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荷尽菊残诚堪叹 橙黄橘绿尤可怜——《冬景》赏读

荷尽菊残诚堪叹 橙黄橘绿尤可怜


——《冬景》赏读


湖南 吴同和


冬  景


【宋】苏轼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赏花望月,对酒吟诗,骚人之所好;触景生情,抒怀言志,迁客之所长也。盖桃荷菊梅,遇季而灿;阴晴圆缺,朔望有别。即旷达如苏大学士者,入冬夏春秋之境,思升迁谪贬之遭,亦唏嘘嗟讶,旋染翰赋诗。相传58岁外放惠州,填《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命侍妾朝云姑娘拍板唱之。至“枝上柳绵”二句,朝云泪流满襟。子瞻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又何伤春耶?”笑则笑,而五内俱伤矣!至若其悟“人生如梦”之痛,申“十年生死两茫茫”之哀,皆化景词而为情语是也!


  元祐四年(1089),诗人52岁,出知杭州,与两浙兵马都监、慷慨奇士刘季孙(1033~1092)诗酒交通,过往甚密,尝以《刘景文家藏乐天身心问答三首戏书一绝其后》赠彼。诗云:“渊明形神自我,乐天身心相物。而今月下三人,他日当成几佛?”二人意气相投,于此可知矣!元祐五年冬,感荷尽菊残、橙黄橘绿,心血来潮,乃作《冬景》(一名《赠刘景文》)以贻之。


  荷叶败尽,失却遮雨华盖;菊花干枯,惟余傲霜骨枝。忆往昔,缤纷绚烂;看今朝,红谢翠衰。遂心猿意马,迩想遐思:我等秉性刚直孤傲,官场升降起伏,颇似荷菊也。然日起月落,天体之行止;春华秋实,自然之循环。逝者如斯,来者如斯,不舍昼夜焉!君不见,初冬时节,橙黄橘绿,较之菊荷花盛叶茂,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乃效韩昌黎“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句,获“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与君同赏互勉焉!


  夏荷出淤泥而不染,秋菊凌寒霜而后凋,历代文人赞不绝口。晋·陶渊明《和郭主簿》颂秋菊,云“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唐·杨万里《晓出静慈寺送林子方》状夏荷,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宋·周敦颐《爱莲说》谓“莲,花之君子者也”,“菊,花之隐逸者也”。清·李渔《芙蕖》誉荷叶,曰“自荷钱出水之日,便为点缀绿波;及其茎叶既生,则又日高日上,日上日妍。有风既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苏大学士独不然:曰“荷尽”,曰“菊残”,言外有意,意中含情:犹言清香犹存,节操可睹也,则荷菊之风骨,宛然盈目矣!


  后两句,上承荷菊,寓高洁之志;下启橙橘,表岁寒之心。曰“橙黄”,曰“橘绿”,匠心别具:橙橘也者,橘柚是也。屈原《橘颂》“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柳河东《南中荣橘柚》“橘柚怀贞质,受命此炎方。密林耀朱绿,晚岁有余芳。”俱旌橙橘之品行操守也!诗人乃总其意蕴,聚其爱情,集写景、咏物、抒怀于一体,奏“一举而三役济”之奇效:颂江南初冬胜景,喻好友景文操持,寄珍惜时光之希冀,抒“荷尽菊残诚堪叹,橙黄橘绿尤可怜”之情思。


  《冬景》一诗,情趣高雅,意象鲜明,辞章考究,曲笔传神。与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相较,手法相似,工力悉敌。宋人胡仔以为“二诗意思颇同而词殊,皆曲尽其妙”(《苕溪渔隐丛话》)。信夫!


(2011-12-12草成)

《【原创】荷尽菊残诚堪叹 橙黄橘绿尤可怜——《冬景》赏读》有46个想法

  1. 永州正当橙黄橘绿时
    今读教授文,更易读懂永州山水
    谢谢美文[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这几天,在电视上看到永州果园,一片金黄碧绿,真够美的。[/quote]

  2. 吴老走进苏子心灵深处,将那份情意与胸怀表现得自然、可感!您的解读深入细腻!真好!学习了![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胡军!
    赏析这样的好诗,我总妄图入情入境,但还是没能做到。[/quote]

  3. 清荷、菊蕊自由徜徉思想的橙黄橘绿。拍案叫绝![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朋友好!谢谢鼓励![/quote]

  4. 学习了,吴老师,好文字:)[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小丸子登门,稀客稀客!
    谢谢![/quote]

  5. 吴老师赏析细致入微,可敬可学!
    祝冬日安好![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问公奇先生好!
    写文章虽然很用心,但还是顾此失彼的。
    请多批评。[/quote]

  6. 先生好!呵呵,好文章来着,学习学习在学习。
    [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哪里哪里!请多批评。[/quote]

  7. 吴老师大作已拜读,钦佩之至。[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欢迎“映日荷花”翩然而至![/quote]

  8. 诗文趣事,信手拈来;或骈或散,均为珠玑![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木辉好!
    我哪能达到这种境界?[/quote]

