。其题干材料围绕“生无所息”和“生有所息”两个完全相反的观点,列举了古籍《列子》、《吕氏春秋》的论述和外国名人的言论,文化含量高,与2005年的命制思想一脉相承,给考生的思考是多层面的。考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或明理,或叙事,或抒情。值得玩索的是,本题似乎更适于理性的阐析,其实同样可用于情感的宣泄。


2007年浙江题《行走在消逝中》,还是话题作文,但其审题难度有所加大,要求也比较高,体现了文化大省的“个性”特点。可以这样理解:任何一个人,“行走”在“消逝”中,感情都是复杂矛盾的:或怅惘失落颓丧,或旷达惬意振奋,或兼而有之。故以之为文,题材广泛而亲切:宏观微观、大事小事、宇宙万物、个人经历、成功失败、经验教训、感悟偶得……均可入题。而较深层次的理解是,将“行走”与“消逝”当作一对矛盾,阐述“行走”与“消逝”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人类进步的必然,进而阐析对待“行走”与 “消逝”所应抱有的态度,则文章在明理的层面上将有所提升……由此可知,完成文章并非难事,而只有少数立意高卓、涉猎广博而又精于布局谋篇的考生才能挥洒自如,写出锦绣文章。这应该是2007年浙江题的妙处。


 


 [借鉴思考]


上海、浙江和其他省市近三年来得到圈内外人士首肯的几道高考作文命题,对于试题命制者、包括指导学生迎考的语文教师,应该有如下的借鉴和思考:


1、  关于“命题作文”和“话题作文”


上海语文高考一直是坚持命题作文的。2007年高考作文题《必须跨过这道坎》,和2006年命制特点相同,审题不难,写作范围宽广,充满人文关怀,能唤起考生亲切回忆和理性思考。这种命题方法值得借鉴。


本世纪初,“话题作文”开始出现在高考试场上,到2004年,这种命制模式已风行全国。值得深思的是,虽然大势所趋,有的省市(如上海)仍岿然不动,坚持命题作文;到2006年,“命题作文”卷土重来,于是一风吹,但有的省市(如浙江、广东)却又能勇敢地固守“话题作文”阵地……


其实,广义地看,“命题作文”也是“话题作文”。所不同者,前者是一个确定性的题目,限制性相对大一些;后者是一则或数则内容相关、相对或相反的语言材料,要求考生围绕这些材料所涉及的共同话题抒情叙事,联想引申,评析论证,题目可以自定,因而限制性比较宽松一些而已。目前,许多省市已将“命题”与“话题”结合起来命制高考作文试题,这对于广大师生应该是有启示的。


2、关于人文因素和文化含量


近年来的作文优秀卷,无一例外地显示了考生文化积淀和知识储存的丰厚。许多文章所引用的历史典故、轶闻逸事、格言名句,所体现的人文底蕴,所阐析的辩证思想,令阅卷老师啧啧不已。特别令人惊奇的是,不少作者竟然是理科考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作者并非“临时抱佛脚“便可得心应手的。江苏2004年曾出现了一份令人啼笑皆非的答卷:“面对灵动的水,登上沉稳的山,大喊一声‘我不会写!’”实在让人笑不出来。这就启示语文教师,广泛阅读,全面涉猎是高中学生的“内功”,这个“内功”应从高一、初三甚至更早就得修炼。有的老师,到高三才要求学生背名言名句,看名著提要,囫囵吞枣,临阵磨枪,结果多半派不上用场,有时甚至适得其反。另一方面,试题命制者命题时也必须要考虑到考生有充分施展才华的广阔空间。


3、关于抒情明理


近年来优秀卷的另一个明显特点是,多数考生关注情感的宣泄,哲理的阐析。有的文章蕴含玄机,情感深沉,含而不露;有的文章正反论证,直抒胸臆,旗帜鲜明。应该说,这既是一种表达的艺术,也是应试的需要。从各地反馈的信息是,阅卷教师对能抒情明理的文章特别垂青。这就给试题命制者一个提醒,高考作文命题应考虑有助于考生宣泄情感、阐析哲理为基本元素;同时,这个信息给中学作文教学带来启迪:语文教师必须及早将培养学生抒发真情实感、直面人生的良好习惯摆在首要位置,加大训练力度,以使其“悟觉”逐年升级,从而能在考场上写出佳作。


4、关于命制模式与体裁选择


恢复高考三十年来,有些命题,似乎失之沉重,过于板滞,考生就好像封建社会应试举子写策论似的,必须正襟危坐,必须“非礼勿视”,必须高屋建瓴,大做其八股文章。这些命题,虽然也能检测考生的知识贮存和情感表达,但总给人以欠生动活泼之感,有碍于他们才情表露。令人欣喜的是,2005年浙江卷和2007年北京卷的唐诗宋词,2007年江苏卷“怀想天空”和安徽卷《提篮春光看妈妈》等,用语典丽、优雅,刚一面世,便获得社会各界一致好评。相形之下,2007年的宁夏、海南卷的命题,却颇应和了近年来某些专家学者在公开媒体上宣言的“议论文有利于检测考生综合运用能力”,“值得重视”的观点。由于命题未尽脱“策论”(权且这样称呼)之囿,容易导致学生写出四平八稳的议论文来,因而这类命题也只能是差强人意了。


 培养高中学生写作水平,应鼓励学生多写“小事”,少写“大事”。过去,我们的学生“大事”太写多了;现在,应该鼓励学生多写具体可感的人与事,少写抽象难状的理与情,题材宜宽广,写法应多变。当然,“少写”并不等于“不写”,作为高考作文,为了更全面地反映学生的真实水平,是不是应该学习京沪江浙的命制模式?


