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王春: 一事能狂便少年


一事能狂便少年


——记退而不休的吴同和先生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王 春


 


75岁的吴同和先生还是一个年轻人。能证明其“少年得意”的,有近乎优秀的体检报告、偶试身手的篮球运动、经常刷新的微信“朋友圈”、蒙了“不白之冤”的满头黑发,以及每年刊发在高校学报的学术文章、新近主编出版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等等。


我和年轻的先生素未谋面,但却是相知甚深的老朋友了。


2012年年底,写了一首《寄永州吴同和先生》来纪念我们的文字交往:“一网神交引忘年,文通塞北与江南。毗耶佛事征摩诘,苏子阳谋话羽仙。袖纳龙蛇天地小,心追韩柳洞庭宽。汀兰岸芷芳今古,赖有骚人笔胜椽。”以诗寄情,于我而言,本非藏拙之道,之所以不冷静,且搜索枯肠极尽钉铰打油之能,皆因“老夫聊发少年狂,斧斤意欲到班门”之故耳!


我与先生的交往全赖“千里传音”之术,网络和电话等现代工具完全证明了“德不孤,必有邻”是古今不变的大道理,“中华语文网”的博客平台则是我们交流的主要场所。先生《品竹间新茶,悟法师禅意——<巽上人以竹间自采新茶见赠酬之以诗>注评》一文,对柳宗元诗作探微阐幽;不才曾就“犹同甘露饭,佛事薰毗耶”一句注释与先生交流自己的一点浅见,以为“佛事薰毗耶”一句采《维摩诘经》中典故。释迦牟尼于毗耶城说法时,维摩诘称病不去,释迦派文殊师利前往问疾。文殊师利问维摩诘:“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维摩诘默然不对。文殊师利叹曰:“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古典诗文中,多把这个佛教故事当做杜口不言而深得妙谛的典故。诗中“佛事薰毗耶”一句,欲表达禅茶一味,妙不可言之意。不想些小见识竟得到吴老的高度赞扬,且多次对人提及此事,勉励之情,令人感动。鄙文《苏子的阳谋——重读<赤壁赋>》(《中学语文教学》20122期)也曾得到先生教正。先生以为文中谈及“望美人兮天一方”,过多罗列楚辞“美人”用法分类,破坏了文章整体的美感。当时我的确未能完全理解先生意见,近来整理资料,重新看这篇文章,方悟“可去可留终可弃”的道理。曹操曾感慨杨修的智慧甩开自己三十里,我与先生的智慧差距,又何可以道里计呢?


先生爱重,曾将其父吴荫寿先生诗集稿本见赠,遂有缘得窥先生家学渊源。先贤吴荫寿公幼承旧学,学识渊博,道德文章,名震楚南。作为哲嗣,同先生发扬蹈厉,光大家学,身兼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与大学客座教授之荣衔,遂谱父子相继为湘南两代名师之佳话矣!


文人相重,自古皆然。2010年,先生年届古稀,作七律《自嘲》,师友得之,与唱和者,凡50余人。披阅教授学者酬答,欣喜非常。以我所见,五律当推尚永亮先生诗作高妙,古体则以张京华教授创制典雅。


尚永亮教授是教育部长江学者、武汉大学博导、中国柳宗元学会会长,与先生多有交往。获《自嘲》,乃撰五律,先生七十寿诞。


先生钧鉴:


独居海外,得书增喜。先生古稀之年,又逢龙蛇之岁,心康体健,文情如海,可喜可贺。本拟次韵一首,惟原玉入群出群,不才难以追步,故转八齐韵,五言八句奉上,并以志感云。


涛翻东海阔,叶舞远山低。


电路传千里,吴公逢古稀。


龙蛇大气象,文胆小天梯。


麾手忘年辈,白云五岭西。


尚永亮教授师承霍松林先生,是唐代文学研究重镇。五律求精简,讲求凌空蹈虚的境界,最具唐代气质的诗歌体裁。参详教授五律,既能体会其对唐代文学领会之高妙,也能见出吴尚二先生的春树暮云之情。