  9. 荷菊性本高洁,橙橘冬时芳绿。岁寒,松柏之后凋也,最需记取。托物言志。吴老师高雅![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读你的点评,老朽确实“喜上眉梢”了!
    谢谢抬爱,我当努力。[/quote]

  10. 大自然好匠心,培育出这诸多花中君子,安放学人灵魂。赏绿肥红瘦风韵,悟君子坦荡情怀。好花,好诗,好文字。[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建华好!
    “好花,好诗”,没错;“好文字”,却还称不上。[/quote]

  11. 赏析精当,饱含丰富的人生阅历,文字优美,简洁如斯![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欢迎石玉登门。
    你这个名字好!曾在董一菲《尚玉》写了一段文字:石,玉也;玉,石也。然则玉石何辨哉?先父尝品一奇石,题曰:“癡兒拾得自他山,供倚明窗更好看。紋理不嫌多剝落,此中須有玉如丹。”同和乃奇之,分明一石,“此中須有玉如丹”乎?十数载而后,复观是石,读其诗,冥思苦索,终获一得:盖玉石之辨,并无定矩,惟其人之所钟而判焉!由是,眼中之奇石旋幻化为美玉,乃“供倚明窗”而宝之矣![/quote]

  12.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曾经最喜欢这两句诗,当年大学练字时,专门练写这两句,今日不读先生《冬景》一诗赏读,差不多快要忘却了。呵呵,谢谢先生!
    [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今天才知道,《冬景》竟然是小学低年级教材![/quote]

  13. 吴老的古诗鉴赏水平之高,可与鉴赏辞典相媲美。受教了。谢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云霞过奖了!不敢不敢![/quote]

  14. 看出苏轼之于屈原的一脉相承,深解其中滋味[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两位是有点渊源啊!
    问候寅春好友![/quote]

  15. 这首诗已选入小学二年级课本,前段时间小女还问我诗中的意思,我只给她讲了字面意思,今日拜读您对这诗的鉴赏,真好!谢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这首诗进入小学二年级课本?真没想到。
    燕萍宝宝都读二年级了![/quote]

  16. 艾简来迟了。欣赏美文,佩服先生的学术造诣。[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没有以辞害意吧?我常犯这个错误的。
    问候艾简。[/quote]

  17. 此诗的意境实比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要高出甚多,胡仔所言“二诗意思颇同而词殊”其实并未参透诗意,反尔只是滞于写景状物之形式上。详查东坡居士之诗,荷菊橙桔皆有寄托,这一点吴老已经详言甚明,自不待后学赘言。
    然其中意蕴,虽经时光变迁,经历风雨侵袭,荷菊外观已然凋零失去擎天之力,然傲气傲骨犹存,丹心贞心未改,反而成就一番人生别有之境界——使得景物之外蕴有人生之寄托,其中既具菊傲霜荷不染的节操,又具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决绝与坚定。此中天地,绝非韩愈早春诗所具之内容。[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完全同意先生意见。
    其实,我的确也是这样看的。可写着写着,心想,相提并论算了,真有点“和稀泥”啊!
    谢谢先生![/quote]

  18. 吴老师,读您的文章总是有诗的韵味,难得您有如此雅兴!
    我对这首诗所知寥寥无几,看了您的文章,方知自己要补充的东西太多了……好羡慕您![emot]5[/emot][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凤霞太客气了,我继续努力吧![/quote]

  19. 吴先生您好!先生之文亦情趣高雅,境界非凡。[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为民!
    你关于语文教师修养的系列文章,我都看了,佩服级了![/quote]

  20. 读先生的赏诗文,是一种享受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过奖过奖!
    年轻时读王力先生《龙虫并雕斋琐语》,后来想,王了一先生龙虫并雕,愚笨如我者,“雕龙”肯定不行,就是“雕虫”,也不怎么在行啊!
    问候巨南。[/quote]

  21. 好诗亦须好文解,相得益彰!胸有翰墨,笔落华章。[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鹏举先生从百忙中拨冗惠顾,感动不已;溢美之辞,却令我惶悚不安。
    [/quote]

  22. 吴老师,前几天不在,匆匆赶来学习,才发现门庭若市了。“荷尽菊残诚堪叹,橙黄橘绿尤可怜”,别样的情思。[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春文在绍兴,饱览江南风光,“橙黄橘绿尤可怜”否?我在湘南,深感此时景色的确别有情韵的。
    问候春文![/quote]

  23. 渐渐入世[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朋友好!欢迎光临!
    入世为人,出世为佛;我们都只是“渐渐入世 ”啊!
    朋友吐禅语,我将好好参悟。
    谢谢![/quote]

  24. 谢谢吴老师的美文,给人以美的享受!
    走近诗人的心灵世界,触摸泛黄的文字的温度,这种跨越是一种享受呀!能享受这一享受的吴老不简单![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二兰惠顾,谢谢鼓励!
    愿多来往。[/quote]

  25. 唯有学习,不敢置喙![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依荒原的功力,看这样的文章,批评没问题的,何言“不敢置喙”?[/quote]

