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

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



□湖南 吴同和


 


2011年新课标卷作文试题是最受人关注而又最遭人非议的,尽管不少专家学者为之说好话,认为是“一个亮点”,“一个创新”,甚至认为在语文学习人文化、文学化过甚而工具性弱化的今天,有“矫枉过正”之功。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走进寻常百姓家,问问师生感受,听听社会各界反应,那命题先生恐怕就不那么好受了。


可以这样说,新课标卷作文试题是2011年高考作文试题最次的,其社会效应基本是负面的;虽然它的面世经过若干专家教授辛勤劳动和反复论证,专家们会有自己的说辞。   


众所周知,高考是指挥棒,其挥舞将直接左右此后的教学、教研、教改及备考方略。近年来,实施“新课标”,一切都是新的:理念新,教材新,教法新,命题新……毫无疑问,谈“中国崛起的特点”,自然也新,并且,应该有导向作用。但是,这样的大题——这是1977年冬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甚至是建国以来,与政治时事密切相关的最“大”的作文命题,比苏大学士当年《刑赏忠厚之至论》、《教战守策》大得多——只适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中央级大报写社论,适合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讲话,适合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评论员们解读、宣讲,政策水平稍次的省报可能都未必有胆量开讲;中学生怎么敢写?就是命题者本人,难道敢贸然动笔?


当然,走进考场,再不敢写也得写。但仅凭着“中国作为经济和政治大国崛起的新闻名列首位”的信息,以及“经济发展、国际影响、民生改善、科技水平、城市新进程和开放程度”排在前六名等材料,谈“所思、所想”,无论怎么说总不免有些悬虚。因为考生对我国“经济发展、国际影响、民生改善、科技水平、城市新进程和开放程度”的了解,十分抽象,缺乏具体材料,因而写出来的“所思、所想”,就只能是假大空的套话,是言之无物的空谈:真是为难河南等七省考生了!


当然,再成功的命题,也有若干考生写不好;最糟糕的命题,也有锦绣文章令人叫绝。所以,在河南等七省考生答卷中,同样会有不少满分卷;但这并不能说明新课标命题成功。


1977年冬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有一个有不成文的规定:高考作文命题从来不跟社会热点,不能像政治考卷非选择题、探究题那样命题。但政治也并非高考作文的“雷区”,触摸不得。20085月,汶川大地震,当年的全国卷Ⅰ、陕西卷和北京卷小作,都以此命题,没人认为越规逾矩,相反,社会各界都叫好;考生虽感意外,却十分乐意在高考试卷上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这一年,天津卷《人之常情》、安徽卷《带着感动出发》,也可挂靠汶川大地震的人与事、情与境进行写作。但是,新课标卷此题,则不可与之相提并论。它实际上是一道政治探究题,当学生将自己的见解以及“所思、所想”诉诸文字时,会左右为难:面面俱到吧,只能是蜻蜓点水,不深不透;而欲就某一方面深入阐析吧,又苦于没有实际材料、数据,也没有政策水平,无法提升理论高度。所以,其文章必然十分空泛,语言也会苍白无力。令人担忧的是,阅卷过程中,阅卷老师的独立思考与鉴别能力,直接关系到对考生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判断标尺的客观掌控,从而会给正确量分带来许多困难。从这个层面考量,此命题不但为难了考生,甚至连阅卷老师也十分为难。


从文体方面考虑,谈“中国崛起的特点”,只能写成议论文。记得1977年以来,高考作文基本上是“议论文一统天下”,师生们(包括业内人士、出版商)都热衷于论点论据论证的搜集汇总工作;学生们已习惯于“三段论”的写作模式,高考作文几陷入程式化,甚至多少带点“八股”的沼泽。经过多年的跋涉、探索,1988年以后,全国和各省市试卷终于陆续提出“除诗歌外,文体不限”的要求。实践证明,这个要求是合理的,师生们愿意接受。但是,近年来,有专家又一次提出“高考作文不适宜采用文体不限的样式,不如就专门考查议论文”的主张,并认定:“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有利于“在同一层面上竞争的公平性”,能求得评判时一致性”,“更具备适应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前瞻性 ……殊不知,“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对于高校选拔人才,对于中学生“八仙过海”,绝对是一大障碍。但是,2011年新课标卷却向全国师生发出一个信号,似提醒全国师生:请注意,高考作文只考议论文!这是造就“新八股”的信号,这是倒退,这是对青年学生张扬个性、彰显才智的压抑!而由于指挥棒的这一挥舞,下年度的应考师生、包括高一高二师生,也只能在如何密切关注政治时事,如何写议论文、如何掌握“三段论”的写作要领等方面下苦功夫……


谁能想到,“地球是一个圆,旋转360°以后又回到原处”竟能用在这儿? 


