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蛮风骨 骚客情怀

書評


 南蛮风骨 骚客情怀


——《水·南蛮》赏读


◎吴同和 


 


茅盾《风景谈》写于1940年12月,其中一段特别精彩:


最后一段回忆是五月的北国。清晨,窗纸微微透白,万籁俱静,嘹亮的喇叭声,破空而来……我从当前的喇叭声中也听出了严肃,坚决,勇敢,和高度的警觉来……霞光射住他,只觉得他的额角异常发亮,然而,使我惊叹叫出声来的,是离他不远有一位荷枪的战士,面向着东方,严肃地站在那里,犹如雕像一般。晨风吹着喇叭的红绸子,只这是动的,战士枪尖的刺刀闪着寒光,在粉红的霞色中,只这是刚性的。我看得呆了,我仿佛看见了民族的精神化身而为他们两个。


诵读这段文字,肃然起敬而外,很容易引发联想,甚至浮想联翩。


战火纷飞年代,无论是“小号手”还是“荷枪的战士”,无论是“动的”还是“刚性的”,在“五月的北国”的“清晨”,都极现了民族精神之“严肃,坚决,勇敢,和高度的警觉”,是崇高美和英雄美最谐和的统一,是一道最美的“风景”。正如沈雁冰先生所言:“如果你也当它是风景,那便是真的风景,是伟大中之最伟大者!


时空切变,我们来到21世纪,来到春暖花开的潇湘大地;开放五官,寻找“最美的风景”。


仲春时节,湘南古城。窗外月明星稀,树影婆娑;房里灯光柔和,静谧舒适。在这样的氛围,啜香茗,凝神志,恭读李鼎荣先生洋洋70万言诗集《水》,十分快意。渐渐地,一个意象无而有,小而大,虚而实,形而神,出现在眼前,烙印在心里,予人以特殊的审美愉悦。它是动态的,却又似静态的;它寻寻觅觅,走自己的路,永不回头;遇到障碍,即不断蓄势,最终冲破障碍,奔腾向前;不但自己前进,还裹挟其他物件一道前进;无论为云为霓为雾,冰,都不会失其本性……它心平如镜,优劣善鉴;刚柔并济,泾渭分明;惠泽万物,终归大海;依理而,循道以行……老子《道德经》赞其“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它,就是世人生存于天地之间须臾不可或离的“水”!


然而,在诗集《水》中,我们却邂逅了“南蛮”。火光似的,千百次在眼前跳动,舞蹈,闪跃,升腾……始而莫名其诧,疑惑不解,以为“南蛮”与“水”同行,甚是不谐;而随着诗行的延续,作者情感的律动,尤其是《水·卷二·南蛮》(190-195页)的演绎,终于发觉:“南蛮”与“水”的组合,是“上善柔美”特质与“粗犷阳刚”风骨的完美交融,是一道最为和谐绝妙的“风景”!


可是,千百年来,在人们心目中,“南蛮”几乎是野蛮的同义词。


蛮,古时常用以指代南方少数民族,如三苗、楚、濮、群蛮、巴等。南蛮之称,始于战国;至清朝满族人入关后,称汉人为“南蛮”,则明显含有轻视之意,蔑其不文明,不讲理。因而,凡与“蛮”组合的词,如野蛮、蛮横、蛮干、蛮服、蛮语等等,都有贬义。如“蛮荒”一词,古代系指距天子所居最远的地方,意谓尚未开化的愚蒙之地。人被轻视,言语形貌也遭讥讽。《孟子·滕文公上》:“今也南蛮鴂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孟轲以许行为楚人,讥其语言难懂。此后,“南蛮鴂舌”,便用以讥人方言难懂。柳宗元《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东蛮》:“睢盱万状乖,咿嗢九译重。”言蛮夷之人睁目瞪眼,似不正常;言语不通,须经多重翻译,中原人士方可明白。此典出自《旧唐书·南蛮西南蛮传》:“东谢蛮其地在黔州之西数百里……其首领谢元深,既世为酋长,其部落皆尊畏之……贞观三年(629),元深入朝,冠乌龙皮冠,若今之髦头,以金银络额,身披毛帔,韦皮行縢而着履。中书侍郎颜师古奏言:‘昔周武王时,天下太平,远国归款,周史以书其事为《王会图》。今万国来朝,至于此辈章服,实可图写……’”


如此如此。则“南蛮”与“水”相提并论,实为大谬。


“南蛮”果然愚顽乖戾?其形貌、情怀、风骨、精神,果然另类不群?谁能为“南蛮”正名?谁有勇气宣言:“我是南蛮!”