  26. 同和先生似有一把语言的钥匙,能轻易打开那扇通往诗人心灵的门,让我们一步步走进诗歌所营造的情境之中。看来,读诗实在少不了同和先生这类鉴赏家的解读与引领。

  27. 同和先生似有一把语言的钥匙,能轻易打开那扇通往诗人心灵的门,让我们一步步走进诗歌所营造的情境里,尽情享受其中迷人的风光。看来,读诗少不了同和先生这类鉴赏家的解读与引领。[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长廷兄过奖了!
    鉴赏诗歌,自然是各有各的看法;有时我却怀疑自己,弯弯绕绕的,不知哪天会走火入魔。到那时,廷兄可要拉兄弟一把啊![/quote]

  28. 赏析透彻,旁征博引,在比较中我不仅看到了志向高洁的苏东坡,更感受吴老之博学![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立子好!
    你可知道,这样赏析诗文,对不对路,心里并不怎么踏实。[/quote]

  29. 永州,一个文化底蕴厚实的古城,永远有挖掘不完的文化资源。吴老就是永州文化、永州文明的卫士。向您致敬![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天顺老乡!不要把我看得高,还是那句话,相处久了,你会发现,我的毛病不少。
    [/quote]

  30. 吴老之文切合永州时令,是我们的幸运[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不知“愉快的蜗牛”是哪位?
    盼常联系。
    谢谢![/quote]

  31. 世峰到此学习,并感谢吴老的指导[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世峰!
    我在尊作后面写的话,不成道理的。[/quote]

  32. 唯有学习!我已拜读吴老师的新作,唯有学习,希望若干年后,我能有吴老师几十分之一的语文素养。[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建萍!
    千万别客气,我们都在“杳杳寒山道”上攀爬着。[/quote]

  33. “夏荷出淤泥而不染,秋菊凌寒霜而后凋”,荷洁菊傲,文人风骨。[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冰林好!
    你说得对:这是“荷洁菊傲,文人风骨。”
    我们共同努力吧![/quote]

  34. 近来,琐事不断,身体欠佳。今日读毕大作,顿感振奋![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王春好!
    谢谢拨冗惠顾![/quote]

  35. 吴老之赏读常振人耳目,滋润心灵……水孩子学习了!
    另,节日将至,诚愿您快乐、安康!![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显辉,谢谢!
    祝节日快乐!
    [/quote]

  36. 同和先生的文章是不错的,但因多用规整的语句或骈语,便失却了些自然平和,也不易将作者的身世感遇及诗之意境更为细密地传递出来。事物总有两面,注意了语言的讲究,可能会失却一些朴厚的东西。尝读近世诸老文字,平实无华,笔力拙重,娓娓道来,然入人心脾,别是一番境界。工部所谓“润物细无声”者,盖此之谓也。质之同和先生,不知以为然否?[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批评!
    盼多联系。[/quote]

  37. 同和先生的文章是不错的,但因多用规整的语句或骈语,便失却了些自然平和,也不易将作者的身世感遇及诗之意境更为细密地传递出来。事物总有两面,注意了语言的讲究,可能会失却一些朴厚的东西。尝读近世诸老文字,平实无华,笔力拙重,娓娓道来,然入人心脾,别是一番境界。工部所谓“润物细无声”者,盖此之谓也。质之同和先生,不知以为然否?[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衷心感谢江北游客批评,谢谢!
    曾在拙著自序中说过:“余之为文,常顾此失彼,见兔忘犬,喜骛言语之谐和规整,多失立意之深刻鼎新,切中肯綮者鲜少,隔靴搔痒者甚多。囿于德才识能之有限,切磋磨砺之不足,积重难返,似成痼疾矣。”
    争取在以后的文章有些改变。[/quote]

  38. 先看介绍,觉吴老博学;细读博文,感吴老渊深;再看回复,知吴老谦爱。北国小子,初登教坛,拜会吴老,提前祝元旦快乐,身体康泰[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沧迩光临!
    感谢语文网,让我认识这样多新朋友!
    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说到“博学”、“渊深”什么的,我很惭愧。[/quote]

  39. 再次向先生学习这首喜欢的诗。
    致敬![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冬景》诗,之前我竟没有读过,但小学生却都能背。
    惭愧啊,惭愧![/quote]

  40. 诗如其人,文亦如其人!
    笔者以为:赏析文章,旁征博引,评点精准,此乃个人之风格,况且不是写给小学生阅看的,无需特别通俗、平易。当否?[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我写文章,有点弯弯绕绕;合适与否,其实是拿不准的。
    谢谢骆教授鼓励。[/quote]

  41. 若无乌台诗案,相信也不会有后来的东坡居士,读此文,再想起吴老师的其它文章,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宝剑锋自磨砺出”。[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志耀谬夸奖了。
    我那柄剑,磨是磨了,可不锋利啊!
    盼多交流,多批评。[/quote]

  42. 赞!吴老师对此诗的高雅之情趣,分析得非常精准。特别是这两句:荷叶败尽,失却遮雨华盖;菊花干枯,惟余傲霜骨枝。堪称高雅之词![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争荣过奖了!
    这首诗,还有许多内蕴没参详好呢!
    [/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