 


2011-06-12草成)

《【原创】新课标卷作文试题的负效应》有31个想法

  1. 深有同感。这也不算个正儿巴经的策论。[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刑赏忠厚之至论》、《教战守策》是策论,谈“中国崛起的特点”不大好写成策论。[/quote]

  2. 用龚自珍的诗来表达我复杂的感觉吧: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但愿“天公重抖擞”以后,降下一批让师生满意的命题高手。[/quote]

  3. 呵呵,此时我要乘车去湖南科技学院了,朝阳公园见。[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下午我们已经在学院畅谈,许多观点都是相同的。
    我很高兴。[/quote]

  4. 吴老师所言极是,代表了很多老师的心声,只不过老师们对这样一个作文题,虽然私下里颇有微词,甚至怨声载道,但是基层的老师们的感受和广大学生们的感受又怎么能传到金字塔尖的耳朵!缺少广大师生们表达心声的平台,即使有少数的老师有类似中华语文网这样的说话机会,都会明哲保身,迫于对饭碗的保护,都不敢说出像吴老师这样的大实话。
    遗憾的是,底下还有一些糊涂领导,让大家研究高考,但是如果你评价这个作文题出得不好,领导会责怪你:高考题就是新课标的指挥棒,关心国家大事就是我们日后努力的方向。普通老师没有资格说题出得好不好,即使出得糟糕,你也要研究2012年“糟糕的趋势”。[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玉儿!
    言论自由,谁都一样,请不要过虑。[/quote]

  5. 我认为,高考作文命题者们在命题时是否也考虑过他们在命制新课标作文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是啊!天顺意思与愚意大致相同:命制新课标作文,命制者更应该考虑信度、效度及“指挥棒”意义。[/quote]

  6. 文艺性的文章是很难有统一的评价标准的,相反,议论文、记叙文到有一定的参照系可以评价。出题时,本应考虑适合各种文体,但实际上却很难做到,因为:一、高考的命题者和评价标准未必可以做到面面俱到;二、学生的训练一直是围绕记叙文和议论文展开的。但如果说一次命题稍偏向于议论,就断言会出现“新八股”,这个论断的依据尚嫌不足。

    不过,“中国崛起的特点”这类的题目实在是在难为学生。[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陋闻先生说得有理,谢谢!
    我不反对学生高考写议论文、记叙文,只是不同意“议论文一统天下”的提法。[/quote]

  7. 吴老师说的很好,就是一道典型的政治题啊。我们省用的就是这个题,当是我看了很惊讶。我们省用的全国卷(包括原来的1卷或2卷,这两年的新课标卷),老是走极端,要么编造一些漏洞百出、不着实际的所谓“寓言”,要么就像今年一样又突然冒出一个政治宏论大题,真不知道要考什么啊,是考学生的政治水平,还是考学生的写作水平……[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先生的评论发人深思:“真不知道要考什么啊,是考学生的政治水平,还是考学生的写作水平……”[/quote]

  8. 吴教授好!拜读犀利中肯大作,深受启迪。敬祝暑期安康快乐![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凤平!
    [/quote]

  9. 吴老师说话一语中目,先降下一批让大家满意的命题高手是最重要的。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命题高手”的概念是模糊的···[/quote]

  10. 有理有据,深中肯綮,完全赞同。文学干预政治本来是好事,像这篇作文就可以逆反立意,完全可以对崛起的大国进行一番质疑和批判,如:大国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大国强国是否就意味着老百姓生活幸福?前苏联和德意日法西斯都是大国强国;更何况是表面的繁荣,纸老虎呢?当今中国的民生问题也只是提提而已,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官员首先想的是如何中饱私囊,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普通老百姓还是很艰难的。[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荒原!
    命题者的意图,谈“中国崛起的特点”,首先必须确定“崛起”,然后谈“特点”,所以,立意不宜相反的。[/quote]

  11. 问题的关键是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作者是从幼儿园起就被洗了脑的高中生,又是在人生命运的转折点——高考中,谁能批判质疑,谁又敢批判质疑?命题者的意图也很明显就是让学生唱赞歌。这些走狗专家走狗文人,他们不但自己甘心做走狗,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还妄想让七省的青年学生都做走狗,从而使这似人非人的世界万年牢固代代相传。[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我也不想“过界”谈政治,只想谈写作···[/quote]

  12. 其卑劣用心,路人皆知。[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阿弥陀佛![/quote]

  13. 呵呵,一直想就这个文题说点什么,一直不知怎么说好……看了吴老睿智的文字,水孩子笑了。[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见笑见笑。文字谈不上睿智,的确。
    问候水孩子![/quote]

  14. 我在看到这个文题的第一反应是,出题的人想干什么;第二反应是,好文字会有未必会有好分数;好分数会有未必就是好文字……感慨很多。最后决定沉默。[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我也有显辉同样的感觉,但后来决定一吐了之,得不得罪人,终亦不顾——够狂的!
    [/quote]

  15. 我看到此题时,还以为是专家玩“跨界”的结果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确实是“专家玩‘跨界’的结果”,或者说,专家玩“跨界”的游戏。
    谢谢桃源庄主惠顾。[/quote]