张京华教授,先生之挚友。一位学富五车的大学者、不慕荣利的大名士。他于1983年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本科毕业后留校,1993年破格被评为北京大学中国政治思想史方向副教授。教授不为名利所累,率性自然,潇洒通脱。为研究中原文化而设帐洛阳,慕潇湘夜雨以布道永州。在文学、史学、哲学等领域均有重要成果,受到著名学者李学勤、郑光等学界前辈盛赞。他甘守清贫,醉心学术,被称为永州一愚,湖湘师表;这位传奇人物、受聘湖南科技学院教授的大家,亦赋诗酬唱:


云将已过扶摇枝,人间忽传乡饮酒。


昨日读书至泰伯,今逢孟氏令食肉。


君东皇为九歌,句越句吴同其久。


谁见天一端然居,纷纭群星拱北斗。


止止吉祥虚生白,止于至善德可友。


此等儒雅彬彬,信有遗味之作,非大腕力者而不可为也!


余光中《朋友四型》,将朋友分成“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等四种境界。仅赏读50余首唱和,便可以窥得先生的朋友多属第一境界,纵使有些不甚有趣的,也都在高级之列。其实朋友圈就是一个人情趣品位的直观体现,五湖四海的诗友鸿儒对先生最为称颂之处,就在于他有“阐旧邦以辅新命”的人生志趣啊!


先生致力于阐扬乡邦文化有年,在柳宗元研究和九嶷山舜文化研究方面成果斐然。据我有限之见,先生在柳子研究领域所作的两件事是有着深远意义的:一是本世纪初策划并组织声震三湘的高规格的“柳宗元诗文教学研讨会”,一是2015年与山西马重阳教授联袂主编出版了《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于后者,尚永亮教授点评:“……其于柳氏及其著述,实具发明阐扬之功;而于当今治柳学者,更饶集成借镜之效。”


中学语文教育对社会的影响力是不可低估的,一篇文章进入中学语文教材,意味着它将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但如何让阅读真正走向审美,这就是一个极具意义的大问题了,尤其在一个问题乘以数亿这个基数之后。中学语文教学活动不应该是“技术”而应该是“艺术”,如何从技术走向艺术,这个问题就非得通过教学实践研究不可,舍此别无他途。对于中学语文教学,很多大学教授是意甚轻之的,往往站在门外指指点点,足快言论,对解决问题却无甚助益。当然,隔行如隔山,包教不包会的大学教师难以理解被要求包教包会的中学语文课堂还有艺术二字存焉。先生则不同了,既是治学专家,又是中学名师,利用地域文化资源举办主题教学研讨活动,正是其融专业学识与教育智慧于一炉的体现。这就是先生组织“柳宗元诗文教学研讨会”的意义之所在。


语文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讲究濡染熏陶,以当今社会情状而论,还必须得是绿色农业才行;在学生的心灵沃土上种下道德与文学的良种,才能在学生的未来发展中收获历久弥殷的一瓣心香。先生耕耘教坛多年,培养了一代代学子,也化育了几辈名师。2012,凭借自己在中语界的影响力,力荐一青年教师参加“第二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展评”赛课活动,殷殷之意,令人动容。虽然,先生现在不亲临教学一线了,但他走上了更为广阔的讲台。近几年,全国各地语文教师多慕名与先生交往;对于他们,无论是谁,遇到困难,只需一条短信、一个邮件,先生都会竭尽全力帮助。“潇湘讲坛”有先生儒雅的身影,学术文集、高校学报、核心期刊上仍能读到先生最新的研究文章。其实,这些都不失为一种教育,一种精致而深沉的熏陶。


屈子曾“济沅湘而南征”,“就重华而陈词”。我却一直没能赴永州拜会先生。2013年夏,曾赴长沙参加一次全国语文教学研讨会,本已约定好再加一鞭赶赴永州,无奈一些突发原因中断了这次“蓄谋已久”的行程。好在先有那王昌龄安慰我说“明月何曾是两乡”,后又有新近付梓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远渡关山,翩跹而至,稍慰此心。看来与先生的会面还须另待佳期了。王国维《晓步》曰:“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我经常想,下次真的见面了,32岁冬烘气十足的我,要不要先拍拍先生这位“年轻人”的肩膀呢?