诗人李鼎荣先生便是真正的勇毅者:



李鼎荣


诗人


雄性


南蛮的后裔


南蛮的子孙


我的血管里流着南蛮的血


我的灵魂里是一片南蛮的古气候


是一派南蛮的山河与风景


惟其如此,诗人不惜重彩浓墨,据典引经,纵横上下,辟阖古今,还南蛮人以本来面目:


南蛮人在南蛮的土地


为人类栽种了第一棵稻子


为世界烧制了第一片陶瓷


时至今日


粤北湘南


五岭山脉


那成片的野生稻


还洋溢着南蛮的呼吸


 


禾稻税秧利秆


穗稼稔稠穑稿


把这些简化字


还原为篆体的甲骨文吧


它们是南蛮的意象


它们曾刻在石头和竹简上


对了  这几个汉字


养活了人类


搞活了历史


它们是中国最早的记忆


它们是祖宗最早的手艺


最早的脚印


不妨为以上两段诗行补注几句:


上世纪一项研究表明,1995年湖南永州市道县玉蟾岩——蛮荒之地的南端——发现距今约12000年的世界上最早的稻谷和原始陶片等文物,该遗址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对此特大新闻,文人踊跃,恐后争先,作诗撰联赞颂。我也凑上两句:人神怀古频说稻,尧舜寻根每誉陶


又,炎帝奉安湘东炎陵,舜帝魂归岭南九疑,则五帝之有虞氏、神农氏俱落户南蛮之地,百世千年万代,护佑百姓千户万民。


    可是,上世纪初,还有人质疑:南蛮乃不毛之地,蛮荒远离京城,南蛮之民或许还在刀耕火种,饮血茹毛?


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我的家乡在南蛮


在舜帝南巡的苍梧之野


《尚书》《山海经》有南蛮


《史记》《汉书》有南蛮


《新唐书》《永乐大典》有南蛮


南蛮写在二十四史里


南蛮写在长江湘江珠江漓江


还有金沙江澜沧江的波涛里


黄山衡山还有喜玛拉雅山


五岭庐山井冈山都是南蛮的脊梁


南蛮有鬼


南蛮有神


南蛮的山水鬼斧神工


 


从屈原到周敦颐到朱熹


从曾国藩到孙中山到毛泽东


从齐白石到沈从文到袁隆平


这些南蛮之子


这些南蛮子


这些蛮子


是历史的骄子


民族的骄子


他们的壮举与功绩


如日月经天


如江河行地


稽古数典,追根溯源,方知南蛮辉煌历史,文明密码,崇仰之情油然而生。


南蛮大地,南蛮文化,南蛮过往,南蛮子孙……林林总总,万万千千,发展衍化,最后抽象聚合而为“南蛮”;这进程本身,不就是一部中华文明发展史吗?而奔腾北去的潇湘之“水”与它相依相伴,不离不弃,则始终是“动的”与“刚性的”完美组合。从往古到当今,它们色彩流动,旋律流动,演绎着中华民族精神之“积极进取,自强不息,和高大上的胆略”的壮丽交响,是崇高美和英雄美的谐和统一,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试问,生于南蛮,长于南蛮的子民有何感慨?生于中原,长于都市的非南蛮后裔又有何感慨呢?