  16. 好犀利的文字呀!一语中的![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诗雨!这只是我的一点陋见。[/quote]

  17. 一道高考作文题,不仅难为学生,难为阅卷老师,我想出题人也苦思冥想了一通,也难为他了,这是何苦?
    可是反过来出,有没有不遭批判的作文?
    作文的改革真难啊,从前闲命题作文束缚学生思维,于是话题作文粉墨登场,话题作文又让作文没了文体,如今又成了命题作文的天下……也许时间就是在批判的过程中前进的![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凤霞!
    你说得真好:此题其实也难为命题人自己了!作文命题的历史,一两句话便概括了,且蕴有批判意义。
    我很佩服。[/quote]

  18. 吴先生您好!虽然每年的高考作文都会引起热议,但基本上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先生对2011年新课标卷作文进行了多角度透视,满怀着深沉的忧患之情,观点鲜明,令人敬佩。[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
    为民从百忙中挤出时间关注敝文,令在下感动![/quote]

  19. 吴老师的话比较中肯,高考作文有其自身的功能,动辄将高考作文与政治联姻多少是个缺憾.[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义平好!
    得到你的首肯,十分高兴。[/quote]

  20. 甚为赞同吴先生观点。作文命题反映教育教学思想和对语文本质的认知,岂可随意而为?[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继英君大驾光临,失迎失迎!
    所言“岂可随意而为”,当权者该三思![/quote]

  21. 刚给老爸打电话 这次打的挺长20多分钟 他说早在等我电话 今天是父亲节 谢谢我关心他 挂了以后感觉有点鼻子酸啊 他这心态也太好了 女儿打电话要说谢谢。。 老爸偶爱你啊
    [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父女情深![/quote]

  22. 呵呵,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父亲节。而今年就在今天是父亲节呀,我以诚挚的心织了条难得一见的”百福图”,让大家再次用真实的行动:自己的祝福来传达我们对父亲的敬爱,百福图也定会保佑我们的爸爸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快乐每一天![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愿大家都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快乐每一天![/quote]

  23. 拜读问好!先生分析颇为客观!新课标作文试题似乎暗合了一个高考作文题《回到原点》。[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若真的“回到原点”,那可有意思啊!
    当然,这“意思”一言难尽。[/quote]

  24. 同和兄写得好!但于我,则对什么高考试题、低考试题都已经没有什么兴趣,随它去!管不了也不想管。
    今天高校的教授都往高处走——指导博士论文都恐浪费了自己的才学。吾辈才疏学浅,所以只往低处走——指导小学生写文章倒是学有余力。[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白坚驾到,欢迎欢迎!
    你做的是万丈高楼的奠基工作,你的“快乐作文”蜚声全国,乃至港澳台海,岂“指导博士论文都恐浪费了自己的才学”辈可比?
    特别仰慕你这样的教授![/quote]

  25. 吴老师好!向您学习来了。
    其实,八股文未必就是一种坏到极点的东西,在它盛行的时代,或许就跟我们今天的“文体不限”相类似。不管什么东西,推崇到极至,麻烦也就随之而来。[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爱娣点评,谢谢!
    “不管什么东西,推崇到极至,麻烦也就随之而来。”
    的确如此。[/quote]

  26. 吴老师好!非常赞同老师的意见。
    虽然我们常常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世而作。”但作文不应成为时政的传声筒,宜用文学手段来表现沸腾的社会生活。命题亦如此。[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永睿点评,谢谢!
    您说得真好![/quote]

  27. 吴教授分析得入情入理。云霞我拜读后,敬佩不已。文中这一句:当学生将自己的见解以及“所思、所想”诉诸文字时,会左右为难:面面俱到吧,只能是蜻蜓点水,不深不透;而欲就某一方面深入阐析吧,又苦于没有实际材料、数据,也没有政策水平,无法提升理论高度。可见吴教授一片为学生着想的苦心。只有时时处处站在学生的角度去思考可能遇到的问题,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的特级教师。[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谢谢云霞点评,谢谢!
    今年高考作文试题,受欢迎的少,遭非议的多,这是恢复高考30多年来极其少见的。
    当局者该深思,该研究![/quote]

  28. 吴老师,您好。打扰您一下,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您认为《琵琶行》中描写音乐的部分,如“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是否为比喻的修辞手法?我困惑的是,比喻要为不同类的事物间,但这里是同为声音,还是比喻吗?希望得到您的指点,万分感谢。[quote][b]以下为愚悟者的回复:[/b]
    美丽的七色花:
    你好!谢谢信任。
    真对不起,这几天我没看自己的博客,同样的问题,让你写了两次。
    我个人觉得,“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等描述,应该是比喻的修辞手法,虽同为声音,但发出声音的主体不同。这样的例子很多,如“他长得像牛一般结实”,是比喻句,但如说“他长得像我弟弟一样结实”,就不是比喻了,因为“他”和“我弟弟”是同类事物。
    以上回答,仅供参考。
    我有QQ,我们可以在那儿交流。
    [/quote]

发表评论