关于体裁的选用,同样应坚持“稳中求变,稳中求新”的原则,各种文体——诗歌除外——都要强化训练。必须看到,有的“变化”,经实践检验,如“文体不限”项,因出现“二难”而早已匿迹。一篇考场作文,写成诗歌,仅十几行,百来字,这就非常麻烦:打高分,不行,负面影响大,距“不少于800字”的要求太远;不给及格,似乎又说不过去。


 


二、【商榷试题】


[试题回放]


1、《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收录了一个新词——愿景,词义是:所向往的前景。


请以愿景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


2006年天津卷)


2、今年是我国恢复高考制度30周年。尽管社会上对高考众说纷纭,但不能否认的是,有许多人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亲爱的同学,也许你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都围绕着高考,有许多经历和见闻要记录,有许多感悟和认识要诉说……请以酸甜苦辣说高考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题目自拟;立意自定;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800字;不得抄袭。
                                                        
2007年重庆卷)


【评长论短】


1、对于“愿景”一词,题面虽有解释,考生也可以望文生义,八九不离十;虽然以之为文,当年的佳作并不在少数。但是,作为一个新词,考生毕竟难以准确把握,这与“在审题上不要为难学生”的基本要求有些距离。无怪乎试题一经公开,舆论界比较一致的看法是,“真是为难天津考生了!”


用 “愿景”这类新词命制作文试题,其负面影响不容小觑。不妨这样设想,倘以“粉丝”为题,以网络词汇入题,那就不但为难了考生,恐怕连阅卷老师也会跟着受累的。


2007年天津题《有句话常挂在嘴边》,比之《愿景》,那就好得多。它符合“贴近学生生活实际,命制开放、宽泛,关注情感哲理,可引发学生直面人生思考”等基本规则。“挂在嘴边”的这句话,为什么刻骨铭心,各人的感触、理解、体悟各不相同,因而文章定然千姿百态、缤纷多彩。


22007年重庆卷要求考生参照题干材料酸甜苦辣说高考为话题,写一篇文章。相对于其它省市的命题,考生审题确实轻松得多。但是,认真审视试题之后,却发现有两处不当:一是“酸甜苦辣”,缺乏新意,少了文化底蕴,失之俗套,给考生似曾相识之感。一是命题有太多的沧桑感,题干中的两句话,“今年是我国恢复高考制度30周年。”“尽管社会上对高考众说纷纭,但不能否认的是,有许多人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对于考生来说,可以说没有什么意义。须知,参加今年高考的“举子”们,90%以上是十几岁的小青年,“高考制度”恢复了多少年,知与不知,无关紧要;至于“有许多人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那是四十岁上下、甚至更年长的成年人的感悟,或者是那些屡试不第的复读生的追忆。这90%以上的考生并不是“过来人”,体会何来?因而,这两句话,不但对其作文没有任何帮助,相反,形成了一个干扰源,有误导作用,似诱导初涉考场的孩子们故作沧桑地写“苦辣酸甜”。而结果必然是,由于他们没有生活经历,只好编织谎言,言不由衷,导致文章缺乏真情实感。


这样看来,2007年重庆卷的命制就有了“硬伤”。如将题干内容和话题作些调整,增加文化含量,提升审美品位,尽可能地考虑到面对全体考生,相信将有利于考生们避虚就实,展示才情。试命制如下:


近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将“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晏殊:《蝶恋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依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恋花》),“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喻为人之成大事业者必皆经历的三个境界。亲爱的同学,也许你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都围绕着高考,有许多经历和见闻要记录,有许多感悟和认识要诉说……请以漫漫高考路或“十年磨一剑”为话题(注:话题分别引自屈原《离骚》和唐代诗人贾岛《剑客》诗句),写一篇文章。
   
要求: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题目自拟;立意自定;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800字;不得抄袭。


 [借鉴思考]


2006年天津卷、2007年重庆卷和另几个省市的作文试题,常给人一种美中不足的直感。认真思考之后,可以得到如下启示:


1、命题不能为难学生。一般来说,审题难度不宜太大,如以“愿景”为题作文,考生就有些无所措手足。应尽量做到让考生人人有话可写,供其驰骋的时空要大;另一方面,命题又不可过浅过露,白开水似的,如“酸甜苦辣说高考”,似有此弊。进一步的要求是,命题还须考虑文化含量,考虑给考生以审美愉悦等诸多元素。此外,任何一道成功的命题,对于全体考生来说,机会必须是均等的。2007年高考,湖南省的作文试题是《诗意地生活》,审题不难,措词也雅,但逼着人数不少的农村孩子和还没有摆脱贫困的孩子们在考场上违心地编织“诗意”,则到底有点说不过去。


2、实践证明:任何一次哪怕是很糟糕的命题,也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满分卷,没有佳作。因此,不能因为有满分卷和佳作出现,便一叶障目地肯定该命题。须知,这不是检验命题成败的客观标准。对于命题者来说,要全面把握高考作文命制的原则,顺应“稳中求变,  稳中求新”的大潮,使作文试题更加完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