诚然,长期以来,历史曾极不公平地给南蛮戴上了“偏僻”、“落后”和“愚昧”等三顶帽子。面对这一重压,南蛮人不回避,不反击,而以特有的宽广胸怀接纳它,并能化压力为动力,用自己的方式发展了“另类文明”:


也许


偏僻是另一种中心


落后是另一种先进


愚昧是另一种智慧


南蛮是另类文明


无怪乎,今天的南蛮大地如此琳琅满目;无怪乎,南蛮人能无所畏惧地跃入改革大潮的风口浪尖;无怪乎,华夏子孙早已对南蛮刮目相看;无怪乎,包括南蛮在内的全体中国人能雄踞世界民族之林!


是否可以很夸张的说一句:南蛮是古文化始祖。质言之,没有南蛮人的奋搏、开拓、进取,华夏子民向文明进发的长征也许会滞后若干若干年!


……


赏玩至此,形神俱悦;开窗俯仰,月光如银。感诗人之情怀,忽然觉得有了几分豪气,于是同振共鸣,引吭高歌:


我的南蛮


江山多娇


我的南蛮


风起云涌


我的南蛮


遍地英雄


                                     2015-04-15草成


 


    

《【原创】南蛮风骨 骚客情怀》有12个想法

  1. 诗歌豪气纵横,评论文章也是以豪气驭笔,吴老的腕力和修为令人钦佩![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王春惠顾,谢谢!
    是想“以豪气驭笔”,故而有了这样的结尾:“赏玩至此,形神俱悦;开窗俯仰,月光如银。感诗人之情怀,忽然觉得有了几分豪气,于是同振共鸣,引吭高歌···”
    评《南蛮》,只是从思想内容下笔;对于其艺术形式,未置一词:顾此失彼啊![/quote]

  2. 标题《南蛮风骨 骚客情怀》精干强悍,颇有南蛮风格。吴老评述精准简约,非常独到。[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礼华好!
    这个标题,我也琢磨了很久。用“南蛮风骨 诗人情怀,”也是可以的;但“诗人情怀”四字都是平声,与“南蛮风骨”配搭,平仄不合。故选用“骚客情怀”。[/quote]

  3. 看过此文之后,对南蛮有了更多的了解。感佩于吴老的评论功力,小子问安。[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士友,谢谢!
    读了《南蛮》,才算对南蛮有些了解;而此前,我也不甚了了的。[/quote]

  4. 为南蛮正名,为永州养气。吾师大手笔也。[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建山好!
    “为南蛮正名,为永州养气”的是李鼎荣先生啊![/quote]

  5. 读了大作,不由得对湘南大地肃然起敬!
    南蛮文化是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一页![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关注,谢谢!
    “南蛮文化是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一页!”
    说来惭愧,之前我并不了解,后来读了几本书,才粗知一二的。[/quote]

  6. 南蛮多伟才!读罢您的书评,不禁向往那片神圣的土地。愿南蛮豪迈劲拔之风长存![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小胡好!
    “南蛮”现在已没有了贬义。
    让我们都“愿南蛮豪迈劲拔之风长存”吧![/quote]

  7. 南蛮吴老何尝不风骨,吴老骚客真情怀!
    问好吴老,致敬先生![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小卓好!
    “骚客”一词用不到我头上——实在不会写诗啊![/quote]

  8. 吴老精研学问之力,令后生仰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必华好!
    谢谢关注。
    我功力有限,请多批评。[/quote]

  9. 恭读了师友们的评述,很受鼓舞。其实,我对南蛮文化知之甚少。因为身处湘桂交界之地,耳濡目染,离不开虞舜、盘瓠、女书、碑刻···久而久之,终于粗知一二了。
    最近读李鼎荣先生《水·南蛮》,很有感触,于是写了这篇读后感。
    请老师们多批评。

  10. 李先生的诗作直白抒情,不做作,豪气十足,颇有南蛮桀骜不群 气势,吴老的点评就“温柔”多了,语句精准,引经据典,好学深思。南蛮之所以备受非议,可能和李鼎荣先生诗句里那种不羁性格有关,南方人很有个性的,不好管。[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同意云东对李鼎荣先生诗作的看法。
    生活中的李先生也是这样:不做作,豪气十足,颇有南蛮桀骜不群气势。[/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