 


                 ——王春老师此文刊于《教师博览》2016年4期 








  作者简介】王春(1983—),男,东北三省十佳高中语文教师,吉林省高中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第一名(2010),全国“十一五”教育科研重要成果一等奖(2011),吉林省第四届基础教育成果一等奖(2013),全国第五届“圣陶杯”中青年语文教师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2015)。

《【转帖】王春: 一事能狂便少年》有18个想法

  1. [emot]1[/emot]先生之风,令人景仰;先生之青春,令后生晚辈歆羡不已。[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小崔好!
    过奖了,过奖了![/quote]

  2. 一位是宿儒,一位是新秀,二位字里行间的思想碰撞令我等无限歆慕,无限向往。[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小崔好!
    谢谢点评!
    我们有好一段时间没交流了。[/quote]

  3. 吴同和先生之儒雅深沉,永是吾辈之标榜。愿在景仰歆羡中学习追随。[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陈特客气!
    您在语文界取得的成就,我非常钦佩。[/quote]

  4. 网络情缘一线牵!可谓神交、至交!才子笔下的吴老永远年轻、飘逸、儒雅!可敬!可贺![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春文,谢谢!
    网络真好,我们不就是通过它认识的吗?
    看到你的留言,你在永州讲课的风采,立刻呈现在眼前;一年过去了,可师生们还谈起你的。[/quote]

  5. 先生之风,令人景仰;高山仰止,心向往之。[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武先生千万不可这样说。
    您是大家,我打心底里佩服您。[/quote]

  6. 新秀颂宿儒,教坛尚儒雅。甚喜!甚喜![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天顺好!
    您有教学、科研、文学创作等多方面的成就,我要向你学习。[/quote]

  7. 拜读过。
    王春此文,不仅令人钦佩吴兄境界,也足令人感受80后新人的才气。
    祝贺吴兄。[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平弟好!
    看到您的点评,我很感动。
    您在高校系列,欣赏此文,我和王春都会高兴的。[/quote]

  8. 吴老大德,王兄大才,德才兼备,杏坛佳话!问安吴老[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士友好!
    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别客气。
    谢谢,谢谢!
    [/quote]

  9. 王老师笔下的吴老是永远年轻的忠厚长者,他立足湖湘大地在语文教学、舜文化及柳子研究、文学创作诸多领域纵横驰骋,令人景仰。[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杨先生好!
    我好久没联系先生,该罚该罚。
    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爱。
    说明一点,我没有做到像您说的这样。[/quote]

  10. 王春老师的文笔与吴老的风范相得益彰。[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邓先生!
    王春小伙子确实不简单,可我,谈不上有什么风范啊![/quote]

  11. 吴老师境界自成,王老师妙笔添彩。高山俯仰止,流水自澄清。皓首春风染,苍穹一镜明。[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徐老师五绝漂亮,可老朽怎承受得起?
    [/quote]

  12. 吴老先生的道德学问,是我们教师的楷模,也是故乡江苏的骄傲!
    [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李先生高看了!认识您以后,您的卓识高见也让我认识了,很荣幸,很荣幸。[/quote]

  13. 吴老道德文章俱臻潦水尽而寒潭清之境。[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不会的,不会的。
    师友们都说你文章写得漂亮,我也这样认为。
    谢谢你!但把我抬得太高,感觉承受不起。
    [/quote]

  14. 吴老治学,山高水长。吴老为人,德艺双馨!
    2013年4月拜读吴老《自嘲》,吟诗以赠:
    颂吴老古稀雅韵
    慷慨告别扬州路,辛苦耕耘潇水滨。
    柳子河边常眷恋,舜陵庙里正清吟。
    钻研经典频怀旧,考究精华勤创新。
    严谨谦虚成巨匠,热情率性铸丹心。
    2013年4月18日
    吴老后来和诗一首,令我感动万分,现一并转发如下:
    《古稀自题》
    少小别辞扬州路,苦辛劳作潇水滨。
    柳子桥边参钓雪,九嶷山下谒舜陵。
    究研经典频怀旧,铺叙文章贵创新。
    勤勉劬劳无懈怠,痴情乐观养心灵。
    2013年8月8日

    [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浯溪山客先生赞誉。真没想到,几年前胡乱凑足的这56字,自己都忘掉了,您还保留着,实在令老朽感动万分。要知道,这首所谓的七律,不管怎么看,都是不伦不类的。
    谢谢,谢谢![/quote]

  15. 吴老师确是妙人。刷微信与时俱进,究古今学识俱佳,写文章言语精辟。我们要向吴老师学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